<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5:以这样一种姿态遇见
    感觉是一种奇妙的东西,按照心理学的观点,感觉是人脑对于客观事物的直接反应,然而宁歌此刻却不只是心理学意义上的感觉。

     从广义上解释,这应该还属于直觉思维的范畴,仅根据内因的感知迅地对问题答案作出判断猜想或者设想。

     但宁歌,并不是猜想或是设想,而是判断。

     为何宁歌会做出这样的判断,这名笑容甜美的萝莉是一名小偷,宁歌自然有站得住脚的理由,并不是无的放矢。

     在听到宁歌说她是小偷之后,小萝莉一张俏脸愣住了,旋即嘴角扯出一丝僵硬的笑容。

     “学长不要冤枉人家,学妹怎么可能是小偷呢,学妹真的是精诚中学国二学生了呢。”

     说到最后的时候,小萝莉眼睛都似乎有些红了,看起来很委屈很伤心。

     只是,宁歌看着这一幕,心里怪异的感觉越来越浓。

     “姑且不说你是不是精诚中学国二学生,我们先来探讨别的问题。第一,你穿的这件制服比较新,看起来没穿过几次,但是这已经开学两年了耶,真正的国二学生会有这么新颖的制服麽?而你刚才说你很喜欢这件制服,所以经常穿来穿去,既然如此怎么还会那么新?这句话前后矛盾,所以你撒谎了耶。”

     宁歌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的小萝莉。

     小萝莉不停地在跺脚,显然十分焦急,似乎是想着脱身之法,怎么摆脱面前讨厌的人。

     在宁歌说出上面这段话后,小萝莉神色更加委屈,眼睛似乎都蒙上了一层雾,低着梳着马尾的小脑袋,用弱弱的声音反驳。

     “就是因为学妹喜欢,经常穿结果穿旧了,所以新买了一套,不可以麽?”

     “是麽?可是看你后面背的背包,明显很旧了耶,你家里明显不是很有钱,怎么可能再买一次昂贵的制服呢?你这个解释太牵强附会,还是换一套说辞吧。”

     宁歌偏头看一眼小萝莉身后的背包,工业皮革制作,掉色脱线了,明显有段时间了。

     “哥哥!别开玩笑了,以后再聊,我要赶车了,再见!”

     小萝莉只是脸上愈加委屈,伴随着还有焦急,和隐藏着的不安。

     宁歌看着小萝莉挥手告别,急匆匆就要跑掉,不急不缓出言阻止。

     “你要跑掉的话,我只能喊警察叔叔了呢,到时候就不会是这样简单呢,你考虑好了麽?”

     宁歌没等小萝莉开口,继续说道。

     “而且,你要上的公车已经关上车门准备开走了,你只能等下一辆了,如果你想立刻逃离这里,就只能随便选辆车离开,你是打算上那辆公车麽?”

     小萝莉身体一僵,注视着公车开走,很缓慢无奈地回过身来。

     “哥哥,你欺负我,你怎样才能放我离开。”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小萝莉似乎快要哭了,看起来就像正在被怪蜀黍猥亵的幼女,充满不安和恐惧。

     两人纠缠的一幕被一些人注意到,一位一旁过路的老大爷听到,充满同情地看一眼小萝莉,然后才瞪一眼宁歌。

     又是一群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宁歌无奈地叹一口气。

     “别在我面前演戏,你的演技太过拙劣,骗不了我的。我的要求不多,你把我的钱包还我就行,我也不管你年纪轻轻,为什么要做这一行。”

     原来,就在刚才小萝莉撞到他后,宁歌就感觉自己丢了什么东西,随后很快就反应过来,竟然是钱包不见了。

     事情的过程很清晰,小萝莉在撞人的一瞬,就把宁歌的钱包偷走了,然后借上车之机立马逃走。

     是的呢,人的外表很具有欺骗性,任谁都不会相信这么一个可爱的小萝莉会是小偷,就算证据摆在面前,人们总会感觉难以置信,而这,就应该是小萝莉心里的谋划。

     好一个狡猾的小狐狸!

     在听到宁歌的要求之后,小萝莉狐疑地看一眼宁歌,看到他脸上满是真诚,然后迟疑一下,才缓缓拉开上衣拉链。

     别急,小萝莉只是把衣服中藏的东西拿出来,而不是脱衣服。

     “给你!”

     宁歌只是注意到小萝莉衣领里面的白T恤,然后随即就注意到一个黑色的钱包,钱包呈一条弧线一样飞过来,宁歌伸手接住。

     小萝莉已经在向前走了,似乎一刻也不想和宁歌再说话。

     宁歌拿着手中的钱包,看到上面的商标,握在手中的感觉,就知道并没有错。

     然而,怎么感觉有些空呢?

     宁歌打开钱包,才注意到里面什么都没有,银行卡身份证学生证都不知所踪,钱包里空空如也,连一百多块现金也不见了。

     真是的,宁歌看着小萝莉,才现她已经在飞快地奔跑了。

     宁歌有些气急败坏,好心放她一条生路,竟然被她耍了,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当下,宁歌飞快地奔跑起来,以百米冲刺的度奔跑。

     没了钱,怎么去买回去的车票,只能流浪街头了,没了身份证学生证,又需要花钱去补办,银行卡倒是无所谓,挂失就行了。

     但是,宁歌如何忍下这口气。

     第一次被小偷偷钱包,又被小偷戏耍,而且还是个小女孩。

     宁歌朝着小萝莉奔跑而去,似乎是听到宁歌的脚步声,小萝莉徒然加快度。

     就在这时,公路另一边停下一辆公车,小萝莉偏头看着越来越近的宁歌,突然就跑向马路中央的人行道。

     而此时,最后的绿灯已经闪过,剩下黄色的注意提示。

     来往的汽车已经开动,小萝莉就这样跑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越重重阻拦,一路堪堪抵达对面。

     小萝莉的突然袭击让一众人惊呆,反应过来司机连忙踩刹车,才不至于撞到人。

     有惊无险,险象环生,小萝莉就这样站在对面路边。

     现在路边,小萝莉注意到停留在对面的宁歌,看到宁歌目瞪口呆,被车流拦截在对面,随即得意一笑。

     然后,在行人的注意中,小萝莉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蹦蹦跳跳跳上一辆公车。

     公车就这样开走了,宁歌注视着公车背影,心里突然没了怒气,只剩下惊讶。

     原来一个貌不惊人的小萝莉,竟然会这么拼命,完全就是不要命的节奏,根本不管开过来的车会不会撞到她。

     而宁歌呢,因为心底有顾忌,所以迟疑了一下,然后就错失良机,坐视小萝莉从容逃走。

     三十秒时间过去,就在宁歌感叹的时候,绿灯再次亮起,又一辆公车停下,宁歌急匆匆跳上车。

     前面的公车渐行渐远,后面的公车笃笃前行,两辆公车不是一条路线,宁歌可能追到小萝莉麽?

     这似乎很难,除非……

     ps:医院里没有熟悉的电脑键盘敲打,只能用手机码字现在很不习惯,遣词造句有误的地方请谅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