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4: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个人在无所事事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仿佛度日如年。  而如果是相反的情况,他和某个心爱的女孩在一起,那就会恨不得时间停止,永远停留在约会的时刻。

     探监的情况又和约会类似。

     每次探监时间只有半小时,一个月只有这么半小时,于是亲友们在恋恋不舍,或者挥泪洒别,说着煽情的话语云云。

     然而宁歌不同,在管教出声提示之后,宁歌就干净利落地走了,十分潇洒,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父亲还沉浸在刚才的消息中,看起来表情没有多大变化,只不过从之前的轻松淡定,变成了现在的沉默压抑。

     宁歌很不喜欢这种气氛,尤其是每月一次的探监时间。这种难得的机遇应该说一些快乐的事,而非像现在这样,充斥沉默和压抑。

     不管父亲再如何,宁歌都要离开了。

     宁歌只是祖母的孙子,只需要扮演好这个角色就可以了,其他的,宁歌不能替代,也无法替代。

     探监完毕,从监狱出来,正好有一辆公车停在站牌前。宁歌没注意这辆公车是哪一路,也没有上车,而是漫步走在街头。

     街道上行人没有几个,即使有也是匆匆忙忙在赶路,没有人像宁歌这么散漫悠闲。

     宁歌在街道走着,不时盯着监狱高大的墙看着,却被上面巡逻的警卫误以为图谋不轨,手里拿的钢枪枪口都朝下了。

     宁歌正在想一件事,祖母的病情令人担忧,但是拖些日子还是可以的。

     祖母的身体一直不太好,这主要是祖父不在,她要操劳家务,不仅要应付外人,还要和家族的人勾心斗角,还要照顾孩子,结果可想而知。

     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在这种家族,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难免有龌龊之事生。

     一个妇道人家,要主持家务抛头露面,更要时时刻刻与堂兄弟家里周旋,这些过程是可以想象的。

     尤其是,十年前父亲出事之后,祖母遭遇重大打击,卧病几年一床不起身体每况愈下。

     其实归根结底,祖母还是长期心理积郁,后来又徒遇父亲之事,结果一下子就病倒了。

     病情就这么拖了十年,平时时好时坏,如今已经是第十个年头,感觉拖过明年过年很难。

     祖母之前说的,四十年的未亡人,这句话不是戏言。祖父祖母二人伉俪情深,二人从战火中结下的情感之深,岂是外人可以理解的。

     今天是周六,本来可以回金华看祖母的,但是现在坐客运回去就天黑了,明天回来天也就晚了。

     若是这样,也没有多大问题,宁歌还会抓紧时间去一趟。但是祖母以宁歌要去探监为由,而且还要复习功课,所以不许宁歌过来。

     记得上一次,就是因为宁歌任性,祖母就生气了,她没多大力气惩罚宁歌,只好自己生闷气,心情变得更糟,也不理宁歌。

     于是宁歌只好认错,之后再也不敢胡来。

     可是即便祖母不许宁歌过来,然而宁歌心里怎么又放的下。

     在沿着街道走着,逐渐就走到江边上。

     提篮桥监狱背靠黄浦江,沿着街道走就可以走到江边。

     宁歌走在江边,江边吹着微风,宁歌的思绪也随风扩散。

     祖母和祖父的故事虽然不能达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但一样可歌可泣,尤其在宁歌看来,平凡之中隐藏着感动,这是最难得的。

     然而,只有不多的人知道这些事,那些知道的人都老了或者死了,难道这些事就这样带进坟墓,永远不为人所知麽。

     宁歌忽然觉得很可惜,作为这段故事的倾听者,宁歌有义务把这个故事传承下去。

     所以,接下来的事,就是如何写它,并且如何把它写出来,

     是作为个人回忆录之类的?这就要祖母同意了,而且她没那个精力。还是创作一本小说,就以这个故事为蓝本。

     然而回忆录更多的是考虑真实性,而小说则是考虑戏剧性,里面会有很多虚构的剧情,这也是为艺术高于生活的原则服务。

     那么究竟如何抉择。

     宁歌在这么思考的时候,就不由放慢脚步,然后盯着远处的天空看,就仿佛云朵能给出答案。

     就在这时,宁歌突然感觉被撞一下。宁歌不由侧开身子,但是随即而来的感觉却让他愣住了。

     不同于男人身体的强壮高大,撞人的人身材娇小,而且身体比较柔软。

     在身体接触的时候,宁歌就一下察觉过来,尤其是当鼻尖传来一丝香的时候,宁歌就更确定了。

     很短的一瞬间,宁歌就止住身子,然后才偏头看着斜后方。

     “对不起,哥哥!不是故意要撞到你,实在是要赶车。”

     声音早到一步,一个极为悦耳的女声,声音中充满着急和歉意。

     当宁歌看到她的时候,刚才的道歉堪堪说完。

     这是一个女孩,不,应该说是萝莉,十四五岁大小的萝莉,长相极为甜美,穿着一身干净的国中制服,应该是一名国中女生。

     此刻她脸上充满歉意和焦急,她指着前面不远处停着的公车,示意公车马上就要开走,所以她才这样着急,以至于误撞了人。

     宁歌偏头看一眼公车,再看一眼萝莉背着的背包,心里若有所思。

     宁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遇到这样一名可爱的萝莉,任谁都会展示笑容,除非他不是男人,亦或者他是个同性恋。

     “没关系,你是精诚中学国中部的学生麽,我也是精诚中学的呢。”

     宁歌一脸微笑,这个萝莉笑容甜美,很难让人引起恶感。

     “是的呢!学长好!学长再见!”

     萝莉似乎略显害羞,低头轻笑一声,甜甜地叫宁歌学长,随即挥挥手告别。

     萝莉转身就走,然而宁歌也跟着走路,不紧不慢开口。

     “是麽?据我所知,今天全体中学生全部休假,只有面临联考的高三党才上课。学妹不在高三,所以不会是去补课,那就是去培训咯,但是为什么培训会穿制服?”

     在宁歌这样说话的时候,前面走着地萝莉回过头,脸上的僵硬一闪而逝,随即俏脸浮现一丝羞涩,低声轻轻说。

     “因为学妹喜欢穿制服,就像学长喜欢穿卫衣一样。”

     宁歌似乎更有兴趣,嘴角浮现出戏谑的笑容。熟悉宁歌的人都知道,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宁歌要捉弄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宁歌往往一捉一个准。

     “姑且相信你吧,但你应该不是精诚中学的学生,或者更应该这样说,你是一名小偷。”

     萝莉竟然是一名小偷,这句话似乎很可笑,不是麽。

     ps:作者菌生病了在医院,只能维持每日一更,抱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