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O.30:避之不及的战争
    【避之不及的战争】

     “原来你家就在这里!”

     这是一个小巷,杂乱的电线悬挂在小巷上空,巷子里杂乱无章,垃圾到处都是,散着难闻的恶臭味。[

     小萝莉的家就在这里,一个破旧的筒子楼,阳台上晾着五花八门的衣服,宁歌似乎隐约看到花花绿绿的内衣。

     小萝莉面无表情走上前,宁歌跟着走着。

     拐过拐角,一个房间里,一个老式的录音机在播放音乐,一个戴着眼镜的秃头躺在躺椅上,嘴巴里哼唱着不知是谁唱的歌。

     听到有人过来,秃头一下子睁开眼睛看过来,在小萝莉身上停留片刻,然后才注意到宁歌。

     “走啦!”

     小萝莉似乎很不喜欢秃头,见宁歌停下脚步,强行拉过他的胳膊走了。

     “那个人很色的啦,经常偷看我,你不要和他说话。”

     小萝莉前面走着,头也不回地说着。

     宁歌点点头,没有多说。

     连续拐过一个楼梯,最终走到五楼,然后才在一个房间停下来。

     “我可是第一次带男生回来,你可要负责哦。”

     小萝莉打开房间,进屋之前偏头看一眼宁歌,眼神中有莫名的情绪。

     第一次?负责?负什么责?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怪,宁歌忽然有不好的预感。就在宁歌心中疑惑的时候,很快就走进小萝莉的闺房。

     房间里有一股霉味,还有些湿潮,这是宁歌的第一感觉。再下来,这个房间并不大,只有十来平米,一张床一个桌子一个凳子,然后就是一些杂物。

     墙壁上是一些海报,海报上是一个很火的歌手,业内有着歌神之称的陈学友,很有实力的音乐人。

     “原来你喜欢他呀,你们小女生不是喜欢she的麽?”宁歌扫视着屋内的摆设,随口问道。

     “请不要那么庸俗,不要把我和她们混为一谈。”小萝莉不屑的撇撇嘴。

     小萝莉心气很高呢,难怪丢掉那么多钱,也一声不吭,这让宁歌越欣赏小萝莉,她的性格和当年的自己很像呢。

     宁歌注意到一点,小萝莉的房间里没有书,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有课本,有的都是一些杂志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市男性都市女性什么都有,都是成人看得东西。

     “你看的什么书啊?”

     宁歌扫视着,随便翻开一页,一个硕大的男根出现在宁歌眼前,吓得宁歌手一抖书差点掉下来。

     胡乱把这页翻过去,在之后是一个穿着比基尼的粉红女郎,衣着很暴露很多地方都漏出来,私密地带都若隐若现。

     “切!不就是男女那点破事嘛!”

     小萝莉鄙视宁歌,似乎都这一切司空见惯。

     放下杂志,宁歌有种被刷新认知的感觉,现在的孩子了不得啊,才十五岁的未成年,心心里就这么成熟了。

     好吧,宁歌承认自己被吓到了,看来还是太纯情了,就在这样感叹的时候,突然一声大嗓门喊声响起。

     “黎云姿,你下个月的房租什么时候交?不交房间我可要给别人了。”

     这嗓门像是在用喇叭喊,隔着几楼都能听到声音。

     宁歌偏头看着小萝莉,直觉告诉他,包租婆口中的黎云姿就是小萝莉。

     在上海两人吃饭时,小萝莉很多的事情都告诉宁歌,但是关于她的名字却分文不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宁歌也没有问。

     而现在,当听到包租婆的声音,小萝莉腾地站起来,立马走向外面。

     是的呢,小萝莉名字就叫黎云姿,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然而却与小萝莉的性格不相符,宁歌摇摇头。

     这时,一连串的脚步声,蹬蹬蹬响起,然后就感到一阵地动山摇。

     “黎云姿,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我知道你没钱。”大嗓门又响起,声音越地近了。

     “阿姨,我现在手头紧,能不能宽限两天。”

     小萝莉,哦,不,应该说是黎云姿,黎云姿看着走上来的包租婆,又变成笑容甜美的小萝莉,可怜兮兮地低下头。

     “别装了,我不吃这一套,快交房租,没钱就滚蛋,月底还不滚我叫警察了。”

     包租婆一脸寒霜,即使宁歌待在屋内,也听得到话语中的冷漠。

     “阿姨,现在真没钱,过两天就有了。”

     宁歌听着小萝莉委曲求全,这才知道为何今天把钱交给警察时,小萝莉是那么的不舍。那些钱虽然不多,但几千块还是有的,用来交这点房租绰绰有余。

     然而宁歌让小萝莉放手,小萝莉虽然不舍但还是交公了。

     “你要多少房租,我给你。”

     宁歌突然走出房间,然后盯着包租婆说。

     走到外面,宁歌这才看清楚包租婆是何人,一个满脸肥肉的中年大妈,水桶腰粗大腿大脚板,眼若铜铃脸如黑锅,真是不忍直视。

     “呦呵!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新找的相好啊,哪里吊的凯子啊,小狐狸精真是可以呀,年纪轻轻就这么放荡,长大了还了得。”

     包租婆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宁歌,然后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一连串的刺耳的词语从包嘴里冒出来。

     黎云姿的脸色突然变了,她恼怒地瞪一眼宁歌,然后看着包租婆,脸色变得铁青,面若寒霜。

     “我敬你是房东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你嘴巴放干净点,谁是相好,谁是小狐狸精,谁他妈放荡?”

     小萝莉怒了,瞪大着眼睛,面色不善。

     这一段骂字从小萝莉嘴里出来,不光是宁歌目瞪口呆,连包租婆都十分震惊。

     谁能想到,一向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小萝莉,脾气竟然如此火爆,刚才还是一脸委曲求全,现在说翻脸就翻脸,宁歌承认自己被震撼到了。

     而包租婆,显然小萝莉这个样子她也是第一次见,包租婆张开大嘴,嘴张得能塞进去一颗鸡蛋,这个小女生从来没有这样过,一瞬间就翻脸了,让她措手不及。

     等到反应过来,包租婆涨红了脸,浑身颤抖着,指着小萝莉。

     “还说不是狐狸精,小小年纪不学好,一点教养也没有,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

     遭了,宁歌听到包租婆这一句,就知道要遭,包租婆真是嘴贱,而小萝莉此时明显很冲动。

     果然,小萝莉红了眼睛,张牙舞爪着,朝着包租婆脸上抓去。

     一场女人的战争就这样开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