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2:奇怪的人与谈话
    有时候没见面的时候反而很期待,但是见面之后就会觉得很平常,而宁歌和父亲就是如此,稀松平常平淡如水。

     再一次见面,时间间隔并不是很远,仿佛就在昨天历历在目。

     当父亲从铁门里进来,他并没有戴黑布,就这样走进来。

     宁歌视线一直盯着他,看着他轻盈的脚步,和脸上欢快的笑容。

     一个人在监狱里待十年之久,不能出去看外面的世界,只能在放风劳动的时候活动,每天都是一样的环境,每天遇到的都是一样的人,他会变成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宁歌也曾想过,设身处地一想,就觉得肯定会疯。宁歌是那么不安定的人,若是有人束缚住他,肯定会奋起反抗追求自由。

     所以这就可以理解,“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诗的含义。

     在宁歌看来,若是宁歌自己要在监狱里待十年,宁歌还不如选择一头撞死。

     拥有生命,爱情就会随之而来,但若是没有生命何谈爱情。而自由呢,被束缚住的生命,无法无拘无束的生活,那还有什么意义。

     然而,当宁歌曾经问父亲,他为什么没有疯掉时,父亲是这样回答的。

     人不能永远是一个样子,当你疯掉就会现,生活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所以疯是没有用的,正常才是正常的。

     请别介意,因为宁歌和父亲独特的关系,所以宁歌说话很放肆直接,而父亲或许是宽容或许是愧疚,也不曾苛责宁歌。

     按照这样来说,父亲曾经也是疯过的,只是后来恢复了。宁歌再继续问详细经过,而父亲就不回答了。

     和父亲的目光接触,深邃而明亮,还带着一丝睿智。而宁歌,在这种目光的注视下,没有一丝不适。

     “你还好吧?”当父亲坐下,拿起手里的电话挂在耳边,宁歌才开口。

     “挺好!你怎么样?”父亲这样回答,随即反问。

     “还好!”

     对于父亲,宁歌心里没有多少敬畏,和普通的小孩怕父母不同,宁歌因为自己一个人住,所以并没有这些情绪。

     而父子二人的交流显得奇怪,就像是普通朋友,而非亲子关系。这或许不怎么奇怪,但是父子二人彼此现状很满意,这就有点奇怪了。

     所以,这是一对奇怪的父子,父子二人同样奇怪。

     然后,二人客套完,就是一段沉默。

     宁歌听到上面对话,一分析就会察觉不同之处。

     “挺好”,这两个字显示出父亲的近况,他对最近的生活很满意。而宁歌呢,是“还好”,还好就是还算好,那就还有不好之处咯。

     两个人都清楚对方的心情,这就为接下来的谈话奠定基调。

     “如果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了另外一个光怪6离的世界,那个世界有许多奇怪的事,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

     宁歌回想着那个奇怪的梦,随口就把它说出来。

     “如果我说这没什么,或许你会觉得我是在客气,所以我的答案是你很奇怪。”

     很轻松的,父亲就这样慢慢说出来,语气平静并不出奇,但是话里的意思却和语气截然相反,并没有感到惊奇的地方。

     “哦?”宁歌开始有了兴趣。

     “一个奇怪的人,他会遇到很多奇怪的事,久而久之他就会习惯,并不显得奇怪,所以你刚才的问话就很奇怪,这不是奇怪的人应该说出来的。”

     然后,父亲就说出这句绕口令一般的话,旁人听起来很不明觉厉。

     然而宁歌却明白了,这是父亲在将军,刚才的问题确实略显白痴。宁歌嘴角扯出一丝笑容,第一局就这样输了,不过没关系。

     两个人谈话气氛非常轻松,但是谈话内容并不简单,不是没有营养的家常。

     “如果我有一条捷径可以获得成功,但是成功之后会带来巨大争议,我是不是应该选择这条路?”

     这是宁歌的问题,当然问题就是关于那个梦。

     父亲沉默了一下,似乎思考捷径是什么样的存在,会不会违反法律道德什么的,可是随即一想又觉得不是,于是就放下心来,这才开口。

     “如果让你放弃,你会不会听话?”

     “当然不会。”宁歌想也不想,斩钉截铁回答。

     “所以这句话你也不应该问。”

     宁歌于是再换一个问题。“如果我获得了成功,做出了巨大的成就,你会感到惊讶麽?”

     这句话宁歌很想问,如果习惯了之前平凡的他,还会接受以后不寻常的他麽,这种落差会很大的,希望有些人不会疯。

     “如果我说我不会感到惊讶,那你一定认为我是在客气,所以我的回答是会感到惊讶。”

     “哦?这是为什么?”

     “依你现在的能力,想要做成一些不简单的事并不容易,除非是另辟蹊径,不然走前人的路很难成功。”

     一谈到这些的时候,宁歌就会现父亲变得十分睿智,一点也不像是被关押的人,仿佛是一位博学的大学教授。

     而宁歌,在听到上述话的时候,就被惊讶到了,父亲果然老谋深算,一下子就猜出了一些东西。

     宁歌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所以便转移话题。

     “如果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很喜欢很喜欢,一直没有变过。但是时间过去那么久,她一直没有回应,徘徊在答应和拒绝边缘。而我,也似乎耗尽心神,已经有点累了,若是她再没有回应,我可能就会放弃。”

     宁歌脸上带着一丝苦闷。

     宁歌从来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就像现在的恋爱就是如此。学校明令禁止早恋,但宁歌还是明知故犯。

     这或许源于宁歌的叛逆精神,又或许是因为宁歌孤独寂寞。

     总之,宁歌非常想谈一场恋爱,痛痛快快地恋爱一次,在校园光明正大牵手接吻,在校外一起看电影喝奶茶,情侣做的种种事宁歌都想去做,甚至于开房和上床。

     但是这些,李子萱都不能给他,将近两年时间宁歌已经很累了。

     “所以我在决定,我是不是应该放弃?”

     这一刻宁歌就是一个孩子,脸上带着的是迷茫和困惑,作为一个结过婚的人,父亲应该能给他一点帮助。

     “你有没有注意到,你刚才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选择的动词是放弃,而不是坚持,这难道不是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麽?”

     回应宁歌的是一句反问,宁歌当时就愣住了,当下回想才明白过来。原来心里已经有答案了麽,但是为什么这么不甘心。

     就在这时,父亲又开始问,变得有些咄咄逼人,而宁歌沉浸在苦恼中,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变化。

     “如果你放弃,她会不会痛苦失落?”

     “肯定会!”宁歌回答地斩钉截铁。

     “你会不会因为她失落而失落,因为她痛苦而痛苦?”

     “我又不是无情之人,怎能不会难过,但是我可以尝试忍受,即使过程会很痛苦。”

     “现在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再来问我了。”

     ps:喜欢就加入书架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