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6:不忘初心安得始终
    一个人生命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而在一个学生的历程中,他会遇到形形色色的老师,道貌岸然的有,尖酸刻薄的有,斯文禽兽有,魔鬼心肠有,什么样的人都有。

     能遇到周老师这样好的人生导师,宁歌何其幸运也。

     天完全黑了,沿着马路走着,路边是昏黄的路灯,照在三人身上留下长长的影子,宁歌推着单车在最边上走着。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你可以试着去读一本书,我不会推荐你去读《金刚经》《圣经》之类的,我知道你少年人心性读不下去。我推荐的书作者是弗洛伊德,是弗洛伊德文集第六卷《自我与本我》。”

     说着,周老师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宁歌。

     “呐,你可以去看一下,每天阅读一点,然后写下心得体会,第二天交给周雅。不限定什么时候读完,但是心得体会一定要认真写,我会检查的。”

     宁歌拿着厚重的书,有一股厚重感扑鼻而来,这么多要什么时候才能读完,还要每天交心得体会,宁歌哭丧着脸但是只能收下。

     “生活中从来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世界很大,你可以试着多交流一下,也可以到处去看看。”

     被周老师这么一说,宁歌觉得好像自己内心很阴暗似的,忍不住反驳。

     “老师,我没这么差劲的。”

     周老师轻笑着,盯着宁歌。

     “是麽,我也没说你差劲,这是你自己的感觉,其实你很优秀的,作文就比周雅写的有深度,数学也比她好一点。”

     说到这里的时候,周老师忍不住笑了,而身后的周大班长很无语,不禁翻了个白眼,有这么说女儿的麽。

     “你最近是不是坐不住?看见老师布置功课就烦?还有同学们吵闹也会很烦?早上做早操时很想疯狂流汗?很想去山上大声呼喊发泄一下?或者去网吧玩游戏疯狂一下?很想找个人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有人踩你的脚你会很想骂人?与人吵架的时候你会很想打人?……”

     “老师,你别说了。”宁歌在一旁听得冷汗直流,他猜的也太准了。

     宁歌最近确实有点烦,因为祖母在生病,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祖母的大限快到了。

     人有悲欢离合,生死有命,祖母活了七十多岁,从战争年代出生,经历七十多年风风雨雨,一直活到现在。

     祖母,是宁歌在这个世界上的不多的亲人,自从父亲入狱母亲离开,她就是宁歌唯一的依靠,而现在她也要撒手离去。

     祖母那样好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要走了,临死前她疼爱的儿子都不能见一面,这是一种多么大的遗憾。

     还有就是,那些权益都是祖母为宁歌争取到的,祖母走了,宁歌的生活将会变得更艰难,甚至于丧失独立自主,变得寄人篱下。

     这不是宁歌愿意看到的,到那时,宁歌拿什么去抗争。

     “老师,你不是只是高中国文老师么?难道还学了心理学专业?”宁歌有些狐疑,一个国文老师怎么会这么厉害。

     “宁歌,你才知道耶,我爸爸是燕京大学国文和心理学双料硕士。”周雅仰着脑袋,一脸自豪。

     这是周雅第一次说话,整个过程中她都在认真地聆听着。

     宁歌扭头看向旁边,周雅似乎有些得意,傲娇的抬头挺胸,尾巴似乎都翘到天上去。

     宁歌知道,这是周雅在报复,就是报复刚才在脚上说的那些话。

     宁歌翻了个白眼,随即扭头,华丽的无视她,然后周雅一阵郁闷。

     宁歌看向周老师,周老师没说话,显然是默认了。

     “宁歌,从你身上看到了当初的我,我很看重你,所以才对你要求严格,希望你能活得更潇洒。”

     说完,周老师拍一拍宁歌的肩膀。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周末好好思考一下,马上高三就到联考了,自己以后怎么做,那么下周再见。”

     站在十字路口,周老师点头告别,周大班长挥手再见。

     三人就这样分别,宁歌拿着厚重的书籍,站在路口陷入沉默中。迎面是万家灯火,霓虹在闪耀,而宁歌此时并不孤独,因为他刚刚感受到一种关怀。

     周老师对他的这种感情,应该说是超出教师的范畴,其实他没必要这样做,但是他还是做了,这是一种仁爱之心。

     宁歌从周老师是身上,看到一种儒者的风采,随风潜入夜,令人如沐春风。

     周老师对早上发生的事情显然知道,但是他并没有提起,在这个事件中,他只能保持沉默,他身为教师中的一员,显然不能明目张胆支持宁歌,而宁歌作为他的爱徒,这件事又是和国文课有关,他又不能视而不见。

     因此,才会有今天的这一场谈话,若不是因为时间关系,谈话应该可以持续很久。

     宁歌走在街道上,心里思索着种种,就在这时,突然身后传来声音。

     “宁歌!等一下!”

     宁歌转身,就看到周大班长跑过来,俏生生站在身前。

     “怎么啦?难道是想和我吻别?或者还要深情告白?你爸可在旁边盯着呢。”宁歌似笑非笑地盯着周雅,一向口花花的毛病又发作了。

     周雅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扭头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才轻舒一口气,然后嗔怪道。

     “宁歌,刚才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怎么现在又这样?”

     “你这么小心,你很怕你爸?他是个暴君?他教训过你?”宁歌饶有兴致,脑洞大开。

     “喂?你够了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爸,我爸是很好的人,你不要乱说。”周大班长似乎是生气了。

     “哦!我知道了,你有恋父情节,你不用解释,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宁歌!你再这样我以后就不理你了。”周大班长一手扶额,她显然很无奈,拖着长长尾音,似乎有些抓狂。

     “好吧,你有事就说吧,但是千万不要是劝我努力学习之类的话,否则我会一走了之。”

     宁歌很想吐槽,你那个样子也算理我?但是宁歌没有再说,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争论下去,宁歌随意地开口,语气平淡但是却不容置疑。

     周大班长呆了下,没想到宁歌会这样说,虽然没猜中但是离得很近,她显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啦?被我说中了吧,那就不要开口,再见!”宁歌面露自嘲之色,随即转身离开。

     “等等!”

     周大班长没想到宁歌说走就走,她愣了下立刻跑过来,站在宁歌面前挡住去路。

     宁歌没有说话,面无表情注视着她,就像在看一朵花草一颗石头。

     周大班长大声的喘着气,愤愤地盯着宁歌,随即表情一变,眼神变得柔软,似乎是在祈求。

     “我想要说的是,请你别把国文老师是我爸的消息说出去。。”

     周大班长又一次败下阵来,宁歌的心情突然变得好好,当即嘻笑着开口。

     “好啊,要我不说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周大班长狐疑地问。

     “暂时还没想到,以后再说吧。”宁歌摇头晃脑想了下,没有什么好想法,当即开口。

     说完之后,宁歌就越过周雅,开始向前走。

     “喂?究竟是什么?你可不要太过分。”周雅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看着宁歌的背影,大声地喊着。

     “放心吧,不会违背道德法律,不会违背校纪校规,不会违背公平正义,不会违背……”

     这个时候,宁歌的声音已经听不清楚了,只是传来放肆的笑声,后面是什么周雅也没有听清楚。

     狠狠地跺跺脚,周雅恼火地离开。

     PS:喜欢就加入书架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