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O.35:女孩的心思你别猜
    人似乎总有着发生预知梦的可能,然而今天,当江秋水咯咯笑着的时候,宁歌反而安静下来,他呆呆地站立着,努力回忆着某些东西。

     “你怎么了?”韩依人最先发现宁歌的异状。

     你怎么了?怎么了?么了?

     这几个字就像是说进宁歌的灵魂深处,在心底不断发着回音,一连串细碎的画面浮上来,却又是毫不相关的。

     宁歌摇摇头,经这些繁杂的思绪抛出脑后,然后怔怔地盯着韩依人。

     “我说我们今天遇见的这一幕,我曾经在梦里梦到过,你相不相信?”

     韩依人瞪大了眼睛,她在思考宁歌这句话的真实性,乍一听似乎就是搭讪用的惯例,但是根据之前宁歌的反应又不太像。

     “宁歌,你真的很不会搭讪女生耶,这一套过时了。”江秋水恰到好处的补刀嘲笑。

     “是麽?”宁歌偏头看着她,神色无比认真。

     “宁歌,我相信你。”突然传来韩依人的声音,她似乎并不是安慰。

     我相信你,相信你,信你,你……

     又是一段灵魂深处的回音,宁歌徒然闭上眼睛,回音回荡在脑海,真的似曾相识的样子。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宁歌再次睁开眼,恢复刚才的漫不经心,饶有兴致地问。

     “对啊!”这是江秋水的回答。

     “没有啊!”这是韩依人的回答。

     “呵呵,我有个问题,秋水依人在水一方,你们两个真不是双胞胎,或者家族是不是世交之类的?”宁歌淡然一笑,随口又转移话题。

     宁歌注视着二人,紧盯着二人的眼神,看她们作何反应。

     然而她们或许是心有灵犀,反应出奇的相似,先是二人互相目光对视一笑,然后同时看向宁歌,直到此时才开始变化。

     韩依人垂下眼眸抿嘴轻笑,至于江秋水则是咯咯发笑,她饶有兴致地盯着宁歌,反问地取笑道。

     “你是第三十七个这么问的人了呢,我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才回答,你觉得我现在心情好不好?”

     江秋水真的很自来熟,宁歌与她认识不到十分钟,她就可以像老朋友一样的开玩笑。

     “才第三十七个耶,这么问的人不算很多了呢。不过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心情好不好。”

     听到宁歌这样回答,江秋水眼睛亮了一下。

     “别人都是直接说我心情好,而你直接不回答,宁歌,你真的很奇怪,你为什么不猜一下呢。”

     “我听一个歌手唱过一首歌,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听不明白。”

     “真的麽?我怎么没听过?那个歌手不会是你吧,还是你自己杜撰的。”

     “江秋水你真厉害,一下子就猜到了耶。”

     “自恋狂!”

     在宁歌和江秋水斗嘴的时候,韩依人只是安静地看着,她虽然没加入其中,但是没有人无视她的存在。

     “江秋水我有个问题想要问,秋水这个名字是谁起的,一听怎么让人想起李秋水呢?”

     这个问题宁歌很早就想问了,这下开口等着回答,但是注意到韩依人对他摇头,宁歌有些疑惑,但还是问了出来。

     然而,江秋水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脸色徒然晴转多云,刚才还是笑意盈盈,现在就是冷若冰霜。

     “宁歌,当面点评人的名字是很不礼貌的行为,除非你和她很熟关系很好?然而你和她很熟麽?”

     变脸真的很快呀,宁歌有一瞬间的懵逼,才够才反应过来,怎么哪壶不揭不提哪壶,江秋水一定是不喜欢李秋水,哦,对了,怎么可能有人喜欢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呢。

     刚才韩依人摇头就是不要说的意思,但宁歌还是说出来了,于是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抱歉!”宁歌苦笑着。

     刚一说完,这时场中的上半场比赛已经结束,两方的队员纷纷朝这边走过来。

     江秋水还是一脸冰霜,没有任何接受道歉的意思,韩依人拉着她的手臂在摇晃,其他人也纷纷劝慰着。

     这时两方的队员走过来,红队是宁歌熟悉的许飞几人,蓝队是沈浩洋他们,吴学成还在一旁看小说。

     “喂,宁歌你今天迟到了耶,迟到的人必须做一百个俯卧撑,还有喝酒吹三瓶青岛,你是决定接受惩罚还是逃避?”

     说话的人是许飞,一个同样和宁歌肆意张扬的人,两个人针尖对麦芒一直针锋相对。

     上半场似乎是红队赢了,所以许飞志得意满,他一脸戏谑地看着宁歌,等着宁歌在众人面前出丑。

     “做就做,谁怕谁!”宁歌一脸不屑。

     “喂,许飞,你不要过分,当时只是戏言,你真的要这样?”沈浩洋看不下去了。

     “是麽?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无规矩不成方圆,人无信而不立,宁歌看你的咯。”许飞没有回答沈浩洋,而是偏头对着宁歌说,那一脸嚣张的样子,恨不得扁他一顿。

     场上一片镇静,不管男生还是女生,都盯着宁歌在看,宁歌似乎骑虎难下了。

     只有江秋水,仍然一脸寒霜,嘴里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幼稚!”。

     这两个字不知道是在说宁歌还是许飞,还是在说整件事。许飞朝她看过去,不过江秋水偏过头去了。

     韩依人似乎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一直保持着沉默。

     “沈阳别拦我!”

     宁歌这句话说出来,就意味着承担处罚。而沈浩洋,则站立在一旁,听从宁歌的话没有再出声。

     当下宁歌走一两步,走到篮球场边缘,然后开始做俯卧撑。

     四月的天气不是十分炎热,打完球的队员身上都满是汗水,而宁歌一百个俯卧撑做完,状态也会变得差不多。

     双手撑在地上,宁歌一下一下开始做起,俯卧撑不规则的话,宁歌差不多几分钟就可以做完,一次性做完一百个,然而必须标准而且规则。

     标准的是,俯下身的时候,胸膛要贴在地上,一张纸的距离。胳膊伸直的时候,要保持竖直,身体必须和地面保持平行。

     基本上最标准的俯卧撑,宁歌做完三十个就要停下来休息,然后再接着做。

     宁歌平时经常锻炼,但是这一百个俯卧撑仍然有难度,他知道,这是许飞在借机报复,报复的就是刚才宁歌和几位女生有说有笑。

     麻痹的,小心眼的人,许飞你特么等着,宁歌怒上心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