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
    放学的时候一般是宁歌最快乐的时候,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可以骑着脚踏车飞驰,如果后面位子上坐着个女孩,然后手再抱着他的腰,女孩的头靠在宽阔的脊背上,这样的话就更好了。

     迎着微风,外面阳光正好,真的是春风熏得游人醉,比起被压抑个性的教室好了太多。

     宁歌的家在一个住宅区,住房不太怎么新,但这已经很不错了。若非宗族的帮助,宁歌真的要流落街头了。

     和那个光怪陆离世界不同的是,这个世界中国是宗法社会,其实应该把法放在前面,因为很早以前中国就成为一名法律国家。

     除了政府对国民的行政统治,法律和道德对国民的约束,剩下的就是宗族对族人的协理。

     金华宁家就是如此,宁歌正在服刑的父亲,还有祖母包括宁歌自己,都属于这个宗族的一份子。

     宗族像一颗大树一样,骨干就是这种血亲关系,而宁歌只是不起眼的小树叶。

     宁家发生这样大的事,宁歌算是成为一名孤儿,宗族当然没有冷眼旁观,而是给予宁歌帮助。

     宁歌自从七岁那年家里出事之后,就转学在一家寄宿学校学习,国小是如此国中也是如此,直到高中才申请搬出来一个人住,在此期间所有的生活费学费都是宗族出的。

     至于宁歌的母亲,宁歌不想提她,自从那年出事之后,就远走高飞从此杳无音信,而传言怎么说呢,说她跟着一个男人跑了,她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呵呵,如果说宁歌做不相见的人,除了她那就是父亲了。

     父亲出事那一年,四人的宁家正处于辉煌,结果却因为一道宣判书跌下深渊,宁歌也从一个富贵公子被打落凡尘。

     三十岁的市议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能走到足够高的地方,甚至是立法院。

     父亲带给宁歌的,是荣誉过后的屈辱,流言蜚语满天飞,宁歌被迫转学。但是就算如此,宗族里的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逃避也只是一时的。

     父母不在,从此宁歌上学开家长会都没人,这一年姑姑代替一下,那一年大伯代替一下,没人养的孩子就是这样。

     什么野孩子,贪污犯的儿子,水性杨花女人的儿子,总之很多的头衔套在宁歌头上,就像一个囚笼牢牢锁住宁歌。

     这么多年过去,那个女人的模样也忘了,而父亲只有时不时去探监才能见一下。宁歌已经风轻云淡了,只是他不知道,他的心一如既往的敏感脆弱。

     就像早上,当赵导提到宁歌父母的时候,宁歌豁然变了脸色,才坚决立下那个誓言。

     宁歌平时大大咧咧,看起来一副玩世不恭潇洒不羁的样子,其实谁也不知道这是宁歌的伪装罢了,对这个世界充满戒备,不愿意把真实的一面流露出来。

     宁歌是孤独的,假装的欢乐谢幕之后,就是深深的落寞。

     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这就是宁歌。

     回到一个人的家,宁歌开始准备食物。一个人就要靠自己,宗族只是时不时接济一下。

     宁歌从高一时就开始自己做饭,从没做过饭的人,第一次看着食谱,做出来也五味不全,就像是猪食。

     然而一次次下去,两年时间宁歌做的像模像样,好歹自己能看下去了。

     宁歌是江南人,平时吃米多一点,最喜欢吃的就是蛋炒饭。

     不过今天的中餐不是蛋炒饭,宁歌想换一个花样。

     吃完饭之后,宁歌就回房了,宁歌要好好思考一下,究竟如何选择参赛篇目。

     在赵导面前的时候夸下海口,不过等到结束之后,宁歌头脑清醒才意识到形势的严峻。

     新青年小说大赛是一年一届,举办到现在已经有四十多届了,绝对的老牌正统,要想在这上面获得金奖真的很难。

     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宁歌不可能就这么认输,绝对不能就这么认输,宁歌下定决心,脸上从未有过的坚决。

     宁歌看了下台历,今天是四月十六号,距离五四青年节还有十七天,距离截止投稿还有十天时间,宁歌必须抓紧时间。

     新青年小说大赛之前宁歌并没有了解过,高一时只是随意写一篇作文投稿,然后就没有音信了。

     宁歌准备深入了解一下,打开桌上的台式电脑,等到桌面展现出来,宁歌才打开搜索页面输入。

     果然有很多结果出来,宁歌脸上不禁浮现一丝喜色。

     新青年小说大赛,由中国作协小说促进会主办,背靠中文出版集团,……等等这些很多的解释,宁歌只是一扫而过。

     看过这个之后,宁歌才明白这个大赛很不简单,第一次刷新了宁歌的认知。

     小说大赛的元素一直都是自由、开放、包容,由此可见氛围相对轻松,没有限定特别的内容,这样的话就好办多了。

     上几届获奖名单作品,宁歌把目光放在这上面。

     原来金奖不是最高奖,铜奖也不是最低奖,荣誉奖才是最高奖,参与奖才是最低奖。孤陋寡闻了,好吧,又一次刷新了宁歌的认知。

     历届获奖人数并不固定,比如有一届荣誉奖就没有人获得,有几届金奖人数并不只是一个,这个对宁歌的作用并不大,难道金奖人数多获奖的可能性就增大了,太搞笑了。

     除此之外,这些获奖作品的种类也不固定,武侠小说、仙侠小说、言情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都市小说、历史小说、悬疑小说等等都有,看来评委真的是很开放啊。

     宁歌也是博览群书,对此比较了解。金庸古龙的武侠,还珠楼主的仙侠,琼瑶的言情,倪匡的科幻等等。

     如果说武侠可以理解的话,那么言情小说,这不就是那些少男少女无病呻吟的故事麽,宁歌心里很纳闷。

     另外这些小说的风格也不尽相同,比如有身体写作,还有意识流手法,意象派抽象派,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后现代主义,宁歌经过观察,发现没有写乡土市井小说,看来青年们并不擅长这个。

     这样的话选择就多了,宁歌不禁为难起来。

     PS:喜欢就加入书架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