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你是人间四月天
    青春期的男生最渴望什么,那就是异性的关注。

     如果某一天,可以和一位女生一起上学,或者共进晚餐一起散步,或者是一起看一场电影,这样的话,这个男生都可以在其他男生面前臭屁好几天。

     这就是男生们的世界,就这样简单纯粹。

     当然,如果是接吻或者上床那就更令人仰望了,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这么胆大包天。

     而宁歌,在早上被刘黑脸惩罚时,顾嘉莹坚决一起受罚。当时几千多人都在围观,所有人都认定顾嘉莹是为爱痴狂。

     在女生为顾嘉莹感到敬佩的时候,而男生就对宁歌羡慕嫉妒恨了。

     从早上到现在,流言蜚语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宁歌倒是没什么,但顾嘉莹一个乖孩子,宁歌很担心。

     此刻,顾嘉莹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这不仅令辛班同学惊讶,就连宁歌也是如此。

     当宁歌看到顾嘉莹的时候,她静静地站在教室门口,旁边是各种注视的目光,令她不由低下头,俏脸不禁微红。

     宁歌感到莫名其妙,刚才李子萱说话语气那么冲,难道就是因为顾嘉莹。

     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而李子萱更是变幻多端,这一刻还是晴空万里,下一刻就是阴云密布。

     总之,李子萱很多变,对此宁歌很莫名其妙。

     刚才宁歌是魔怔了,才会问李子萱那句话,然后她竟然说他是神经病。

     莫名其妙,宁歌不明觉厉,站起身走出去。

     “这么快就想我了?”

     宁歌走出去,看到顾嘉莹乖巧站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郁闷的心情不禁一扫而空。

     宁歌盯着顾嘉莹一脸坏笑,这个可爱的小女生,宁歌总是忍不住想逗一下,第一次见面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顾嘉莹瞪了宁歌一眼,俏脸微红没有说话。

     这时李子萱从门口走过,听到宁歌挑逗的话,忍不住冷哼一声,随即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

     顾嘉莹视线跟着李子萱,有些狐疑,这位女生怎么很生气的样子。

     “她怎么啦?是不开心麽?”

     宁歌只想笑,她这样是不是因为你,看到你来找我,当然心里不爽了。女生就是这样,拥有的不会在意,而得不到的、失去的才倍觉珍惜,说白了这是一种惯性心理。

     释迦摩尼说的人有八苦,其中的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说的大概就是这样了。

     然而这样的话,她还是在意我的,只是这种在意的程度是有多大,这只有天知道了,或许连李子萱自己,都在迷茫之中。

     这些宁歌当然不会告诉顾嘉莹,她只是个乖孩子,这些复杂的事情就别让她知道了。

     旁边吴学成挤眉弄眼,显得很猥琐,宁歌知道他的意思,无非是说左拥右抱你真行,或者说齐人有一妻一妾之类的。

     但是他又怎么知道,顾嘉莹只是单纯地表示感谢,吴学成想的太多了,只是昨天那么简单的事情而已,难道会有那种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的事么,太狗血了吧,宁歌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宁歌做一个得意的表情,等到扭过头来,已经变得极为淡定。

     “没事,她就是个神经病,别理她。”

     噗,说完这句话,宁歌当时忍不住就笑了。刚刚她才说出来,没想到现在还回去了,不知道李子萱的心情会如何。

     然后,宁歌注意到李子萱肩膀一耸,脚步一滞,似乎就要转过身来。

     李子萱显然听到了,但是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就这样头也不回地就走开了,不应该这样啊。

     “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她可是女孩子耶。”

     顾嘉莹长大着嘴,瞪大着眼睛,瞪了宁歌一眼,小心地看着李子萱,看到她似乎没听到,这才暗暗放下心。

     然后她就看到一张猥琐的脸,心里一突被吓一跳。

     “别管他,他就是个怪蜀黍。”

     宁歌反转吴学成,让他猥琐的脸朝后,往前推开他,才伸手拉着顾嘉莹。

     “走吧,你不是要请我吃饭麽?”

     “哦!”

     顾嘉莹还在想怪蜀黍是什么,忽略宁歌竟然拉住她的手,等到走一两步,她才反应过来,然后俏脸变得通红。

     他是第一个牵她手的男生,昨天匆忙下是第一次,而今天竟然遭遇第二次,她仍然毫无反抗之力。

     旁边的同学都盯着在看,她有些懵了,想要把手拉出来,但是却没有一点力气,只能跟随着前进。

     昨天他像英雄一样出现在面前,那是她最无助的时刻,她渴望着一个英雄来救她,果然宁歌就出现了。

     虽然不是踏着五彩祥云,只是踩着单车,虽然不是武功盖世,反而十分狼狈。他打不过那些人,不过还是义无反顾的冲过来,他不是英雄,但他就是她心目中的勇士。

     他就像一个骑士,守护公主的骑士,在公主面临危险的时候突然出现。

     每个少女心中都有这样一个梦,而宁歌把这个残缺的梦填满了,就像她此时的心一样,感到无比满足和喜悦。

     昨天的时候还没有什么,但是两次牵手,却让她好不容易压下的心再起波澜,从前是风平浪静,那么此时便是汹涌澎湃。

     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她无力去阻止,而且这种感觉真的很温暖。

     她只是来为表达昨天的恩情来感谢宁歌,可是现在却变得不一样。

     宁歌不知道,他在不经意之间,就撩拨了一个少女的心。

     而不经意做的那些,宁歌自己认为没什么,其实在女孩看来却非同寻常,具有不同的意义。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少男又拉着少女的手,这一幕被很多人都看到了,他们很惊讶,但是想到早上的一幕,又顿觉释然。

     这个荷尔蒙骚动的季节,越来越多的人要沦陷了。

     当晚餐准备开始的时候,顾嘉莹仍然思绪紊乱,餐位是一个情侣座,晚餐又是情侣套餐。

     她想着刚才又发生的事,情侣座意味着什么,情侣套餐又意味着什么,这宁歌究竟知不知道,对此,她刚刚平复下的心又起波澜。

     宁歌就在对面坐着,潇洒而帅气幽默而风趣,顾嘉莹的心在嘭嘭乱跳,就像胸膛有一只小鹿在乱撞。

     顾嘉莹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脸很红,滚烫滚烫的。

     四月的春天,似乎是一个恋爱的季节,在不知不觉之间,少女的心,就这样突然悸动。

     你是人间四月天,她不知道,此时的她像极了某人。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麽?她呢喃着。

     PS:喜欢就加入书架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