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刻在白桦树上的爱情
    在情感酝酿的时候,宁歌排除思绪静下心来,等到情感逐渐代入,开始一心一意演奏。

     爱情是亘古不变的主题,超越国籍种族跨越时间空间,它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而这也是宁歌创作这篇小说的主要原因。

     至于宁歌为什么演唱这首歌?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最憧憬什么,当然是爱情啦。

     宁歌唱歌的时候很投入,之前创作的时候,宁歌就曾下载这首同名俄罗斯民歌,之后一直单曲循环感情酝酿,还有查阅相关资料,这才开始小说创作。

     宁歌并不认为自己随手涂鸦,就可以成为一篇名作。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爱迪生况且如此,更何况是半吊子宁歌。

     宁歌虽然经常狂言,但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在全班学生中,宁歌属于国文最好的,但是这不代表宁歌的创作水平多高,充其量就是一个新手,入门级的半吊子作者,离作家还差得很远。

     创作是一件神圣的事,一件超脱物质的事,它就像刺绣就像绘画就像行为艺术,文章就是一个艺术品。

     不具有感情,不具有精神的写作,不能称之为创作,只能说是涂鸦。

     文学,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音乐也是如此。

     宁歌,毕竟只是一名十七岁的高中生,没有丰富的阅历,没有人生经验,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不可避免的很苍白。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那些年轻作家,都写出的是言情小说了。

     宁歌知道自己的短板,对他来说,写一篇《白桦林》这样具有人文性的小说有难度,小说的人文内涵,这是和作者的精神世界直接挂钩的。

     所以才有这样一句话,看一本书就像看一个人。

     宁歌必须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才能创作出优美的小说。

     之前的情感酝酿代入等等,这只是属于创作的术,创作的道是什么,那就是人生体会和感悟,这是宁歌在写作时想通的。

     写这本《白桦林》的时候,宁歌不仅事先查阅资料,还有听原版俄罗斯民歌,再在脑袋里构思,等到胸有成竹,然后才下笔如有神。

     流畅的写作背后,是事先不断地准备,没有丰富的阅历就是这样,台下一分钟台上十年功,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准则。

     就像现在,宁歌演唱的时候,也是脑海中回忆着小说剧情,情感代入。

     就像是眼前出现一片白桦林,一颗白桦树孤独的竖立在最前面,视线拉近,白桦树上刻着两个名字,弯弯曲曲的但是很深,就像是刻进白桦树的生命里。

     天空灰蒙蒙的,黯淡无光,就像是死去了,鸽子在树梢上飞过,落到旁边的小木屋房顶,叽叽喳喳的叫着,略显生机。

     地上随处可见枯黄的落叶,乡间的道路都被落叶掩盖,整个世界都变得枯黄,就像死去一样黯淡无光。

     在白桦林的深处,一处墓碑静静地矗立着,墓碑矗立的有些时间了,上面的痕迹显示已经很老旧。

     这个人,死去有段时间了。

     他是一位战士,在祖国危急时刻,毅然听从祖国的召唤,黯然告别恋人,走上战场。

     离开的时候,他虽然心有不舍,但毅然而又决绝。

     身后是放声哭泣的恋人,他手里紧紧握着口风琴,他的眼眶湿润了,强忍着流泪的冲动,最终默然踏上军列。

     长长的汽笛声响起,军列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远方。

     这注定是一条不归路,能够活下来的人屈指可数,走之前,他就有了牺牲的准备。现实是可以预见的,当面临更厉害的敌人的时候,牺牲就显得理所当然。

     死,应该死的有价值,就要死的有尊严,就要死在冲锋的路上,以一种令人敬畏的姿态去死。

     战争胜利了,但是他却牺牲了。

     她失去了他的消息,所有人都回来了,只有他还没有回来。

     告别历历在目,但是物是人非。

     最终等来的,是一枚战斗勋章,他没有来,尸体也没有,任何遗留的东西也没有。

     然后,她握着勋章,眼睛湿润了。

     勋章被长埋地下,一座墓碑拔地而起。

     下雪了,大雪纷飞,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整个世界都变成白色的。村庄,白桦林,墓碑,人,动态的一幕,却像是定格了。

     时光飞速,春去秋来,当年的妙龄少女,变成如今的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十分苍老,似乎就要行将就木,她呆立在墓碑前,盯着墓碑上恋人的姓名,后默然发呆。

     几十年时间,她十分苍老,眼泪已经流干。

     呆立在墓碑前,她似乎看见第一次见面,当初怦然心动的样子。

     他英武不凡,而她容颜娇俏。

     ……

     宁歌是用心在演奏,当脑海中充斥这些画面的时候,就不由身临其境感情代入了。

     此刻宁歌仿佛就是那位士兵,而宁歌盯着的李子萱,就仿佛成为士兵的恋人。

     《白桦林》属于俄罗斯小调伴奏风格,它的伴奏是用手风琴和吉他,宁歌之前没有排练,只好一个人用吉他演奏。

     宁歌声音十分干净,演唱这首歌的时候声音有些低沉,气息抑扬顿挫,吉他曲调宛转悠扬,相交辉映之下,同学们都纷纷进入白桦林的世界,随着士兵的恋人一起悲欢离合。

     当这个时候,宁歌的演出已经很成功了。

     一首歌曲,最难演奏的就是情感,宁歌没有多大的演唱技巧,显得很业余,但是因为情感代入十分深刻,所以演奏效果出奇的好。

     如果说技巧是是外壳的话,那么感情才是核心,没有感情的演唱,就像是一潭死水,不温不火无声无息,流于形式。技巧与感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缺一不可,没有技巧光是嘶吼,听众又如何听下去,声音还是要悦耳动听,技巧也是很重要的。

     宁歌从没有经过正规学习,他只是个业余的,当然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业余的,而且这只是课堂演唱而已,又不是演唱会。

     宁歌很认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他眼里只有李子萱,似乎全世界只剩下她,只为她一个人演奏。

     宁歌直视着李子萱,眼神从来没有的柔和,从来没有这么的忧伤,这一刻宁歌就是一个忧郁的少年,与之前的飞扬跋扈判若两人。

     一个与众不同的宁歌,一个性格多变的宁歌。

     宁歌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但是在这一刻,宁歌认为自己错了。

     因为从小经历的事,宁歌感情敏感而脆弱,当情到深处就不能自已,这一点宁歌从来不知道。

     微偏着头,手下按动和弦,嘴里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宁歌的声线微微颤抖着。

     “我来了等着我在那片白桦林……”

     PS:马上签约了,哈哈,好开心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