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如果我有一千万
    投稿也是很有技巧的,这就要看评委喜欢什么风格的小说。但是每一届的评委都和上一届不相同,所以别指望着投机取巧,上一届大赛可以得奖的,这一届很可能就折戟沉沙了。

     虽然主题永远是那几个字,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是真金子总会闪光,但是酒香也怕巷子深。

     就算是天才,没有天时地利也会被埋没,就像是当初的金庸一样。

     金庸当年从政一路坎坷,后来放弃仕途开始创作,等到功成名就之时,现在人家是什么,是立法院议员。

     这是属于文人的逆袭,它告诉人们,成功地路不止一条,做事就需要另辟蹊径。

     然而告诉宁歌的是,就算写出很好看的小说,也有可能被埋没。

     千里马需要伯乐,然而参赛作者更需要评委赏识。

     看着上面的介绍,宁歌突然发现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小说大赛并没有规定一个作者只能投一份稿,而上面的获奖作品显示,有一个作者两部作品同时获奖了。

     惊人的发现让宁歌大吃一惊,原来还可以这样做,宁歌心里似乎有了想法。

     参赛作品中短篇小说最多,中篇其次,长篇几乎没有,这个现象让宁歌很重视。

     投稿截止之后一周时间,评委会在这期间进行选拔,长篇小说或许根本没时间看完,难道这就是长篇少的缘故,宁歌这样猜想着。

     或许是青年人要谈恋爱,根本没时间写吧,宁歌看着右下角正在闪烁的消息图标突然笑了。

     这是一款即时通讯软件,与美国的MSN和ICQ相似,不过从头到尾都是国产的,名字叫IMS,即时通讯软件英文名Instant-messaging-software的简称。

     消息是顾嘉莹发过来的,就在昨晚放学后在医院里,宁歌问顾嘉莹要了她的号码,顾嘉莹犹豫一下就说出了,晚上到家之后才通过好友请求。

     “你的头还好麽?”这是顾嘉莹发过来的消息。顾嘉莹应该到家没多久,早就把消息发过来,现在已经过了好半天时间。

     顾嘉莹头像图片是一片蓝蓝的天空,天空有一片洁白的云,云的形状却构成一颗爱心的轮廓,里面折射出干净的天空,妥妥的少女情怀。

     宁歌视线放到头像上,她整个头像都是灰暗的,估计发过消息之后看宁歌没回应,随即就下线了,真是个好孩子呀,宁歌脑海里浮现出顾嘉莹乖乖的样子,顿时就笑了。

     顾嘉莹是个乖乖女,上课从来不带手机,不像宁歌去上学从来都是带着手机的,随时随地听歌聊天并且调戏李子萱。

     但是在学校的时候,宁歌是把手机静音的,放学后才会打开。然而由于昨晚睡得太迟,以至于忘了充电,今天放学后手机自动关机了,这才没收到消息。

     学校禁止带手机,警务处也一直派人督察,但是奈何总有学生带进来,屡禁不止,就像是猫抓老鼠,宁歌就是一个顽固分子。

     宁歌的头其实并没有多严重,当时只是有点晕而已,随后在逃跑的时候才发现流血了,好在宁歌并不晕血没有多大的事。

     宁歌不想去看医生,但是顾嘉莹很执拗,非要带宁歌去,宁歌很无奈,于是就去医院看了下,没有多大的事,只是擦了一点药,头顶围了一圈纱布而已。

     幸亏是一个人住,所以没有人追根究底。

     那几个人只是几个小混混,打了也就打了,但是刘黑脸却从医院得到消息,因为学生治病都是用学生卡,而那一身伤明显是打架,医院里也有了记录,刘黑脸这才早上惩罚宁歌。

     所以打架什么的,根本就逃不过,不要抱任何侥幸心理。除非去那些赤脚医生那里取药,这样才不会被发现,但是出了事情没有人负责。

     宁歌摸着头部,感觉没多大事了,随即开始打字。

     “还没好呢,要不你请我吃饭吧,吃得多长得快。”

     聊天信息发出去,宁歌等着回复,然而她的头像一直都是灰色的,并不在线。

     宁歌等着等着就有些失望,随即目光放在自己的昵称上。歌神,这就是宁歌的昵称,平常感觉很fashion的昵称,现在看起来感觉好low,宁歌想起梦里的一个故事,突发奇想,随即开始修改。

     “痞子歌”这是宁歌的新昵称,宁歌想起那个世界里的一个故事,第一次亲密接触,一个很有趣的故事。

     痞子蔡痞子歌,恩还不错。修改完这个昵称,宁歌左右看了看,觉得哪里缺点什么,原来是签名。

     宁歌手底下飞快的打字,于是一个新的签名出炉。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房子。

     我有一千万吗?

     没有,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

     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

     我有翅膀吗?

     没有,所以我也没办法飞。

     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来,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

     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的出吗?

     倒不出!所以我并不爱你。

     这句话宁歌觉得很有哲理,倒是真像说的那样,然而我的轻舞飞扬在哪里,我的沈佳宜在哪里,可怜我只是个苦逼的单身汪。

     想到这里的时候,宁歌突然想起李子萱。

     这个女孩太难搞了,捉摸不定若即若离,昨天还和你一起打桌球,今天突然就不想和你说话。

     早上宁歌头顶着纱布,然而李子萱问都没有问,说好的朋友呢,关心一下也没有。

     李子萱不是那种学霸,她是那种对学习没有兴趣的人,一说起打仗啊军人啊什么的就来劲。

     对了,在军事课科目上的实弹射击课,宁歌从来没有打赢过她,每次她都是稳压宁歌一头,即使宁歌辛苦训练,也比不上她。

     宁歌也曾怀疑李子萱家里是军人世家,当时也这样问过,但是李子萱她没有回答。

     想起以前在初中部如鱼得水的日子,一到高中就遇到李子萱,宁歌就像是碰上了克星,处处在她那里碰壁。

     打桌球打不过她,打实弹射击打不过她,打游戏打不过她,自由搏击也打不过她,若非宁歌不打篮球,在这一块也要输给她了。

     若非是学习成绩比李子萱好一点,宁歌都要无地自容了。哦,还有身高比她高一点点,比她早出生一点点。

     李子萱她在干什么?宁歌突发奇想。

     PS:喜欢就加入书架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