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冲冠一怒为蓝颜
    宁歌从来都惹人注目,就像现在在操场上,所有迟到的人都在接受惩罚,宁歌因为昨天打架,被单独拎出来。

     十多名学生在做着俯卧撑,刘黑脸喊着口令,左右来回看着学生做的标不标准。

     “三十,三十一,三十二……”

     这时已经有女生撑不住,然而刘黑脸就像没有看见一样。

     迟到惩罚三十分钟,当他们结束时,宁歌还没有被允许离开。

     早课下了,全校学生开始做早操,在操场外围跑步,宁歌就在操场中央,众目睽睽下被体罚着。

     这种感觉很不好,像是被人当成动物园里的猴子。

     昨天虽然是打架,但是那也是事出有因,又不是故意的,宁歌心里很愤怒很委屈。

     “引体向上,十五个,开始。”

     虽然心里很愤怒,但是惩罚还是要做,因为不做的后果承担不起,宁歌虽然大大咧咧,但也是知道轻重的人,更何况这种惩罚他已经经历过几次,又没有什么。

     三十多分钟过去,宁歌脸上早已满是汗水,汇聚在下巴滴下来,脚下的土地都被打湿了。

     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空气,像是要杀了杀了眼前的人似的,随着刘黑脸转身看过来,宁歌又换上一副面孔。

     “别装了,我知道你很生气,虽然打架是事出有因,不过学校的规定不能违反,你还是要接受惩罚。”

     刘黑脸忍不住笑了。

     宁歌没有理会他,一下一下做着引体向上。

     看到宁歌这样,刘黑脸没有一丝意外。

     “你两年经历这么多惩罚,平时还去学散打,但真正用到的时候竟然连几个小混混都打不过,我看你身体素质挺好的,原来是中看不中用。”

     这是嘲讽麽,宁歌扭头看着刘黑脸,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没有打赢所以才惩罚。

     宁歌正要反驳,就在这时远远跑来一个人,宁歌立刻就注意到了,是顾嘉莹,昨天救的那个女生。

     刘黑脸也注意到了,顾嘉莹远远跑过来,就在几千人看着的时候跑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真的很有勇气,难道不知道这样就过来,接下来会有更麻烦的事情麽。

     “长官!他,他是因为救我才打架的,所以能不能不要惩罚他了?”

     顾嘉莹慢跑过来,俏脸微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跑步跑热了,还是被这么多人盯着害羞了。

     昨天宁歌和她第一次认识,她是一个乖乖女,能做出这样的举动真的,真的很不容易。

     站在刘黑脸面前,顾佳莹心里很忐忑,但更多的是执着和坚决。

     “你的这份勇气我很欣赏,不过打架的是他,你不必要这样,当然如果你过意不去的话,你也可以陪着一起训练。”

     刘黑脸说出来的话,一如既往的冷酷无情。

     顾嘉莹听到后沉默了,随即偏头看着宁歌,看到宁歌头上包着的纱布,心里一下子就触动了,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昨天的情景来。

     若不是宁歌,她真的要被一帮混混欺负了呢。

     “好,我陪他一起接受惩罚。”顾嘉莹一脸郑重,随即伸手就握在单杠上。

     “你是不是傻?”

     宁歌觉得自己要被打败了,遇见一个很傻很天真,比自己更执拗的人,这算不算是输了。

     顾嘉莹用明亮的眸子看着宁歌,眼睛一眨也不眨,似乎在说你在和我说话。

     很傻很天真,很萌很可爱。

     于是宁歌第二次被打败了,突然想起昨天,大约昨天的遇见,真的是很有趣了。

     当宁歌为救顾嘉莹,挨了几下棍棒,……。当打不过时,宁歌拉着顾嘉莹逃跑,……。当医院走廊里,顾嘉莹为宁歌擦药……

     宁歌只是一个人,又怎么打得过几个混混,额头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当看着顾嘉莹做费力的动作,宁歌莫名有所触动,一个女孩子做到这个份上,你还要怎样。

     再重的惩罚也有结束的时候,当宁歌再次离开的时候,关于他和顾嘉莹的流言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刘黑脸在一旁虎视眈眈,当宣布惩罚结束的时候,宁歌已经浑身是汗,一个小时惩罚时间,这时同学们都去吃早餐了。

     “走吧!”

     顾嘉莹的脸红红的,喘气都有点粗,香汗淋漓,她这么一个女孩子和宁歌一样接受惩罚,对她来说难度相当大。

     顾嘉莹点点头,然后扶着腰走着,宁歌在旁边走着,两个人站的很近。

     周围同学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不住的打量宁歌和顾嘉莹二人,纵使宁歌一向大大咧咧,也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全校几千双眼睛都看见了,任谁都会相信,顾嘉莹不忍男友一个人受惩罚,她是冲冠一怒为蓝颜,真的很有勇气呢。

     顾嘉莹长得很可爱,要不然也不会有混混选择欺负她。而我们的主角宁歌呢,长得人高马大的,还算是帅吧,比较异样另类的帅。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你要不要听……”宁歌想要打破这份尴尬,随即找到一个绝佳的理由。

     顾嘉莹偏头用好看的眼睛看着宁歌,眼睛明亮没有一点杂质,顾嘉莹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在彰化精诚中学国中部,有一个差生叫柯景腾……”

     就这样,两个人并肩走向游泳馆,打算先去冲洗一下再去吃早餐。

     游泳馆是男生的最爱,这里虽然没有荷塘月色,但是有比荷塘月色更秀色可餐的出水芙蓉。

     不过,现在里面并没有美女如云,里面空荡荡的。

     女生区男生止步,刺眼的提示让宁歌不得不停止,好可恶哦,宁歌只好和顾嘉莹告别。

     没多长时间,从游泳馆出来,两人又一起去吃早餐。

     顾嘉莹虽然娇弱,但还不至于让男生为她买早餐的份,她笑着摇头拒绝宁歌的好意,非要自己动手。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吃着早餐,宁歌看着顾嘉莹,突然就笑了。

     顾嘉莹瞪着眼睛,似乎在问你笑什么,宁歌撇撇嘴没有回答。

     顾嘉莹这才意识到什么,她有些羞赧脸又红了,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生一起用餐,众多意味不明的眼神让她感到很不适。

     女孩经常脸红啊,宁歌突然觉得阳光都变得明媚了。

     “等一下!”

     身后传来女孩喏喏的声音,宁歌立刻回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顾嘉莹脸颊微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倔强的扬起头,目光和宁歌笑着的眼睛接触,随即垂下眼眸。

     “这个故事前面很有趣了呢,后面是什么能告诉我麽?这个故事是你自己写的麽?难道是打算向新青年小说大赛投稿?”

     顾嘉莹接二连三问出话来,说完之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宁歌,就这样看着宁歌,眼眸流转,似乎宁歌不回答也没关系。

     新青年小说大赛,突兀的,宁歌一下子就听到这几个字眼,心中一动。

     看着顾嘉莹一脸期待,宁歌又怎么不会回答,这件事又不是不能说。

     “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故事很有趣咯?”看到顾嘉莹羞涩的点点头,宁歌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柔和,自己都没发现。

     “后面只要你想听,那我就说给你听。这当然是我写的哦,我可是一名文艺青年的啦。”

     后面的问题宁歌没有回答,新青年小说,宁歌还没想好要不要不参加。

     新青年小说大赛是全国性的征文大赛,面对全国全体适龄青年征文,但其中的作品大多是短篇,这个故事篇幅又很长,所以就不怎么适合了。

     之前听到征文消息的时候,宁歌并没有想太多,但是现在看到顾嘉莹满怀期待,宁歌不想让她失望。

     “我当然要参加啦,不过不是这篇小说。”宁歌在记忆里搜集着,随即有了答案。

     就是它了。

     PS:喜欢就加入书架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