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绝世甄氏
    王宿持枪立马,立于大将军府门外。

     麾下兵卒涌入府中,将袁氏满门老小皆绑缚王宿于马下。

     王宿居高临下,气势凛然,喝道:“尔等皆为我所俘,若识时务,我自会以礼相待,若不识时务,别怪我心狠手辣。”

     袁氏老小噤若寒蝉。

     满意的点了点头,王宿下令道:“如今城中袁军已溃,各部听我号令:火部往西,水部往东,金部随我往北,前往捉拿袁氏麾下一众文武之家眷。木部立刻带着袁氏满门前往南门汇合土部,镇守城门!”

     “喏!”

     ......

     下午,黎阳,袁绍主力大营,中军大帐。

     帐中气氛沉重,仿佛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论上首袁绍,还是左右文武,皆是面如寒霜,眼神焦躁的几乎无法自抑。

     “主公,快快下令吧!”

     有文武急道:“曹军奇袭,必定人数不多。虽然趁主公不备攻破邺城,但想必死伤不少。此时必须立刻发兵拦截,尚有机会救出家眷,一旦这股曹军渡过黄河,大事晚矣!”

     袁绍已是无头苍蝇,六神无主,闻言慌忙道:“好好,立刻发兵,立刻发兵!”

     许攸建议道:“可令文丑将军领轻骑先行!”

     “对,文丑何在!速速率领轻骑,前往拦截贼子!”袁绍喝道。

     “遵令!”文丑哪里还敢怠慢,心中也是忧虑家眷,转身飞奔似的,便奔出了大帐。

     “传我命令,大军拔营,回援邺城!”看着文丑领命离去,袁绍似乎忽然冷静了许多,就下令让全军撤退。

     沮授微微叹息一声,上前阻止:“主公且慢。须得做好防备,才能撤退。曹军袭击邺城,就是为了扰乱主公思绪,一旦慌乱不查,万一中计,大事不妙!”

     到这会儿,郭图、逢纪等人也抛弃成见,赞同沮授。

     毕竟,这里所有人的家眷,都落到了曹军手中,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现如今,目的一致,一时间自可同心协力。

     见众文武皆是赞同,袁绍连忙点头。

     于是分出一部大军殿后,又四面撒出诸多斥候,竭力打探曹军动静,以免中了计策,遭到埋伏。

     而在袁军主力撤退之时,黎阳以西三十里外,一处林中。

     曹操正在感叹:“没想到了这个地步,袁本初竟未曾慌乱。我本想趁其撤退,军心大乱之时突然出击,打一个措手不及,击溃袁军主力,毕其功于一役,没想到打算落空。”

     荀攸笑道:“王君破邺城,拿了袁绍一众文武所有家眷,一干人等自是同仇敌忾,当会竭力为袁绍出谋划策。”

     “如此说来,”曹操目光一闪:“寻道所为,岂非便宜了本初?”

     “非是如此。”荀攸笑道:“齐心合力,也只在片刻。一旦袁绍无法拦截王君救回其麾下文武家眷,等待他的必定离心离德,崩溃只在旦夕!”

     曹操哈哈一笑:“正是如此!”

     然后道:“必须前往接应寻道,不让袁绍得逞。”又斟酌片刻:“袁本初南下战略被寻道一举搅乱,我正好趁此机会扩大战果,立刻传令官渡方面,让夏侯惇、曹仁所部引兵北上冀州与我汇合!”

     就下令大军开拔,避开袁绍耳目,也奔邺城方向而去。

     而此时,王宿所部,已然与张辽汇合。

     之前曹操北渡黄河之后,就分出一部兵马,以张辽为主,颜良为辅,直接前往接应王宿。而曹操自己,则引军到了黎阳附近,一者监视袁绍主力,二者看看是否有机会赚袁绍一把。

     连曹操都没想到,王宿会如此顺利,于是在接到王宿战报的时候,就动心了,欲趁袁绍慌乱之时,狠狠的给他一下,却不料袁绍虽慌不乱,没漏出破绽,只得再觅时机。

     内黄,黄泽以东。

     “君候击破邺城,将袁绍及一干文武家眷一网打尽,直接打破了袁绍的南下战略,其功盖天,莫可替代。”张辽一脸钦佩:“但袁绍绝不会善罢甘休,这一路南下,必定是困难重重。”

     王宿摆了摆手:“却是无妨。袁绍大军再多,也只当土鸡瓦狗,能奈我何?不过这些俘虏关乎大局,不能不小心谨慎。因此,我们必须分兵。”

     “君候的意思是?”张辽问道。

     “文远你与颜良率本部轻骑,押解俘虏立刻南下。我自领本部兵马在此扎营,嘿嘿,正要会会那袁本初!”王宿兴致盎然。

     张辽无言以对。

     若是其他人,敢口出此狂言,张辽怕不要直接吐他一脸唾沫。但王宿非是常人,败颜良,破邺城,哪一桩哪一件不是惊天动地?

     他看得出来,王宿此举,是为拖延袁军,给他制造机会。

     于是道:“君候虽非常人,但袁绍大军人数众多。若无法阻挡,君候可不能任性啊。”

     王宿哈哈一笑:“虽然我并不畏惧袁绍大军,便是杀个七进七出也是等闲,不过文远的好意我心领了。”顿了顿,又道:“我会竭力与袁绍主力周旋。你押解俘虏南下,遇到曹公,请曹公下令调集大军北上,定有机会一举击破袁绍!”

     “在下知晓了。”张辽郑重道。

     正说着话,颜良也上来了。

     之前颜良见他家眷去了,这会儿脸上的愁容就少了许多。

     原本投降曹操,就是害怕家眷遭殃,现在好了,没了后顾之忧。

     虽然投降是一件可耻的事,但颜良输得心服口服,所以现在情绪就好了许多。

     “君候,张将军!”

     颜良也随张辽一般,称王宿为‘君候’。

     “接下来该如何应对?”他问道。

     张辽就将王宿之前所言道出,然后说:“颜将军必定十分了解此地地形,对河北众文武,也非常熟悉,不若颜将军留下来,对君候必定有所帮助。”

     闻言,颜良一脸难色。

     他如今虽已是曹操之臣,但在昨天,还是袁绍的良将。

     他此番北来,只为家眷,若这会儿立刻要让他反戈对付袁绍,对他来讲,端端是十分为难。

     王宿笑了笑,摆手道:“文远虽是为颜将军好,但也不要为难颜将军。我理解颜将军的心态,不愿与旧主拔刀相向,这是忠义之举,想必曹公也会理解。”

     颜良闻言,松了口气:“多谢君候。”

     王宿摇了摇头:“勿须如此,这不算什么。你二人立刻就拔营南下吧,不要在此逗留了,我想袁绍应该快要到了。”

     二人颔首,颜良脸上露出一****言又止的表情。

     王宿于是看向他。

     颜良踌躇片刻,道:“君候,有俘虏想要见见你。”

     “哦?”王宿一愣:“谁要见我?”

     “是大将军夫人。”颜良道:“我之前去见家眷,被刘夫人叫住...”

     王宿闻言,脸上露出玩味,沉吟片刻:“既如此,见见也无妨。”

     颜良前面带路,很快就见到了袁绍的刘夫人。

     只见此妇年近中年,却不显老态,很是一番成熟。不过王宿并不在意,开口道:“不知夫人为何要见我?”

     刘夫人抬起头,神色竟不见慌乱,很是淡然:“妾想问将军一句,妾之夫君而今如何了?”

     “袁绍袁大将军?”王宿微微一笑:“袁大将军如今主力未损,想必已经撤军回返,正在路上,定要拦截于我,救出尔等。”

     刘夫人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王宿又道:“不过夫人不要妄想袁大将军能救出你们。我王宿在此,袁大将军便是插上翅膀,也难奈我何!”

     此时,刘夫人身旁一女抬起了头,露出绝世容颜,让人眼睛不由一亮。

     “将军为何如此自信?”

     此女声音极为柔和,又十分清脆悦耳,就好像那山间幽泉,叮咚作响。看其面孔,虽显狼狈,但却无法掩盖其绝世姿容。

     其身材高挑苗条,又有一股书卷气息,气质非同一般。

     “将军虽奇袭破了邺城,但家公主力未损,一旦回返,必是雷霆一击。且此为冀州,家公有地利之凭,将军又凭的是什么呢?”

     “哦?”王宿咧嘴笑了起来,修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有所猜测,但王宿仍然忍不住问道。

     “妾身甄氏,家夫幽州刺史熙。”

     “可是毋极甄氏女?果然生的绝世姿貌。”王宿赞了一句,昂然笑道:“袁本初,土鸡瓦狗也!便是有地利之宜,有万军簇拥,又能奈我何?我让人押解尔等南下,正要在此扎营,会一会袁大将军。”

     甄宓闻言,绣口微张,俏丽的脸上满是惊诧:“将军之兵只有区区数千,如何敢在此扎营?妾若是将军,当迅速南下,避开公公主力才是。”

     “哈哈哈...”王宿大笑:“袁本初可没那资格让我退避三舍。”

     然后摆了摆手:“你们除了要问袁绍安危,还有什么事?若是无事,立刻南下吧。”

     这个女人虽然很漂亮,很诱人,但王宿却不至于只看一眼,就挪不开精神。

     甄宓皱了皱眉,忽然道:“妾身这些做女人的,在这乱世之中,朝不保夕。如果公公最终战败,将军要如何处置我们?”

     “处置你们不是我的职权。”王宿道:“不过你说得对,袁绍必败无疑。”

     “妾身想留下。”甄宓又说出一句出人意表的话:“妾身想看看,将军是如何击败公公的。”

     王宿不由脚步一顿,脸上有了些兴致:“你一个弱女子,想法倒是奇异。”

     “将军不敢吗?”甄宓不予理会,激王宿道:“妾身一个弱女子,难道将军害怕我留下会出意外吗?”

     “这道不是。”王宿弹了弹指甲:“我军中皆是男儿,你一个女人留下多有不便。”

     甄宓又道:“如此...将军,若将军让我留下,让妾身看到将军军威,看到将军能敌住公公,妾身愿为将军劝降。”

     “嗯?”王宿愣了:“你这女人,什么意思?”

     “将军若能以极少的兵马,与妾身的公公作战,不说能胜,但凡能够周旋,就说明公公大势已去。既如此,何必要战死更多的人呢?妾身介时愿意为将军出策,帮助将军说降公公麾下文武,让曹公更快一统河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