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气死他
    “天打雷劈?”

     王宿嗤笑一笑:“袁绍,疆场作战,各凭本事。我一刻击败颜良,一夜奔袭,破邺城,俘虏尔等家眷,又破文丑骑兵,追的他上天入地,当着你的面生擒了他。这是实打实的战绩!你若只凭着这些土鸡瓦狗,凭一张嘴就想让我退避三舍,下马投降?你是痴心妄想!”

     “我非但不跑不投降,我就在这里扎营,你奈我何?”

     “你袁本初不是天子,不是神灵,你只是区区一个借了祖宗遗泽、宗族家世才爬起来的草包,还天打雷劈?你吃撑了吧?”

     “有本事就来!斗将斗阵,就在这里,任凭你施为,我都接招,来呀!”

     王宿的话,就好像一把把尖刀,插进袁绍的心脏里,袁绍瞪的眼球暴突,突然仰头喷出一口老血!

     “主公!”

     左右文武大惊失色,连忙簇拥起来,一时间阵脚散乱。

     立刻有人下令结阵安营,稳住阵势。

     王宿眼睛微微眯起,作出一副无语状,再补一刀:“怎么就这么脆弱呢?”

     甄宓才是真正无语,她有些担心的看了眼乱哄哄的袁绍大军,低声道:“将军太过了...”

     “过了吗?”王宿哈哈一笑:“我说的可都是心里话,不掺假的。”

     “将军!”甄宓嗔了一声,然后道:“将军若是大丈夫,何必说这么多恶毒的话?就是单骑冲阵,擒下公公也不能侮辱他呀...”

     “怎么,不舒服了?”王宿低头看了眼:“单骑冲阵,呵呵,我之前也想过,却否定了。倒不是我怕了袁绍这一班文武,而是我麾下人数太少,即便擒了袁绍又能如何?袁绍没了,还有儿子,无法全歼大军,冀州仍然能迅速组织起强大的力量。我在等,你知道吗?”

     “袁绍这口血吐得好啊。”王宿微眯着眼,嘿嘿笑道:“他这一倒下,袁军失了主心骨,这大军就只能在此安营扎寨,无法行军。正好腾出时间来...”

     “将军是在等曹公大军集结吗?”甄宓明悟。

     “聪明的女人。”王宿道了一句。

     ...

     疆场对决,不只是杀。

     只知道杀的,不是杀人狂魔就是莽夫。

     做任何事,都要从大局入手。如果只着眼于小处,胜就不一定是胜,败可就真败了。

     王宿现在是越来越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他忽然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听从了阎的建议,入世历练,果然是正确的。来到这样背景的世界,如果游走于大势之外,像个隐形人一样,哪里会有这样的领悟呢?不参与进去,不融合进去,把自己当做不一样的,就永远都隔着一层,无法有深刻的感悟。

     不论是领兵作战也好,掌握政务也罢。王宿于是逐渐习惯了从小处入手,却通盘考虑的思维方式。脑子是越来越清晰,对很多道理,领悟起来越来越容易。

     在平素的生活中,在与敌人的对决中,逐步将实践与哲理思想相合,使得自己领悟越来越深刻。

     武道不是吃喝拉撒,但武道也与吃喝拉撒息息相关。

     平淡之中有真知,一切的道理,都蕴含其中。无外乎武道也罢,战略战术也好,政治智慧也行,其实约莫都有共通之处。

     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学文也好,习武也罢,不是说抱着书本躲在家里死读,抱着武功躲在山里死练就能登上巅峰。死读书、死练武,都一样,最终成就寥寥。

     唯有从生活中,从实践中,从身边的一切事物中,去领悟,去感受,并化为己用,才能明悟道理,才能增长智慧,才有资格登顶高峰。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些感悟和收获,比之收割到本源,对王宿而言都来的重要。

     袁绍大军扎营的时候,王宿并没有去骚扰。

     他就是要袁军扎营,若不扎营,王宿是不愿。

     他引兵退开二十里,回到营寨,与袁绍大军遥遥相望。

     主帐中,仅有王宿与甄宓二人。

     不要误会,王宿不是那种会轻易被欲望控制的人。

     虽然甄宓极美,诱惑极大。虽然王宿精气神极旺盛,虽然已经有两个多月没碰过女人,虽然也想曹瑾的娇躯。

     但他能时刻保持清醒冷静,不为自己的欲望所左右。

     “甄姬,我想你应该已经深刻的感受到我的军威了吧?”王宿微眯着眼,打量着这个极美的女人:“是不是该兑现诺言了?”

     “将军明鉴。”甄宓好整以暇,十分优雅:“妾身答应将军的事,已经做到了。”

     “嗯?!”王宿剑眉一挑,眼中闪过一道光:“你说什么?!”

     “妾身答应的事,已经做到了。”甄宓毫不畏惧。

     “怎么做到了?”王宿喝道:“我怎么没看见!”

     “妾身与将军共乘一骑面对公公的时候,就已经做到了。”甄宓眼眉弯弯:“妾身依偎在将军的怀里,让公公气急败坏,让公公麾下的军队士气低落,让一干文武心中思绪连篇,可以说,妾身已经帮助将军瓦解了他们的斗志。接下来将军随便怎么做,都要容易许多,不是吗?”

     王宿脸拉了下来:“可你答应我的,是劝降!”

     “妾身也做到了呀。”甄宓眨了眨美目:“将军把妾身搂在怀里,那些文武看见了,就知道,将军同样没有把他们的家眷怎样,就有了侥幸。有了侥幸,就会生出杂念。只要将军再胜一阵,折了他们最后的勇气,只要曹公主力到来,公公的势力必定会立刻崩溃,无数人都会求着投降。”

     “强词夺理!”王宿冷哼一声,但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对人心的把握,十分到位。甚至于,在那时,这个女人就想到了现在的局面,因此与王宿立下赌约。其实只需要她跟着王宿露个面,就完成了。

     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王宿这会儿明白了,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耍了一把。

     “还不够啊...”王宿不由道了一句。

     “还不够吗?将军难道还要妾身当着公公的面,做出有伤风化的事,再给以重击?”甄宓楚楚可怜。

     王宿摆了摆手:“不是说这个。”他说的,是自己的智慧,仍然还未运用到位。

     所谓谋,只在人心。

     能看透人心,谋略自可成功。

     就譬如贾诩,就譬如郭嘉,这些人的谋略,往往从人心着手。了解敌人,摸清楚他的弱点和优点,从这方面下手,做出种种引导,使其暴露死穴,瞅准一击致命!

     王宿现在也在逐渐向这个方向发展,不过还远不及这些智者。

     甚至于一不小心竟然被一个女人小小的耍了,这让他不由自嘲失笑。

     “将军是不是应该兑现诺言了呢?”甄宓看着王宿,脸蛋上涌起一抹红晕。

     王宿回过神,勉强道:“说吧,你想要怎样的归宿?”

     “任何妾身想要的?”甄宓再问一句。

     王宿点头:“不错,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会食言。便是你想成为我那老泰山的妾室,也没问题。或者说看上了我那几个舅子——我跟你明说了,有我在,我那老泰山早晚要开国登基,那几个舅子最少也是个王爵。你好好考虑,到底选谁。”

     所谓女人的归宿,在任何时代,无外乎找个男人,找个家而已。

     在王宿看来,这时代最好的,应该就是曹家了。

     他坚信,有自己的帮助,曹操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开创帝国。

     而眼前这个女人,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想来瞄准的应该就是那样的富贵归宿了。

     至于把这样美丽的女人给曹操、给曹操的儿子,也不算什么。王宿并不觉得美丽的女人就要属于自己。要不然来到这个世界,首先想的,就是去找那些名传千古的美女,而不是给曹操打天下了。

     “妾身...已经想好了。”

     甄宓缓缓站了起来,就好像一株莲花,花苞展开,露出了惊世的容颜。

     她展颜一笑,在王宿吃惊的目光中,绕过案桌,来到王宿身侧,依偎了下来:“妾身的归宿,在将军这里。”她伸手按在了王宿的心口。

     王宿握住她的柔夷,从胸口拿开,缓缓道:“我已有妻室。”

     “甘愿为妾。”甄宓另一只手抚上了王宿的剑眉:“将军的气概,让妾身为之着迷,皇妃也好,王妃也罢,皆非妾身所愿。”

     她伏下身,紧靠着王宿,脸蛋在王宿肩膀摩擦:“妾身的夫君,应该是个盖世英雄,有无敌的武力,有雄壮的身躯...知道吗,妾身委身袁熙,并非自愿。袁氏只是看中了我甄氏的万贯家财...妾身只是个女人...”

     “将军,不要拒绝一个真心的女人,好吗?”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王宿还有何话可说?

     心头就有一团烈火升腾起来,喉头滚动了一下:“妖精!”

     然后猛的转身一把抱起这个极美的女人,压在了榻上。

     ......

     王宿如今要做的,其实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等待。

     等待曹操主力大军的到来!

     就如之前王宿所说的一样,他手底下这一个营的兵力,虽然精锐程度冠盖当世,但人数毕竟太少。

     他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就力不从心了。

     必须要等到曹操大军到来之时,才是决战之际。

     因此,在曹军主力进入作战范围之前,王宿无论如何,也要把袁绍主力拖住。最好不能让其入城,更加不能使其分散。

     次日,许是袁绍醒了,袁军又摆开了阵势。

     就见到袁绍大军一分为三,一部在前,一部在左,一部在右,各自间距数里远,呈半包围状,将王宿营寨围困其中。

     王宿看出了袁绍的打算,想是铁了心要把王宿搞死在这里。

     毕竟,王宿昨日在万军注视、众目睽睽之下,对袁绍的侮辱,换成任何一个人来,恐怕都咽不下这口气。

     更何况袁绍这样极重脸面的大人物?

     其实这也是王宿的策略。

     袁绍的性格,王宿算是有了了解。

     外宽内忌,刚愎自用。听不进谏言,只能听好话。

     像他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四世三公的家世,如果没有四世三公家教出来的表象,没有那一副皮囊,恐怕混的连刘备都不如。

     王宿知道,只要自己把袁绍惹恼了,这人绝对不会放过他,宁愿放弃大局,恐怕都要干掉王宿,他才会心安。

     这样正是中了王宿下怀。

     他还想着,是不是再用些手段激一激袁绍呢,没想到袁绍自己就这么作了。

     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