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白马
    王宿闻的声音停下脚步,双手一拱做了个揖:“敢问此城可是白马?”

     “你是何人?”城头上,一人探出脑袋,喝问道:“白马已经戒严,尔速速离去,否则以奸细之罪论处!”

     “是白马就好。”王宿笑了笑,大声道:“我名王宿,字寻道,河北而来,只为投奔曹司空!”

     “咦,竟然是投奔主公的河北人士...”

     “莫不是奸细吧?”

     “不可能,光天化日的,哪个奸细大摇大摆成这副模样?”

     “那咋办?给他一箭赶走了事?”

     “我看这人一定有些本事,田间小民哪有胆子到城下耀武扬威?”

     听到王宿说话的兵丁小声议论起来。

     有的人觉得王宿是奸细,直接杀了或者赶走都行。有的人则持相反意见。也有人觉得如今袁强曹弱,王宿不去投奔更强的袁绍,竟然跑来投曹操,脑子肯定有问题。这些底层的兵卒虽然都是些大字不识的丘八,但作为最前线的士兵,其实很敏感。

     就有一个军官模样的随之探出头来,喝道:“城下之人快快离去,白马戒严,不许进不许出。若要投奔曹司空,往许都去吧,招贤馆自有接待!”

     王宿闻言不由摸了摸鼻子。

     这白马的守军还真是谨慎小心,于是摇了摇头,回道:“我来白马,正是要大展身手,疆场立功。去许都来回太远,不合心意!这位将军,只管放我进城。我王宿堂堂大丈夫,还能信口雌黄不成?我一身武艺,自忖少有人敌,诸位若与我成为袍泽,当是白马之福!”

     闻听此言,城上众兵先是一愣,接着便爆笑出声。

     “你这人忒也大言不惭!”

     “口出狂言之辈,给他个教训!”

     “就是有些本事,也不能如此狂妄!”

     这些人不知王宿的本事,自然觉得他口气太大,但王宿不以为意,却道:“只管放我进城便是!难道诸位这么多人,还怕我一个?不开城门也行,放个吊篮下来!”

     城头上,曹军兵卒见王宿这般淡定,一下子又迟疑了。

     那兵头好歹有些见识,沉吟片刻道:“司空历来求贤若渴,若此人真是大才,我等拒之门外,将其赶走,恐怕不好,但若要放他进城又万万不可,如此两难,尔等以为若何?”

     这世道纷乱之际,有龙蛇藏于草莽。指不定哪个杀猪宰羊、砍柴狩猎的小民,就是能纵横天下的绝世强者。

     若是疏忽大意将这样的强者赶走,最终成为敌手,司空曹操若是知道了,他们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校尉便在城东,不如让此人暂且等待,我等通知校尉,请他来定夺!”

     有了决议,巡守城西门这一段的兵头当下便派人前往通知于禁,一边对城下喝道:“我军法森严,没有上官手令,万万不能放陌生人进来。尔既为投军而来,不若先等待片刻,放你进城与否,自有上官定夺!”

     王宿闻言点了点头:“行,我便等待片刻。”

     ...

     于禁原是鲍信部将,当初鲍信在讨伐青州黄巾之时,为救曹操战死,于禁便在那时候跟了曹操,到现在已经快七年了。

     这七年以来,于禁屡立战功,从一个无名小卒,到现在独领一营兵马的实权校尉,其能力是经过实践检验的,是毋庸置疑的。

     袁绍击破公孙瓒之后,挥兵南下,于禁被调遣镇守白马。虽尚未直面袁绍兵锋,但只闻其名,便觉压抑。

     曹操如今所据之地,不过兖州而已,所将之兵,不过数万。袁绍呢?幽、青、冀、并四州在手,所辖人口千万,兵力数十万,谋士如云,猛将如雨,乃天下第一大诸侯。

     因此,便是于禁这样纯粹的军人,也感受到了极度的压抑。

     这白马就在前线,一旦战事爆发,白马首当其冲。他必须要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万万是不能辜负了主公曹操的期望!

     每日里,于禁几乎与普通士卒一样,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城墙上,与兵卒同吃同住。每天不固定次数在城头巡视,以防万一。

     城东头,于禁顶盔披甲,手按着腰间的剑柄,面孔严肃,身姿虽矮,却挺拔,行走间步履如虎。任何士兵见到于禁,都不由立刻打起精神,不敢有丝毫怠慢。

     正此时,就有一兵丁沿着城墙疾跑而来。

     于禁见状,停下脚步。

     “上禀校尉:城西有一陌生人,自言投军而来,属下等不敢擅专放其入城,但请校尉定夺!”

     于禁眉头皱起:“赶走便是。”

     “可是...可是那人说他有高强武艺,万夫不当,若是加入校尉帐下,是白马之福。我等素知司空求贤若渴,因此不敢怠慢...”

     “哦?”于禁闻言,眉头一挑,来了兴致:“竟然有这样的人?”

     他沉吟道:“主公求贤之名,天下人尽皆知。此人面对精锐军兵,还敢在城下大放阙词,想来不是疯子就是能人。寻常百姓可没这胆子...喔,不若前往一观,若有真本事,自可募入军中,也算为白马添一份力量。若是疯子,杀了便是。”

     言罢摆了摆手,喝道:“前面带路!”

     ...

     西城之下,王宿静立。

     天上的日头炙烤大地,热气从地面上蒸腾起来,就好像一个巨大的蒸笼,似乎要把人蒸熟。不过王宿非是普通寻常人物。他虽还未完全达到寒暑不侵的境界,但这样的天气,却无法给他造成任何影响。

     此时,城头上,于禁已然到了。

     “校尉!”众兵卒立刻行礼。

     于禁还了一礼,眼角瞟了瞟城下王宿,对那兵头道:“就是此人?”

     “正是此人!”兵头肃立,一动不动,道:“此人口出狂言,我等原本不信。不过为防疏漏,只能请校尉亲自前来。”

     于禁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白马既已戒严,不论何人,只要没有本校尉手令,谁都不能例外。但此人如果是个豪杰,不分青红皂白将其赶走,却又会使得主公的名望受损,更是增添敌手。尔等谨记军令,又不迂腐死板,很好!”

     言罢,这才转身面向城下,半个身子从女墙后显露出来,沉声道:“你要投军?”

     “正是!”王宿见此人盔甲俱全,腰悬长剑,背挂披风,就知道正主来了,于是道:“我素来仰慕曹公,这次战事将起,得闻于禁将军镇守白马,便奔此而来!请快快放下吊篮,让我上去!”

     于禁按剑而立,觉得此人端端是胆大包天。

     这里是白马,已经军事戒严。竟然还真有这样的人物存在,似乎完全无视军威,言语间条理井然,又理所当然,好似进城跟玩似的。

     他念头一转,不由笑了起来:“我看你也不像是得了疯病,也罢,就让你进城,免得你说我一营兵马怕了你,堕了我军威风!”

     然后又道:“城门不能打开,你既狂言本事了得,可需吊篮相助?”

     于禁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何须吊篮?”王宿狭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哈哈一笑:“这区区两丈余的城墙,我抬步便能上来。只是我日后定与于将军同僚,总要给将军留些脸面,所以之前才出言索要吊篮。既然将军已经允许,那就不需要了。”

     言罢,却只见王宿抬步蹬地,轰然一声炸响,还未等城头众兵卒回过神来,已然就到了于禁面前!

     再看那城下,因为承受巨力,地面一小片裂开好似一张蛛网,正中心却只有个浅浅的脚印!

     其实依王宿的本领,要上两丈多高的城墙,再是简单不过,也根本没有必要搞出这么大的声势。

     他如今武道五重,刚柔之境早已圆满,力量能收能放,放则声势浩大,收则悄然无声,再加上从白海禅那里得来的七星拳,其中还有一套七星步。运转七星步法,更能身轻如燕,行走飞跃,几近无声!

     眼下这样做,不过是为了更直观的展现武力,体现出自己的价值罢了。

     于禁瞳孔双双一缩,看着突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王宿,虽没后退半步,却也悄然握紧了腰间的剑柄。

     然后脸色一变,大笑起来:“好本事!果然好本事!”

     王宿笑了笑,拱手道:“若无本事,我有何脸面大放阙词?也不敢前来投军。”

     于禁见王宿规规矩矩,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暗暗松了口气。

     只看王宿刚才那一跃,于禁就知道不是对手。他自己虽然也非同等闲,要一跃两丈高倒也做得到,却及不上王宿刚才表现出来的速度和力量,因此暗道自己失策,心里有些后悔,一边就暗暗堤防。

     如今看来,这人应该没有二心。

     否则就刚才那一下,趁他于禁疏于防备,一举将其擒拿,也是反掌之间。若是袁绍奸细,白马立刻就要****。

     心中凉意稍去,又不由有些激动起来。

     此人既是投军,果真是白马之福。看他本事,纵横天下倒也不是信口雌黄。有此人在军中,就相当于有了一根定海针,这白马的防御强度,立刻就要拔高,这是大好事!

     当下状作懊恼,一拍额头道:“将如此猛士拒之门外,我于某人也算是开了先例了,哈哈哈...壮士高姓大名?祖籍何处?”

     说着,把住王宿手臂,便往城下而走。

     只留下背后一干兵卒惊叹连连,议论纷纷。

     “这是在打听底细呀...”王宿心里明了,道:“我叫王宿,字寻道。冀州常山人,年幼时随师傅在深山中习武,前段时间才艺成下山。”

     “哦!”于禁闻言点了点头,笑眯眯的:“不知尊师何人?能教出你这般俊杰,定不是无名无姓之人!”

     王宿心头一转,摇头笑笑:“我师名白仙,字海禅,常年隐居太行山中,想来是不为人知的。”说着话,心里暗暗跟造化仙王道了声毫无诚意的抱歉,借用了一下他化身的名讳。

     “白仙白海禅...”于禁细细一想,摇了摇头:“定是隐士高人,我倒是孤陋寡闻,不曾知晓。”

     然后话音一转,道:“王兄弟既然是河北人,为何不去投奔袁绍?”说着露出一脸歉意:“还请王兄弟莫怪,我这人直言惯了。”

     王宿淡笑摇头:“这没什么。将军作为一营主将,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周全。再者将军便是不问,我也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