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席间问对
    曹操看完书帛,不由抚须大笑:“是个妙人!”

     然后对夏侯惇道:“我迫不及待想要见见此人了!”

     夏侯惇也笑:“的确是个妙人。他到我府上,与在白马一般,没有丝毫拘谨,能与我淡然相谈,我很是喜欢。其武功极为高强,我与他战了二三十回合,他给我留了颜面。我看的出,他没出全力。而且其言语间颇有精彩,见地非凡,很是了得呀大兄!”

     “哦!”曹操面露惊色:“如此说来,其文武双全,武功堪比典韦许褚,文策嘛,虽然没有亲眼所见,既然能让元让称赞,定是不凡!走走走,我要去见此人杰!”

     然后站起身来,拉着夏侯惇,疾步往外而走。

     夏侯惇一边走,一边道:“大兄,王寻道来投,非只是让大兄多得一能人!而今局势飘摇,其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前来投奔,对大兄意义非凡,能起到一个稳定人心的作用啊!”

     可不是嘛!

     曹操一拍额头,脸上更是惊喜。

     现如今,袁绍要挥兵南下,兖州上下人心惶惶。许多人蠢蠢欲动,以为曹操失败在即。但此时却有王寻道这样的人杰来投,自然就是看好他曹操!

     如此一来,只要宣扬得当,绝对是一针强心剂,让稍稍聪明的人,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当然,那些脑子转不过弯的,就不去说他了,都是废物,不理也罢。

     “除此之外,大兄,我观王寻道,非是常人。区区布衣,言语间与我却平等相交,大兄若要折服此人,恐非易事......”

     ...

     王宿喝着这时代的茶水,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那茶打成面,活了各种作料,开水冲泡,像碗汤一样。不过说起来,这时候的茶,也的确被称之为汤。

     茶汤嘛!

     一个人静静的喝着茶汤,王宿心里十分宁静。

     眼下看来,跟着曹操混是一定的了。虽然昨夜与阎一番探讨,使得王宿坚定决心,打定主意不再排斥红尘种种,但王宿仍然没想过要自己打天下。

     他只是来历练的,打天下这种小事,还是交给曹操来做吧。

     红尘历练归历练,不一定要做皇帝嘛。能清闲一些,就清闲一些,不要自找烦恼。

     忽而,王宿耳朵一动,随即,便有大笑声传来,接着大门打开,一人当先一步跨了进来!

     王宿刚刚抬头,就看到这人疾步上前,小跑一样,不待王宿起身行礼,他就抓住了王宿的双臂,脸上的惊喜,是个人都能感受的到。

     “好好好,果人杰也!”曹操大笑道:“寻道能投曹某,是曹某的福气!来来来,快快坐下!来人,上最好的酒食!快快去把奉孝他们招来陪酒!”

     曹操的热情,让王宿几乎不能适应。

     但不论如何,王宿是感到到了曹操的诚意的,心中自有暖流流过。

     王宿暗道厉害,果然是千古雄杰,礼贤下士,少有人及!

     “曹公!”

     王宿作揖一拜,这才坐下。

     曹操坐了主位,满脸红光,打量着王宿,既不轻浮,也不忽视,只显得很是看重,笑道:“哎呀,我曹某人战战兢兢十余年,征黄巾,破贼寇,讨董卓,迎奉天子,到现在好歹也有了一份基业。可那袁本初不想看着我曹某人好呀,要引兵南下,破坏这来之不易的和平。我这正头疼呢,寻道就来了!我高兴啊!人都不看好我曹操,寻道却弃袁本初而投我曹某人,曹某人不胜喜哉!”

     他笑声洪亮,而且极为真挚,王宿略略有些不好意思,似乎自己成了曹操的救兵一样。虽然自己的确要做曹操的救兵。

     于是笑笑道:“曹公言重了!”

     “不不不,”曹操连连摆手:“寻道可是曹某人的救星啊!唉,袁本初要南下,我曹某人势不及他,闹得是人心惶惶。寻道一来,就解了我曹某人这块心病!有寻道,我麾下文武就能坚定信心,我才能打有把握的仗啊!”

     王宿闻言,一边为曹操的坦诚感到舒心,一边也暗暗点头。

     他心思一动,约莫就有了猜测。

     他此番到来,当能起到一个激励振奋人心的作用——只要宣传得当,把王宿塑造为一个惊世之人,有经天纬地之才,就譬如‘卧龙’‘凤雏’这样的名号,什么卧龙凤雏得一而定天下之类的,甚至于夸大城天神下凡,代表了天意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却在这时候投奔曹操,而不是袁绍。其中意味,一目了然嘛!

     “寻道兄弟不要自谦。”一旁夏侯惇插话笑道:“我主所言乃是事实,寻道兄弟这一来,是及时雨,来的正是时候啊!”

     三人说说笑笑,就有人陆续到来。

     先到的,是个身材清癯高瘦的文士。

     这人面色蜡黄,唯有一双眼睛,明亮的不可思议!其行为显得有些轻浮浪荡,腰间还挂了一个葫芦,身上有酒气弥漫。

     王宿立刻就猜出了此人身份,郭嘉郭奉孝!

     天生郭奉孝,豪杰冠群英!

     此人的智慧,常人根本无法猜度!

     若非是身体痼疾早死,恐怕汉末局面就非是后来的那样了。

     王宿还记得,在地球历史上,曹操赤壁战败之后,大哭不止。左右问他,他道:“倘使郭奉孝在,孤何至于此?”

     也曾哀悼:“哀哉奉孝,惜哉奉孝,痛哉奉孝!”

     郭嘉之能,真真是经天纬地。

     他非但精于军事谋略,屡出奇策,克敌制胜。对政务也同样有出色的见地。郭嘉虽然不曾行政,但从他的十胜十败论中,就可看出其对政治形式的理解有多高深!

     曹操将郭嘉当做托孤忠臣看待,郭嘉死后,他十分抑郁,每每叹息,痛惜不已。而且对郭嘉十分宽容,郭嘉行为浪荡,喜酒色,常常是衣冠不整。陈群向曹操告状,但曹操完全不予理会,还说非常人行非常事,郭嘉便是非常人,有非常的行为,完全可以理解。

     王宿一眼看到这样的传奇的人物,也不由有些激动。

     他虽来自于现代地球,又有诸般奇遇,但要说智慧,要说手腕,要说境界,自认现在是完全及不上郭嘉的。这是个智者,华夏千古,这样的智者又有几个呢?

     自然是值得尊敬的。

     当然,也许这里并非地球宇宙,但并不妨碍王宿的感官。

     有好感就是有好感。

     郭嘉进了门,笑嘻嘻的与曹操作了个揖,跪坐下来,这才笑道:“我观主公神采飞扬,必是有好事临头!”然后面向王宿,略略一礼,笑道:“阁下气质非同寻常,想必主公如此高兴,定是因为阁下了!”

     “我曾闻曹公麾下有经天纬地之才,首推郭嘉郭奉孝与荀彧荀文若!郭奉孝潇洒自在,常常不拘于小节,想必就是奉孝先生当面了!”王宿举起酒爵敬了郭嘉一杯。

     郭嘉闻言,眼睛一亮,大笑道:“没想到郭某竟也有如此名声...言重了言重了,郭某可不能跟文若想比。”

     “哈哈哈...”上首曹操大笑:“英雄惜英雄,两位都是人杰!来来来,饮胜!”

     喝着酒,不一会儿,荀彧和荀攸联袂而来,随之,徐晃、李典二人也到了。最后,曹操的亲兵头头,许褚也到了。

     至于其他重要人物,要么事务在身脱不开,要么在外领兵,远隔千里。因此王宿就没能见到。

     曹操介绍一番,一干人等认识了一下,又喝了几杯酒。

     这便进入正题。

     按理说,王宿要投曹操,是要拜主公的。

     如此,才能真正定下名分,不逾矩。唯名与器不假于人,作为势力之主,名、器必须要操之手中,紧紧攥着。

     但王宿会拜主吗?

     王宿起身,走到厅堂中央,拱手一礼,正色道:“自桓帝时,大汉便日薄西山,灵帝时黄巾揭竿斩木,张角振臂一呼,从者不计其数,煌煌大汉眼看就要沉沦。曹公击黄巾,破贼寇,讨伐不臣,乃世之雄杰也!逢此乱世,区区仅有一问:曹公志在何处!?”

     立刻,左右文武皆噤声,目光齐聚曹操。

     曹操没有犹豫,道:“我记得那时我为议郎,与人说起志向,曾言:我欲为大汉征西将军也!但时移世易,而今天下纷乱,诸侯贼子并起,烽火连天,百姓苦不堪言,心甚痛之。我欲学齐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

     此言既出,堂下众人神色各异。

     如荀彧,则一脸欣喜。

     如其他人等,多有尊崇,但隐约有些皱眉。

     王宿郑重道:“曹公志向,区区知之。桓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实乃壮举。然则就譬如主公所言,时移世易,宗周之时与此时大不类同。自祖龙始皇帝剪灭六国一统天下之后,制度大变。齐桓公所为,放到此时,却不合适。我诸夏苗裔已惯于大统一之国,所谓诸侯,较之于汉,皆是乱臣贼子。然则汉室无力,就近百十年历代天子皆是不肖,大汉之亡,就在今朝!主公一代雄杰,何不取而代之!?”

     王宿这话,却犹如惊天之雷,把曹操等人霹的外焦里嫩。

     尤其是荀彧,此人死忠汉室,闻听此言,立刻起身驳斥:“荒谬!大汉尚在,天子尚在,尔竟敢出此大逆不道之言,合该问斩!”然后面向曹操:“主公,请杀此人,以正视听!”

     荀彧本是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但此时却是面红耳赤,竖眉瞪目。

     有的人呐,太过完美,就太过理想化。你说他不聪明吧,当然不是。荀彧是什么人?汉末智慧能排在前十的大牛,然则却有如此想法。迂腐吗?不,一者是因为惶惶大汉深入人心,二者则是完美者太过理想化了。

     “文若先生,”王宿道:“这世上无有万世王朝。祖龙始皇帝何许人也,在时霸王、高祖皆不敢冒头,要一世二世,乃至万万世,让秦传承绵绵不绝,但最终如何?二世而亡!大汉之辉煌,我心甚崇之,然则辉煌归辉煌,大汉如今衰落了,到了寿终正寝之时,若还抱着这棵已经快要被蛀虫蛀空的大树吊死,那非是智者所为。天下纷乱,尽早结束纷争才是最要紧的。至于是大汉还是其他,这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