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屯田都尉
    荀彧听了,张口想要辩驳,忽然看到左右文武皆有认同之色,不由面露颓然,血色褪去,苍白一片。

     荀彧知道,王宿说的是事实。

     但人各有志,他荀彧就要抱着大汉吊死,那是他心头的牵挂,别人没法管他。但他也没法去管别人。

     看看这满堂文武吧,除了他荀彧,还有谁不赞同王宿的话呢?

     谁不想做那开国元勋,从龙功臣?

     他颓然一叹,迎着曹操期许的目光,摇了摇头,萧瑟道:“主公,彧身体不适,先行离开了。”

     言罢,缓缓转身离去。

     那背影之凄凉,一眼可见。

     王宿摇了摇头,转身对曹操道:“文若先生是个完美的君子,心中有自己的信念,曹公勿须挂怀。就像曹公的招贤令一般,唯才是举。文若先生的智慧,在整个大汉天下至少排在前十,有些瑕疵,曹公完全可以忽视。等到大势已定,文若先生毫无办法的时候,自然就会屈从了。”

     一众文武闻言,皆是面面相觑。

     这王宿的嘴巴也太大了吧?还没拜主呢,就说教起来了?

     曹操却完全不以为意,眼中脸上,神色皆是欣赏,开口道:“寻道的话我并非没有考虑过。”他有些斟酌。

     曹操之前,表露出的都是奉天子以令诸侯,打的是汉室的旗号。但到了曹操如今这一步,若说没有一统天下,自己做主的心思,那万万不可能。

     但因为种种原因,曹操只能闷在心里,只有寥寥几个最亲近的人知道。

     而今却被王宿一言点破,曹操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头疼起来。

     大汉四百年,刘氏正统深入人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黄巾之乱千万响应,但现在的百姓仍然念念不忘大汉的好,非但是百姓,很多士族,也是一样。

     因此,曹操在这时候,根本不敢表露出心迹。

     但王宿捅破了!

     “寻道啊,你可是让我为难呐!”曹操不由叹息。

     王宿却摇头道:“树立一个目标,为这个目标而努力,这样才能尽最大可能,整合志同道合的人,力气一处使,心向一个人。如曹公这般遮遮掩掩,反而让人游移不定。”

     “这...”曹操面露挣扎。

     却就有郭嘉起身,作了个揖,道:“主公为何不应下?”他悠然道:“就譬如王寻道所言,主公要树立起一个中心,如此,更好施力。虽然有利有弊,但如今的大汉经过长达十余年的纷乱,民心思定,只要主公做的好,何人还会念想前朝?”

     “是啊!”

     一干人等齐齐颔首。

     荀攸也道:“主公下决心吧!”

     但曹操仍然犹豫。

     他的心中十分复杂,既感念大汉,又想要超越大汉。

     感念大汉,因为他祖上曹参是大汉的开过元勋,他这个后代却推翻大汉,实属不孝。也因为他年轻时候的志愿,因此十分犹豫。

     郭嘉看的明白,又说话了:“主公,这目标也分明暗嘛...”

     此言一出,众人神色皆是恍然。

     曹操嘴角翘了起来:“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呀!”然后对王宿道:“我志在天下,但现在却不能表露出去,寻道以为如何!?”

     王宿拱手一礼,躬身拜下:“曹公志在天下,区区必尽全力,让公得偿所愿!”

     “哈哈哈哈...”曹操目光一闪,随即嘴角裂开大笑,连忙走下主位,把王宿扶起来:“我得王寻道,犹胜十万大军也!”

     众人先齐齐噤声,讶然看向王宿,不明白王宿为何不拜主,定下名分。可又见曹操此举,便连忙恭喜,神色转换太过僵硬,一时间气氛分外古怪。

     王宿看的明白,却笑了笑,正色对曹操道:“我在我师膝下习文练武,有近二十年了。其实在下更喜欢远离世俗的生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权倾天下也好,富可敌国也罢,皆非我所愿也。若不是我师让我下山历练,堪破红尘,绝无此时此刻的场面。曹公,我志在寻仙了道,来投曹公,只因不忍见这天下纷乱,百姓失所。待得天下平定,曹公登九五之时,我便要离去。我不拜曹公为主,只是怕牵扯太深,到时不忍离去,或者贪念权位,不愿离去。区区在下,希望曹公能明白我的心意!”

     王宿是地球现代人,做个类似于客卿的幕僚倒是可以,但要认主,万万不能。

     众人闻言,面色复杂,皆是无言。

     曹操沉默片刻,又笑了起来:“人各有志,曹某人怎会勉强寻道呢?你字寻道,志在寻仙了道,诚不欺也!寻道能来助我,是上天之幸,我欢喜还来不及呢。来来来,诸位做坐下,饮胜!”

     曹操和等人也?调节气氛,再是拿手不过。不过片刻功夫,气氛又热烈起来。

     谈笑间,曹操问道:“却不知寻道更擅长什么?治军还是行政?”

     王宿道:“但凭曹公吩咐!”

     若在昨夜之前,王宿一定会回答从军。但因阎的开导,使得他的心思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军从政,皆是所愿。

     这也让王宿心中的一些枷锁松开,心灵更加通透。

     “我知寻道武艺高强,元让都不是对手。想必冲锋陷阵不在话下。那么却不知寻道对政务一道,更精于那一方面?”曹操又问。

     “若说政务...”王宿心下一转,笑道:“当是农事!”

     有阎给出的保证,王宿相信,自己搞农业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哦!”

     曹操不由眼睛发光。

     这战争时期,后勤尤为重要,农业是一切的根基。王宿擅于农事,那么对曹操而言,作用比之一个冲锋陷阵的猛将都要大的多!

     于是道:“如此...王宿听令!”

     王宿出列拜倒:“区区在此。”

     “本司空任命王寻道为下邳屯田都尉,全权负责下邳一应农事!”曹操此言一出,众人不由讶然。

     这可是真正的破格提拔!而且还是在王宿没拜主公的前提下!

     若是在曹操起兵之初,这样倒不算什么,毕竟,那时候无人可用。但此时,曹操麾下人才济济,屯田都尉就非同小可了!

     由此可见,曹操的用人之术!

     “拜谢曹公!王宿定不让曹公失望!”

     “好好好!”曹操大笑:“徐州之地百废待兴,寻道只管放手施为,我等你好消息。”

     徐州之地,初为陶谦所有。后陶谦部将杀曹嵩于泰山,曹操兴兵伐之。陶谦于是结连外援,请的平原刘备与公孙瓒麾下青州刺史田楷襄助,曹操逐一击破之,正要拿下徐州之时,却有陈宫、张邈勾连吕布进攻兖州,后院起火。没奈何曹操只得忍痛退兵。

     吕布被曹操击败,赶出兖州之后,便也逃到徐州,刘备是时接纳了他。但吕布刘备二者各有野心,勾心斗角你争我夺,最终反目。袁术攻打徐州之时,张飞杀曹豹,引得吕布发难,击败刘备,取得了徐州的控制权,刘备于是投奔曹操,被封镇东将军。

     去年,也即是建安三年。曹操再伐徐州,破吕布并俘虏了他。刘备劝曹操杀了吕布,曹操从之。

     随即刘备随曹操返回许都,受封为左将军领豫州牧。

     是时,徐州为曹操所据。

     但曹操得到徐州时间太短,而且徐州近几年战乱不断,民生凋敝。因此,徐州对于曹操而言,现在是个拖油瓶,不但没有太大作用,反而需要投入资源来发展。

     与之类似的,还有豫州。袁术战败之后,豫州约莫也算是曹操的势力范围了,但豫州比之徐州还要凄惨,被袁术糟蹋的不成样子,也无法给予曹操支持。

     因此,说曹操只有兖州一地,实际上本也不错。

     王宿得封下邳屯田都尉,心里倒也高兴。权力什么的,王宿是无所谓的,但从政历练,正是心中所愿。

     一次宴会,酒倒没喝多少。

     曹操如今正是困难之时,民间酿酒都已经禁止,他作为势力之主,总要起个表率作用。虽不说完全不饮酒,却也不会多喝。

     席间,许褚等人还下堂与王宿较技演武,虽是表演性质,但也博得满堂喝彩。更是让众人见识了王宿的武艺,绝不差于许褚等人分毫,虽然未曾拜主,倒也得到了众人的认可。

     曹操又赐予府邸一座,仆从、丫鬟各十人,金铜之物也不少,让王宿免去了安家的麻烦。

     宴后,王宿在人的引领下,带着仆从丫鬟到了自己的府邸。

     这府邸虽然不大,但其中房屋,住下二三十人也是绰绰有余。而且距离曹操的司空府很近,出门几步路就到了。

     对仆从丫鬟稍作了一下安排,任命了两个头目,王宿便不管其他,休息去了。

     次日清早,王宿在后院摧残自身修炼武功,感受着躯体的进一步强化,心中很是畅快。在获得九窍金丹之初,用这样摧残肉体的方式修炼,王宿很多时候都觉得难以忍受。但练着练着竟然就习惯了,现在对肉体疼痛的忍耐,便是骨头碎裂,内脏破损,也能够做到面不改色,若是让人知晓,眼珠子怕都要掉下来。

     一个时辰的摧残,王宿又静坐片刻,待到九窍金丹中涌出的热流将躯体损伤修复的差不多了,便起身洗漱一番,让仆从丫鬟准备早餐。

     习惯了一日三餐,王宿可不会委屈自己。

     当然,这时代的饭食也就那样,味道单一,王宿琢磨着空闲的时候做一点改变。

     晌午时分,司空府的任命文书到了。

     屯田都尉虽然有些分量,但司空府完全有自主任命权。因此,勿须通过天子和朝臣。

     随同任命文书的,还有两人,乃是司空府给王宿配备的副手。

     王宿昨夜就想过要找曹操要几个帮手,没想到曹操考虑周全,这会儿就派来了。

     这两人都是年轻人,不过二十余岁。模样普普通通,看起来应该都是寒门出身。王宿笑呵呵的将二人请进屋中,做了一番交流。

     这两人壮硕一些的,名叫李午,癯瘦一些的,叫张铭。在王宿面前,两人表现的相当拘谨。

     王宿心下奇怪。

     自己也非是什么名震天下的人物,又是刚刚投奔的新人,人家不傲慢就算是很不错了,怎么会拘谨呢?

     问了一句才知道,原来,王宿之名,今日一早,便已传遍整个许都。说王宿武艺盖世,谋略无双,简直把他跨成了天神下凡一般!只道他是太一尊神垂怜人间纷乱,派遣下来的星宿,襄助曹操平定天下,使得百姓安居乐业!

     用这种方式,来映衬曹操的大义,以之稳定人心。

     王宿听完,脸色微红。

     “没想到曹老大动作这么快!”王宿暗道:“而且这也实在有些夸张了些,都天神了!”

     他不由心里摇头。

     不过这是关乎大局调整的策略,王宿便也不多说什么,对李午、张铭二人道:“曹公让我等往徐州下邳屯田,一年之内,定要拿出成果,免得被人小觑。因此,还需二位多多相助才是。”

     “此分内之事,都尉只管放心。”

     二人齐声回答。

     王宿颔首,笑道:“今后我们三人便是同僚,农事政务方面,自要同进同退。为表同僚之情,我这里有件小玩意儿,赠与二位!”

     说着,王宿将放在案桌上的两块机械表分别送给了张李二人。

     这都是王宿从地球带来的——除了一些机械表,还有打火机等实用的小东西。只可惜王宿当时没想起黄泉图的作用,否则也不会只带这么一点过来。

     尤其后悔没带粮食种子,也亏得阎有把握改造种子,否则王宿可不敢大言擅长农事了。

     “这是...”张李二人拿着表满脸茫然。

     王宿于是予以解释。

     “此为钟表,与日晷一样,用于界定时间。其上有十二格,以正上方为基准,从子时算起。长的指针每走三格,就是一刻,走一圈,就带动短的指针走一格,为半个时辰,短的指针走一圈,便是六个时辰,两圈便是一天...”

     二人能得曹操所用,都不是蠢货,在王宿的指点下,很快就摸清楚了机械表的用法。

     一时间,两人都眉开眼笑,把块表当做宝贝一样。

     “喔,如此算来,现在正好是巳时二刻!”

     “真是神物!”

     两人惊叹连连。

     王宿呵呵一笑,道:“这是我师潜心数十年制出的便携式圭表,很是精准。以后工作休息,不论何处,都能有个准确的时间界定,勿须看日头猜测了。”

     与两个副手交流一番,打发走了二人,王宿又往曹操府上走了一遭,并同样奉上一块机械表。

     毕竟,机械表这东西,在这时代算是一个方便的物事,很是稀奇,算个宝贝。王宿赠送了副手,怎么着也要向曹老大表示表示,否则曹老大知道以后,难免会心生不爽。

     王宿倒是不惧曹****不爽,只不过这也是一种为人处世的智慧,也是对心灵的一种磨练。

     再则,这样的‘宝贝’给曹操,作用更大,不单方便曹操,也会让曹操更看重王宿,方便王宿以后做事。

     当然了,给曹操的表,外表肯定要比给张李二人的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