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下邳履任
    只在许都四天,第五天,王宿便要出发前往徐州下邳履任。

     曹操亲自来送,表现的十分庄重,让周围观看的百姓,更加相信王宿非是常人。当然,其中的弯弯绕绕,舆论引导,或者其他作为,基本就与王宿无关了。

     他得到的,是名声,曹操得到的,是稳定。

     从许都出发,要去下邳,这一路可谓千山万水。

     许都在颍川,地处中原。而下邳在徐州,濒临东海。其路程,有两千余里。

     王宿与张李二人,带了二三十随从,一路紧赶慢赶,半月之后,才抵达彭城。

     徐州刚刚被曹操纳入囊中,一切都百废待兴。很多地方,都还未任命地方官员,曹操任命的刺史车胄,还在搭建官员系统的框架。

     王宿此来,须得先见了车胄,然后再去履任。

     而车胄,此时便在彭城。

     其间琐事无需赘言,却说王宿与张李二人进了彭城,前往谒见车胄。

     车胄虽是曹操任命的刺史,但其实却是军旅出身,是一员武将。徐州新定,人心不稳,盗匪丛生,岂非正需武将弹压?

     见到车胄,一番寒暄,倒也融洽。

     车胄此人,国字脸,颌下有须,神色温和,言语得当,却是员儒将。他对王宿很是好奇。

     从王宿出现,到现在半个多月过去了,曹操的宣传,可谓到位。王宿还没到徐州,名声已然传入车胄耳中。

     车胄虽不信王宿是天神下凡,但却深知主公曹操的眼光,寻常人等哪里入得曹操法眼?想必王宿定非常人,有非同一般的能力,否则绝不会如此盛赞,以至于有吹捧之嫌。

     因此车胄刻意相交,并没因为地位官职比王宿高而看低他。

     见过了车胄,王宿便往下邳而去。

     而今,下邳尚无郡守,整个徐州,除了东海郡、琅琊国、彭城国之外,其他两个郡国均无郡守国相。因此,王宿若是到了下邳,就是曹操任命的在下邳郡官职最高的人。

     他直接向车胄负责,勿须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

     车胄还拨了五百兵卒,交于王宿。因为下邳虽然还算稳定,但并不是天下太平。王宿只带了二三十人,车胄怕他在下邳无法打开局面,才有此举。

     对此,王宿很是感谢。

     徐州有五个郡国级治所,琅琊、彭城、东海、下邳、广陵。下邳,便是此时的徐州治所所在,相当于省会。

     作为徐州的军政中心,这里原本盘踞着一大堆豪强士族。

     但因战乱之故,被抹去了一大半。

     就譬如下邳豪族曹氏,也即是吕布的便宜老丈人,被张飞干掉的曹豹所在的家族。就在去年烟消云散了。

     因此,王宿对此行履任感到很是乐观。

     没了这些豪族挡道,棘手的事就少了一大堆,做起事来肯定轻松的多。

     ......

     下邳是徐州治所,原本该是膏腴繁华之地。只可惜战争摧毁了这里。年前曹操再征徐州之时,便在此兵围吕布,最终掘开泗水,水淹下邳,这才定鼎胜局。

     只可惜这一场大水,也把个下邳古城变成了菏泽。

     到如今,大水虽然早已退去。但下邳的寥落和苍凉,在残垣断壁中,仍然是那样的显眼。

     王宿带着一大票人马,缓缓进了城池。

     四下里打量,也没看见几个人。想必战争爆发之时要么逃走了,要么都死了,逃走的还没回来,死了的就没办法了。

     在城里转了一圈,粗略了解了一下情况,便选了一座还算不错的宅院,作为办公所在。

     让人将宅院收拾干净,王宿将张李二人以及统领那五百人的曲率叫到一起。

     “今次奉曹公之命,前来下邳屯田。国家以农事为本,农事兴旺,则国家安宁,因此,我等的责任十分重大,希望诸位全力襄助,不要懈怠。”王宿说着,眼睛微微一眯,那狭长的丹凤眼就让他的神色变得十分危险:“我在这里跟诸位说清楚,做好了,曹公不会吝惜赏赐,若谁拖了我的后腿,那就别怪我言之不预!”

     张李二人自然唯命是从。

     但那曲率,却爱理不理。

     王宿看着他:“你,有意见?”

     “无。”曲率面无表情:“我等只尊奉刺史之命,都尉无权指使。”

     “哦?”王宿笑了。

     车胄明明白白的告诉王宿,这五百人归他调遣,没想到这曲率竟然是个刺儿头!有意思!

     “你说我无权指使?”王宿眼睛猛的睁开,寒光一闪,周遭众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见到那曲率已经被王宿抓着脖子举了起来:“若我现在拧断你的脖子,你觉得怎么样?!”

     曲率被王宿捏着脖子,任凭他怎么使劲,都瓣不开,任凭他捶打,却好似打在石头上一样,震的骨头生疼。不一会儿,就憋得脸色通红,眼珠子突出,舌头都快掉出来了!

     “饶...饶命!”好不容易才憋出三个字来。

     王宿冷哼一声,抖手将曲率扔在地上,喝道:“刺史将尔等划拨与我调遣,这是明明白白的事,你竟敢在我面前炸刺?!今次就给你个警告,若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喏!”

     曲率连忙拜倒。

     “好了,起来吧。”王宿立威过后,一下子又和蔼起来,看张李二人一脸吃惊,不由笑道:“有些粗糙武艺,让二位见笑了。”

     两人连忙摇头,都在心里暗道,这传闻果然不假,屯田都尉王宿非是一般啊!

     虽然这曲率还算不得高级军官,但能统率五百人,也是军官中的中坚力量了。等闲十个八个普通兵卒,打将起来,决不是曲率的对手。却没想到像只鸡一样,被王宿捏在手里,最后只得屈服告饶。

     曲率被王宿拿来立威,最后却是心悦诚服。

     他是军人,军人只服从强者!

     “我们的首要任务有两点。”王宿让众人坐下,缓缓开口道:“第一,是统计下邳郡的土地亩数。第二,则是安民!”

     “这两件事都不容易,但却必须要做,而且要快。下邳郡下辖十六县,耕地面积广大,要统计田亩,仅凭我这点人手绝对不够,而且我们并不熟悉下邳各地情况。因此,需要招募本地小吏协助。”

     “至于安民,涉及到两个方面。其一,徐州百废待兴,但人心尚且不稳,要让百姓安心耕种,就须得让他们知道现在安全了,因此,就需要宣传。其二,我此番前来屯田,是为民屯,须得将各地百姓组织起来,划分任务,有序耕种。”

     言罢,王宿看着张李二人,道:“两位是我的副手,可以说一下各自的意见,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张铭微微一礼,道:“都尉所言在下深表赞同,不过在下有几个问题。一者招募本地小吏,要招募多少人?二者宣传之事,以什么为中心?三者民屯的具体事宜,和任务划分,具体是怎样的?”

     李午也微微点头。

     二人并没有屯田的经验,因此,到了这里,其实也是一头懵。王宿刚才的话,将大框架搭建了起来,但具体该怎么做,他们却心里没数。

     王宿笑了笑,不以为忤。

     他知道这二人没有相关经验,所以并不责怪,于是仔细解说:“小吏的招募,其一主要从寒门文士着手,如果寒门文士不足数,则选乡里有名望者,其二遵从就近原则。第一点想必二位都懂,第二点嘛,我们招募小吏,是需要他们到田间地头统计田亩,自然要招募被统计县的本地人,这就是就近原则。至于招募多少,我估摸了一下,十六个县,每个县至少需要五十人!”

     “这么多!?”张李二人微微吃惊:“如此一来,那就是八百人了!”

     “不多不多。”王宿道:“郡下有县,县下有乡、亭和里。每个县少则有三五个乡,七八个、十来个也不是没有。每个乡少则数亭,多则十余亭,每个亭又有数里十余里不等,如此,我等至少要在每个乡派遣一人,甚至于为了确保田亩统计的准确性,每个亭都需要人盯着。所以,八百人不多,可能还会不够。招募小吏的时候,稍稍放宽一些,多募两百,千人应该够了。”

     二人闻言,顿觉有理。

     “至于宣传,”王宿将目光看向了曲率,道:“你带人下乡,沿途张贴告示以安民,并告知屯田之事。务必要让整个下邳所有人都知道!”

     “喏!”

     “告示我一会儿写一张,你拿去找人抄写,需要多少就抄多少。”王宿嘱咐道。

     “至于民屯的具体任务,”王宿斟酌道:“我也没有屯田的经验,不过农事就是那样,并无什么取巧之处。屯田嘛,就是集体劳作,只要管好这一点,想必就没问题了。待得招募好小吏,统计完田亩,便让小吏负责具体屯田事宜,找乡老帮忙配合,想来就没问题。若有瑕疵,先做着,发现了问题再解决。”

     “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事。徐州经历战火,想必有很多地方的田亩无主。这一点在统计之时须得注明。待统计完毕之后,再做计较。另外,关于屯田的佃租,我在出发之前,已经跟曹公有过交流。兖州屯田,分军屯民屯两种,军屯我们不说,兖州民屯佃租高达六成。而我们这里,只要三成!”

     “三成!”几人张大嘴巴,面面相觑。

     王宿点头确认,道:“就是三成。并且我保证过,即便是三成,也比兖州六成要多!”

     “啊!”

     众人更是惊骇莫名,心中忧虑。

     下邳三成佃租要比兖州六成高,这怎么看怎么不可能!

     张李二人对视一眼,精气神立刻就衰落了一大截。

     “何必担忧。”王宿见状,哈哈一笑,道:“我才是屯田都尉。也是我,向曹公做的保证。若是不成,我自担待!”

     “这...都尉,下邳要做到三成佃租比兖州六成还高,田亩产量就须得是兖州是两倍以上,这可能吗?”两人愁眉苦脸。

     “当然可能!”王宿斩钉截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