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消化所得
    “当然有分别!”王宿道:“世界之大,生灵之多,无可计数。但特殊的存在,只有我!唯有我,才能穿梭于不同的世界!”

     “我知道你作为黄泉大帝亲手炼制培养出来的器灵,一定想为黄泉大帝报仇,我告诉你,除了我,没人能帮得上你。”

     “笑话!”虽是如此,但阎仍然嘴硬。不过空气中弥漫的杀机,却在逐渐消散。

     “这可不是笑话。”王宿胸有成竹:“我作为最特殊的存在,可以来往穿梭于任何世界。否则我怎么会出现在永生宇宙玄黄大世界?又怎么会在危急关头瞬间回来?阎,你的眼界还是太小。”

     “什么?你说本尊眼界太小?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本尊跟随黄泉大帝打天下的时候,你还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呢!?”阎气的吹胡子瞪眼。

     “我可不是开玩笑的。”王宿道:“永生之门诸天万界,也只是区区一个宇宙罢了。我却能穿梭无数宇宙!?永生之门的确神奇,但你可知道其他那些宇宙的精彩?可知道那些宇宙的神奇宝物?神奇功法?神奇的体系?你不知道!”

     “...”阎瞠目结舌。

     良久才道:“小子,那你说你想怎么办吧!如果不能让本尊满意,本尊可不会放过你!”

     “那是当然!”王宿大笑一声,心知阎已经动心了,于是道:“你虽然强大,但也只是件绝品道器而已。我能穿梭无穷宇宙,那些宇宙中,不知道有多少好东西等着你。如果得到那些东西,与你融合,你就可以晋升为仙器,乃至于领悟天地一体,成为造化神器!”

     说着话,王宿一边感受阎的气息,继续道:“甚至于超越造化神器也不是不可能!”

     阎终于心动了,就好似心中有只猫爪一样,挠的他有些痒痒,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王宿从来都是一言九鼎!”王宿斩钉截铁。

     阎紧盯着他,良久才叹息一声:“本尊不会大契约术,否则的话定要让你立下誓言契约。不过你的确说动了我,不错,无穷宇宙实在是太过诱人了,太令人向往,本尊作为一个器灵,也是有追求的,造化神器,嘿嘿,小子,你要记住你的话,否则的话,便是烟消云散,本尊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只管放心!”王宿正色。

     阎点了点头:“如此这般,我们也算是成了盟友...”

     “不,不是盟友。”王宿弹了弹指甲:“你是追随者。我才是主导!”

     “你!欺人太甚!”阎立刻发怒。

     “原本就是如此。你跟着我有巨大的好处,甚至能够成为不朽的存在,难道这还不够让你追随我吗?我是独特的存在,跟着我,是你的幸运!”

     “大言不惭!”阎气哼哼的,怒气却是消散了。

     然后道:“也罢,就依你所言。追随者便追随者,不过你要是对不起本尊,哼哼...”

     “好,既然定下了章程,那么阎,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王宿嘴角一翘,就笑了起来。

     “表示一下?你想要什么?”阎闷哼一声,十分不爽。

     “我听说黄泉大帝的大五行术乃三千大道之一,排名十分靠前,很是了得,就劳烦你传授与我吧。”王宿淡淡道。

     “你这是狮子大开口!”阎又怒了:“你什么都还没付出,就想得到大五行术,这万万不能!”

     “不能也得能。”王宿道:“实话跟你说了,肉身境的功法我不缺,但因为这件事,我到羽化门系统学习修炼的想法落空了,神通秘境完全摸不着头绪。如果没有大五行术,不能尽快强大起来,便是到了其他的宇宙,又何谈攫取宝物?这也是为你打算!”

     “...”阎忽然觉得,眼前这人是如此的无耻,而且言语间还理所当然,一时间竟然哑然失声。

     不过转念间,阎也想明白了。

     大五行术固然厉害,但现在既然选择追随王宿,那么终归是要传授给他的。现在传授,算是雪中送炭,也算是投名状。等到以后王宿强大了在传授,恐怕就是锦上添花,用处就不是那么大了。

     “好,我传你大五行术。”阎眼珠子一转,就道:“不过我察觉到现在这个世界种种元气极为淡薄,将将满足生灵最基本的生存需求,想要练成大五行术可没那条件。你确定要修炼大五行术?”

     “你不用管那么多,”王宿摆了摆手:“只管传授就是。”

     阎看了他一眼,当即双眼放出毫光,直射王宿眉心。

     王宿没有闪躲,也闪躲不开,坦然面对。

     瞬间,一枚虚幻的散发着五彩毫光的符箓,就出现在识海中,大五行术的种种修炼法门一一呈现出来。

     大五行术又叫五帝大魔神通,由黄帝土黄道、白帝金皇斩、青帝木皇功、黑帝水皇拳、赤帝火皇气五门神通组成。

     五大神通修成之后,结成五帝华盖,五行运转之间,能创世造物,生生不息之间,有无双攻伐防御的力量,乃是永生世界中三千大道排行前十的存在!

     一旦修成,不说万界无敌,纵横捭阖当是不难。

     “好神通!”王宿略略体悟一番,虽然云里雾里,连一丝皮毛都没能拿捏住,但却完全能感受到这门大道之术的厉害之处。

     “你传授我如此神通,以后一定我不会亏待你!”王宿许下承诺,舒畅道:“这大五行术在我看来,比什么大命运术,大愿望术都要好。那些法门在永生世界有大威能,但到其他的世界就未必了。而五行力量,却适合绝大多数宇宙,与我最是相合。”

     阎的爪子捋着长须,转身投入了黄泉图中,闷雷般的声音传来:“本尊眼界不够,别跟我说。”

     王宿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头器灵。

     注意力从正事上撤下来,王宿看见屋子里是一片陈旧。床上、桌上、地面上,灰尘怕不有半寸,走一步,灰尘激起,好似烟雾一样,十分呛人。

     王宿有些无语。

     “看来,两边的时间可能是同步的。”

     他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这院子买的到底值不值。不过这对他来讲,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他的眼界,早已不在金钱上面。

     “也罢,有落脚的地方总是好的。”摇了摇头,王宿打开衣柜,勉强找了套还能穿的,换了衣服。他身上穿的还是永生世界的那套,头发及腰,跟古人一样。穿出去似乎不太合适。

     用了半个小时,把屋子里粗略打扫了一遍,这才走出屋门。

     他这院子在半山腰上,处于村子边缘。站在自家院前,整个山村是一览无遗。正好,就看到有人扛着锄头沿路上来,那人也看见了王宿。

     到了近前,王宿笑着打了声招呼,这人王宿还记得。

     姓李,是村长的兄弟,五六十岁了。

     “你是...你是...俺老汉想起来了,是你这小伙子呀,头发都这么长了!”李老汉细细一打量,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俺说老远看见有人在院子前面,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回来了。俺们大家伙儿都以为你不要这院子了呢!”

     王宿淡淡笑了笑,点头:“怎么能不要。这里山清水秀,在外面工作累了,就回来放松放松。”

     “要俺说呀,你这小伙子也不地道。”老人家心直口快:“走的时候嘛,怎么也该打个招呼是不是?这无声无息的,让大家伙误会,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王宿连忙道歉,只道是自己工作太忙,上面催的突然,没时间,连夜就走了。

     李老汉也就是稍稍抱怨了一句,又闲聊了一下,这才扛着锄头上山去了。

     呼出口气,王宿摇摇头,到村里拜访了一下村长,又跟村里人买了些食材——当初买的那些,早喂了老鼠。三年时间,可不短啊。

     就这么一会儿,村子里的人都知道王宿回来了,还不少人提了东西上门,让王宿怪不好意思的。

     这山村虽然封闭,但人更淳朴,虽然也有鸡毛蒜皮,但都是小事。里里外外大家伙能互相帮衬的,绝不含糊。

     王宿很喜欢这样的。

     接下来王宿又去了趟县城,该买的买,该卖的卖。

     屋里三年没住人,需要添置一些家用品。从永生世界带回来的那个包袱,里面的一些东西也处理了一两件。虽然王宿以后的精力绝大部分要放在其他的宇宙,但这里作为一个落脚休整的地方还是不错的,这个家也不能完全荒废,弄些钱来,算作备用。

     又宴请了全村老少,算是礼尚往来,而后便安定了。

     王宿已经决定,短时间内先不忙去其他世界。

     想必是因为王宿这一趟夺了方寒机缘,对永生世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因此大穿越术神通符箓汲取了足够的本源能量。要是王宿愿意,立刻就可以开始第二次穿越旅途。

     但王宿细细琢磨的了一下,觉得还是先将所得消化一些之后,再进行第二次穿越也不迟。

     这大穿越术符箓带着王宿穿越是随机的,第一次穿越到永生世界,落脚点非常不错。但谁知道这第二次穿越会落到什么地方。

     所以,必须要先消化一下永生所得,增长本事。只要足够强,穿越到哪里都不用担心。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

     王宿这半年以来可谓是深居简出。

     其实大部分时间,都被他用来锤炼武功。每天仅仅休息三个小时,其他除了吃喝拉撒所必须的时间之外,都用来练武。

     在九窍金丹的滋养下,王宿可谓突飞猛进。

     逃命回来的时候,才堪堪达到三重招式境界。只半年过去了,他已经五重神力大圆满,眼看六重气息境就在眼前。

     五重神力,非同一般。

     筋骨强韧远胜普通人一二十倍,普通的刀具,连皮肤都划不破。一身力气更是骇人,估摸着有万斤神力!

     爆发起来,一步十余米那是等闲,一跃二丈高也不算困难,跺跺脚大石头都要震碎,晃晃腰大树都要撞折。

     能开千斤弓,能倒拽牛马拖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