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练兵
    命运是个奇怪的东西。

     在永生世界,命运至高无上。大命运术为诸天第一大道,镇压诸天万界,万灵众生皆在其股掌之中。

     但王宿并不觉得大命运术就真的无敌了。

     不同的宇宙,大道法则的显化是不同的。

     因此,大命运术在永生世界能镇压一切,但到其他的世界能不能就不好说了。

     不过他现在,也在感叹命运之奇。

     从一个孤儿,历尽千辛,到活的滋润,又得奇遇,有了穿越宇宙之能。却也没料到,自己就这样成家立室了。

     很突然。

     就像梦幻一样。

     清早春鸟鸣叫,王宿睁开了眼睛。

     怀里,一具娇躯痴缠,仿似与他融为一体。

     这是他的妻,虽然没有经过所谓的恋爱就走到了一起,但仅仅一夜,二人就要此世相伴。

     王宿搂着她,心里千丝万缕。

     婚后的日子,十分和谐。

     王宿又不是个多么挑剔的人。他本身孤独、寂寞,但甫一结婚,就忽然有了深深的印刻和牵挂。

     他不再孤单,不再寂寞。

     虽然很多秘密不能说出来,但只要搂着怀里的人,就觉得温暖了许多。

     就像阎跟他说的,他已经逐渐在融入这个世界。

     “红尘历练,深入其中,这才是真正的历练,游离其外却不可。”阎对他说:“如果你能完完整整的走一个进出,享受过甜蜜、辛酸,经历过杀戮、争夺,再从中超脱出来,那么就算是成功了。”

     王宿无言以对。

     日子过的飞快,眨眼间就是一个月,眼看春来花开,大地染绿。

     这天,王宿带着娇妻从城外踏青归来,老泰山已然在府里等候。

     “岳父大人!”

     “爹爹!”

     夫妻二人礼了一礼。

     曹操面色有些阴沉,摆了摆手。曹瑾知事,进后堂去了,厅中就剩翁婿二人。

     “还记得年前你与我所言,要尽快一统天下之事吗?”曹操缓缓道:“近些时日,我与众文武商讨数次,心里已有计较。”

     王宿洗耳恭听。

     “如今张绣归降与我,刘备生死不知,江东虎儿孙策虽略显活跃,但江南未定,他无力北顾,我已无后顾之忧。若袁本初不曾逼迫于为父,为父倒还准备拖上一年半载,待得新粟推广,全境粮食丰收之后再来攻伐。但袁本初不让我安宁啊!”

     曹操脸上肌肉抖动,已是怒急,从袖口掏出一叠书帛,掷于案桌!

     王宿翻开一看,脸色跟着阴沉起来。

     却是一封檄文!

     袁绍令陈琳所书讨伐曹操的檄文!

     将曹操从祖宗十八代一直骂到现在,连王宿都没逃掉!

     说王宿是个赘婿,吃软饭的垃圾...

     王宿牙齿咬的嘎嘣响:“陈琳!袁绍!我必杀此二人!”

     曹操深吸口气,按捺住心火,道:“开春之后,战事必起!因此,我意让你统领一军,抵御袁绍。下邳之事就暂且不管,先遥领之。待得击破袁本初,再做计较。”

     王宿重重点头:“全凭父亲安排。”

     曹操颔首道:“你为一郡太守,又有爵位在身,我令你为奋武校尉,督领三千兵马,明日开拔,前往镇守燕县,与白马于文则遥相呼应,互为犄角。”

     “我授你临机决断之权,但有要事,可直接向我汇报。”

     “喏!”

     翌日,王宿别了依依不舍的新婚妻子,着上戎装,骑上战马,持了兵器,率领三千精兵,往北直奔燕县而去。

     ...

     燕县之北为延津,其地势地理,与白马较之于白马津如出一辙。

     燕县、白马,皆在渡口之后。

     两地相距不过百里,正好能遥相呼应,互相支援。

     王宿持了一杆铁枪,领兵以正常行军速度行了五日,终于到了燕县。

     话说王宿兵器,如果依着他的神力,当用重锤这等重型兵器才最合适。但可惜,不是曹操造不出重锤,而是马儿负载不起。

     王宿本身因练武之故,身躯密度颇大,不到一米九的身材,却有四五百斤重,这样的体重,与妻行闺房之乐,都需要小心翼翼,免得压伤曹瑾!当初追击刘备,就是因为马儿托着他跑不起来,这才不得不下马步战。

     如果再加上一把重锤,如王宿这般,至少要几百斤的重锤。但如此重量,非寻常战马所能托得起。

     便是曹操的坐骑,绝影或者爪黄飞电,也稍显吃力。

     王宿现在胯下这匹战马,便是绝影,老泰山曹操所赠。

     因此,王宿干脆弃重锤不用,只选了一杆足够结实的铁枪。

     反正对他而言,几十斤也好,几百斤也罢,拿到手里,区别不大。而且他又没有专门学过枪法、锤法,杀起人来,只凭感觉,怎么都一样,没甚分别。

     而且作为一个将领,若每一战都下马步战,好歹有些不合适。

     铁枪就铁枪吧,无所谓了。

     到了燕县,王宿先去见了县令。

     他现在是统兵将领,要将燕县守住,与地方官必须要保持默契。当然,作为太守、关内侯级数的官员,县令在他面前,也不算什么。

     与县令谈论一番,互相了解了一下,王宿便带着人围着燕县转了一圈,将周遭地形地势查看完毕,这才在城中扎下营寨,随即安排城墙防守、巡逻、安置防御器械等等事宜。

     翌日,又遣人往白马一行,与于禁互通有无,做了个意见交换。

     至此,便按捺下来。

     随后的日子里,王宿每天只有两项工作——练武,练兵。

     练武自不必说,练兵则要困难一些。

     当然,只是一些罢了。

     古代军队作战,除了装备、纪律之外,最重要的,则是军阵。装备不用说,这一点王宿没办法,他不可能又去大搞土法炼钢,再说他也不太会。

     纪律也好练,无非借鉴地球现代的练兵之法,从列队、集合、行军等方面来磨练默契,规矩军纪。

     真正让王宿挠脑袋的,是阵法演练。

     他本身对阵法不说一窍不通,但要说精通,却也不能。虽然看了不少相关的兵书,甚至找曹操要了几卷关于军阵方面的书籍,但仍然难以在实践中顺利完成军阵演练。

     正当王宿挠头的时候,阎冒出来了。

     “要说军阵,以本尊观摩,不过是最低级的阵法罢了,甚至连阵法都算不上。不过是依靠兵卒之间的默契,做到同进同退,集合力量,攻伐如一而已。”阎笑眯眯的,只说了半句,就不说了。

     似乎再说:求我呀,求我就告诉你...

     王宿气的鼻孔冒烟,却又不能拿阎怎么样,最后只能认输。

     阎这才心满意足道:“要说阵法,你并非不会。”

     “我什么时候学过阵法了?”王宿凝眉。

     “不记得当初要挟本尊,索要大五行术?”阎嗤笑一声:“本尊传你大五行术,便是以符箓的形式,烙印在识海之中。只不过你因为尚未臻至肉身圆满,而放在一边,将其忽视,没有注意罢了。”

     “所谓神通符箓,乃是以道法神通结成大阵,融合为一而成。这大五行术,便是以五种五行神通,列成大阵,五行相生,轮回流转,混元如一。你若明白这一点,完全可以现在就修炼大五行术!”

     “大五行术五大五行神通分明要到神通秘境才能修习,我现在不过肉身六重气息境,怎么可能修炼五行神通?”王宿迷惑。

     “一人不成,百人难道不成?”阎不屑道:“你脑子没转过弯来。只需将你麾下兵丁分作五部,每日演练阵法之时,摆作五行方位,你居其中,以大五行术统御五行神通,借助数千兵丁之力,帮你炼法,如此,一石二鸟,岂不妙哉?!”

     言罢,阎又傲然道:“当初黄泉大帝以大五行术为根本,降服无数仙人,结成五行大阵,攻伐之间,诸天破灭,仙人陨落如同蝼蚁。若非那些混蛋请出了三十三天造化神器,黄泉大帝早就占领仙界,唯我独尊了!”

     “再者说了,又非是让你瞬间练成大五行术,你现在就是想练也无法真正练成。只是让你接触皮毛而已,但即便皮毛,放在这凡人战场上,也要所向披靡。而且还能让你在肉身境就接触神通之法,借众人之力,汲取五行元气,侵染肉身,于你大有裨益,不但能更加坚固基础,以后到了神通秘境,修炼大五行术也要容易的多!”

     听完阎的解释,王宿心中豁然开朗。

     当下不再犹豫,立刻出了中军大帐,召集兵卒,准备炼法。

     王宿将麾下三千兵卒分作六部,每部五百人,正好是一个部曲。其中筛选出最弱的一部,作为后勤。其余五部,则用以演练阵法,成为战兵。

     ...

     校场之上,王宿将五部大军列成四方。

     土部在中,为中军之阵。金木水火则在四方,环绕中军土部。

     王宿便在土部中央,众军环绕之中。

     他端坐绝影,眼睛微眯,精神高度集中,意念调动脑海中大五行术烙印符箓。

     同时,以气息境之能,勾连麾下五部兵卒气息,调动大五行术烙印,汲取天地元气,分化五行,与各部军队开始结合。

     这一瞬间,王宿只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一个巨人!

     有五只手,无数双眼睛!

     四面八方,皆在目光之中,没有任何死角。仿佛无所不能,只觉得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搬山断岳!

     但只片刻,王宿就觉头脑生乱。运转五行,炼法神通,秉持不住心襟动摇。有许多杂念从四面八方涌入脑海,让他无法集中精神,一下子就从玄妙之中脱离出来。

     阎的声音传入脑海:“借人炼法,虽是捷径,却会受到人杂念的影响。解决的办法有两个,其一,行霸道之法,以自身意念强势镇压,统御一切。其二,则是想办法与兵卒保持最大默契,双方心意相通,自能运转如意。一旦过了这关,这五行阵便算是练成了。”

     王宿闻言,顿时心里有数。

     若说以自身意念镇压统御两千五百兵卒的杂念,王宿觉得自己恐怕还差了点。神通秘境还差不多,他才六重内息呢。

     因此,只能从默契方面入手。

     当然,自身意念镇压统御也不能放弃。

     当是双管齐下,两手抓,两手硬,才能最快建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