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先杀一个
    彭城被围之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下邳。

     王宿一路看到城中百姓慌乱,皱着眉回到宅中的时候,张李二人带着几个屯田大吏,正在大厅等候。

     王宿沉着脸,一言不发,直到钱曲率集合好军队,过来的时候,这才开口。

     “如此重要的消息,为何不封锁?搞得满天飞,外面百姓人心惶惶!”王宿一拍安卓,目光如刀,狠狠的盯着钱曲率。

     钱曲率一阵惊慌,连忙道:“都尉,消息不是末将传出的!报讯的兵卒骑马一路呼喊,这才...”

     “蠢货!”王宿咒骂了一声,喝道:“张铭、李午!”

     “属下在。”两人作揖。

     “本都尉立刻要和钱曲率率兵前往彭城救援刺史,下邳就交给你们了。”王宿郑重嘱咐道:“为防叛贼分兵来袭,我离开之后,随即全城戒严,封闭下邳四方城门,除非有我的手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出!把城中的捕役召集起来,守卫城墙,数量不够,就征召青壮。同时要严密监视城中豪族,避免这些人炸刺作乱。一应事务,尔等两人斟酌着办,要谨慎在谨慎,知道了吗!?”

     “喏!”

     两人对视一眼,皆有忧色。

     然后王宿起身,喝道:“钱曲率,给本都尉准备一套甲,好坏不论,兵器也要,越重越好!”

     说着话,大步出门而去。

     ...

     彭城。

     车胄的临时刺史府就在这里。

     原本下邳才是徐州治所,但因为下邳被水淹之后,一片萧索,城池多有坍塌,十分颓败,又暂时腾不出功夫来重建,于是车胄就将治所移至彭城。

     如今,彭城外是刀枪林立,战旗飘扬,鼓声隆隆。

     所谓人过一万无边无岸,刘备麾下军队的数量,已经超过了一万!他原本只有曹操拨付的五千兵马,但一路南下,途中招兵买马,到彭城时,就有了一万余人。

     也亏得车胄军旅出身,十分警惕,早早发现了刘备大军的踪迹,否则彭城被偷袭,必定陷落,车胄必死无疑!

     如今彭城的局势十分危险,刘备将大军分作三部,由他自己和麾下关张两人各领一部,行围三缺一之法,猛攻彭城已有一日。

     车胄在城中的军队,有五千人。经过一日防守,已然折损了三分之一,仅剩三千余人马。面对关张的勇武,城中拿不出猛将应对,使得军队士气极为低落。

     “关羽又来了!”

     一阵尖叫,车胄连忙打起精神,带着亲卫队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就见城下密密麻麻的攻城兵卒中,一人手持偃月刀,抬步一跃,就要登上城墙!

     “放箭!放箭!”

     车胄暴喝不止。

     关羽人在半空,箭雨落下,笼罩四方,只见他长刀一圈,刀光爆闪,仿似匹练,无数的箭矢被震成飞灰!

     但这一刀过后,关羽也无法继续腾空,重新跌落城下。

     正此时,另一侧又在呼喝,却是张飞也要先登。车胄只得带人前往救火。

     ...

     城下,刘备中军阵中。

     刘备策马按剑,凝视战场。身旁,有两个文士各在一边。却是那孙乾、简雍二人。

     “主公,大军已猛攻一日,那车胄疲于应对,城防已现破绽,想来不需多久就能破城了。”简雍抚须微笑。

     刘备英挺的面孔上,露出一丝雍容的笑。

     颠簸流离这么多年,刘备曾阔过,也曾落魄,别的没有,一身气度,倒是养了出来。虽然大军猛攻一日,城池尚未攻破,但刘备并不急切。

     他深知曹操的主力被袁绍牵扯,这徐州兵力不多,只要解决了车胄,徐州各地四散的曹军没了首脑,徐州自然就会落入囊中。

     “车胄此人也非等闲。”刘备微笑道:“我二弟三弟皆万人敌,却难以登上城墙,可见其指挥得当。我倒是有些惜才了。”

     相较于曹操,刘备同样求贤若渴。

     因为他没人可用。

     “不妥。”一旁孙乾却道:“车胄乃曹贼嫡系,深得曹贼信任,否则也不会让他全权处理徐州之事。主公如今最要紧的,是尽快拿下徐州,免得曹贼反应过来,调遣大军来攻。根本没有时间与车胄消磨。”

     刘备不言不语。

     正此时,前方城墙下传来欢呼之声。刘备举目一望,不由大喜:“登城了!登城了!”

     就见张飞持矛,状若疯虎,已然登上了城墙!

     “快快击鼓,全军出击!”

     刘备抓住机会,拔尖指天。

     正在此时!

     “车刺史坚守片刻,我王寻道来也!”

     这一声,犹如旱天惊雷,震天彻地!又如那及时暴雨,铺天盖地!

     一时间,战场仿似顿了一顿。

     就听到城中曹军欢呼:“援军到了!援军到了!”

     刘备等人面色大变,喝道:“快快攻城!”

     到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万万没有退避的道理,只有硬着头皮,一举拿下彭城,才是最好的选择!

     王宿骑着一匹马,穿着一身简陋的曲率盔甲,喝道:“众将士,只管随我冲锋,什么都不要看,什么都不要想!”

     他手里竟然拿着一把铁锤!

     那锤十分简陋,分明就是铁匠铺子里打铁的锤子,再装上了一根木棍而已。

     一行不过五百人马,紧紧跟在王宿背后,片刻便与刘备大军撞在了一起!

     只见到王宿铁锤抡起,横扫而过,挨着就死,碰着就亡!身后兵卒以王宿为锋,形成一个三角状的冲锋真行,好似烙铁插入了猪油之中,一下子就死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拦住他!拦住他!”

     刘备军呼喊此起彼伏,然并卵,有什么用?

     王宿如今气息六重,比之五重之时,何止强了一倍!?这些兵卒在他面前,土鸡瓦狗一样,完全就是横扫!

     刘备此时紧张不已,期待着关张二人能尽快斩杀车胄,拿下彭城。他不时的回首观看,脸色越来越难看!

     王宿的到来,给彭城守军打了一记强心针。原本低落的士气,一下子就振奋了起来。张飞虽然登上城墙,但却被士气大振的守军士兵牢牢困住,舍生忘死飞蛾扑火,让张飞一时之间无可奈何!

     而关羽又被振奋起士气的曹军以弓箭阻拦,无法登上城墙接应张飞。

     此时,王宿铁锤横扫,只望着刘备中军那杆刘字大纛,势如破竹,杀奔而去。

     “陈到!你带人把他截住!”

     刘备咬了咬牙,指着正在迅速接近的王宿,对身旁亲卫统领喝道:“务必要拦住此人,待得我军攻破彭城,再回来迎击!”

     “喏!”

     汝南陈到,乃是不差于赵云的猛将,是刘备麾下最精锐的亲卫军统领,负责保护刘备安全。

     要说刘备,此人之滑溜,从其前半生的颠簸流离就看的出来。

     他屡战屡败,本身却完好无损,除了武艺高强之外,为人滑溜,跑的快,也是一个原因。

     但此时,刘备首先想到的,不是跑路。

     他有一万多大军,数量远超曹军,为什么要退!?

     他有关张陈到这样的猛将,为什么要退!?

     一旦退走,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彭城就在眼前啊!曹操正被袁绍牵制,腾不出精力啊!

     多好的机会,怎么能放弃!?

     这一辈子,除了陶谦让徐州,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

     刘备不甘心!

     他紧紧地盯着视万军如无物,破浪而来的王宿,是咬牙切齿。他不认识王宿,但并不妨碍他想将王宿碎尸万段!

     陈到得了刘备命令,高呼一声,掌中长枪一挺:“亲卫队何在?留下一部保护主公,其余皆随我来!”

     王宿一锤扫过,身前阻拦的刘备军士兵,七八个都变成了无头尸。却忽然,就感到一股锋芒杀机迅速逼近,抬头一看,就见一员小将率领一队精兵直扑上前。

     所过之处,刘备军立刻散开,让出一条大路。

     王宿哈哈一笑:“让的好!”

     当下震动铁锤,抡起来一锤砸下!

     这一锤下去,只听得咚的一声,就有肉眼可见的气浪从锤头散开,那是空气承受不住巨大的力量,而产生的波动!

     这种振动波以王宿的锤头为中心,呈扇形四散开来,一瞬间将王宿身前一百八十度的刘备军兵卒击伤了一大圈。这些兵卒鲜血狂吐,其中夹杂内脏碎片,分明就被震碎了脏腑,活不了了!

     “哐!”

     “咔嚓嚓!”

     “噗!”

     声响过后,原本气势如虹的陈到,竟然消失不见了!

     地面上,一大堆血污,一大堆人、马肢体,呈现圆形铺散开来!一杆铁枪被砸成了V字形,叮叮当当在跳动。

     一时间,鸦雀无声!

     王宿一锤打死陈到,哈哈大笑:“爽!”

     这一锤,让王宿整个人都轻松无比。

     他虽是屯田都尉,行农事政务,但本质上,他是个武者。

     武者练武,若不杀人,怎会心灵通透?

     这一锤打死了一个猛将,王宿只觉得整个人都好了许多。

     “刘备休走!”

     王宿并不知道自己把陈到给杀了,但他看到了不远处那大纛之下,一个身着盔甲,背挂披风的家伙,正策马要溜,不由大吼道:“刘备,你这胆小鬼,休要逃窜,快快上来受死!”

     王宿之猛,势如破竹,一锤打死陈到,立刻就镇住了周围的刘备兵丁。

     这时王宿前往追赶刘备,这些兵丁竟然好似触电一样,连忙散开,根本不敢挡路。

     这让王宿笑的咧开了嘴。

     ...

     刘备已是面如土色,他眼睁睁的看着麾下大将被那人一锤打没了,心里的热切,心里的忐忑,一下子就消失了,只余下恐惧,萦绕脑海!

     走!必须立刻走!

     他只剩下这个想法。

     这会儿,孙乾也好,简雍也罢,刘备哪里还想得起他们?

     逃命的时候,连妻儿老小都可以不要,更何况孙乾简雍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