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造反的来了
    下邳的种种变化,曹操随时都在关注。

     王宿的所作所为,逐渐体现出了强大的效果,曹操有时候都会啧啧称奇。虽然没有什么奇策,但王宿做的,都堂堂正正,不曾逾矩分毫。

     甚至连安民剿匪,都是向刺史车胄上禀,得到同意之后才作的。

     单只这点,曹操就暗暗点头。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有没有能力,只看怎么做事。

     曹操甚至已经在期待王宿的屯田成果了!

     但接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就让曹操再也无暇他顾了。

     袁绍大军压境!衣带诏!许都暗流汹涌!

     又有有宛城张绣,原为董卓部将张济之侄。建安元年,张济引兵南下荆州,与刘表作战时中流矢而死,由是张绣取代其叔父,掌握了军队。后割据宛城,在贾诩的辅佐下,独霸南阳。

     宛城是通向荆州的必经之地,欲图荆州,必伐宛城。

     曹操曾两次征伐张绣,第一次张绣投降,却不满曹操纳了他叔婶邹氏为妾,于是突然反叛,杀了大将典韦、长子曹昂,曹操于是失败,撤军而走。

     第二次,便是去年。曹操引军围攻宛城,眼看就要得胜,却得到消息,说袁绍欲遣人偷袭许都,要劫走天子。曹操连忙撤军,刘表是时遣军出击,欲与张绣合力击破曹操,却没想到被曹操设计埋伏,大败一阵,后张绣又听从贾诩建议,再追,则小胜一场。

     今年五月,因袁绍带来的压力,曹操决定先将张绣击破,占据宛城险要,阻遏荆州刘表,免去背后威胁,以便全力应对袁绍兵锋。张绣得知消息之后,连忙找贾诩问计,贾诩劝他投降,于是张绣投降!

     这一段时间,许都发生了许多大事。

     在张绣投降之时,天子因无法忍受曹操压制,遂以血书衣带诏,使人偷偷送出宫,交给了车骑将军董承,请董承诛曹操,还他汉室江山。

     董承于是结连种辑、吴子兰、王子服、刘备等人,欲杀曹操。

     他们做的很是隐秘,曹操又被袁绍带来的压力牵制了精力,只觉得有暗流,并不知具体。

     这些人中,刘备起初并未答应董承。

     随之,曹操请刘备宴饮,纵论天下英雄,只道唯二人方是英雄,刘备于是十分害怕,担心曹操会除掉他,就答应了董承,并图谋取得一定兵权。

     便向曹操请战,要领兵拦截袁术。

     郭嘉当时建议曹操杀了刘备,说这人是个枭雄,放他走,无异于放虎归山。但荀彧等人却劝曹操,说刘备尚未表露出不臣之心就杀了他,这让天下英雄怎么看待?以后还有谁来投曹操呢?

     曹操听取了荀彧等人的意见,就拨付给刘备五千兵马,让他去拦截袁术。

     说到袁术,此人也是滑稽。

     当初得了传国玉玺,随之称帝,引得天下共讨之,落到董卓般的下场。袁术才具不足,麾下兵将谋士也非顶尖,很快就失败了。

     战败之后,袁术带着残兵,想要从徐州、青州这一路往冀州投奔袁绍,而刘备,便在这时奉曹操之命,前往拦截要与袁绍会和的袁术!

     九月,袁术在途中病死,残部四散溃逃。

     刘备便屯兵泰山郡,随之兵势南下!

     而此时,王宿却正在下邳城外侍弄自己那百亩高等粟米。

     从王宿正式屯田,到现在已经有两月。两个月过后,再看屯田的效果,无数人瞠目结舌。

     那粟米哪里是夏秋之季可以种植的?却没想到,试点的景象几乎颠覆了人的固有认知!两个月过去了,每个县的改良粮种试点乡,已然有了大丰收的景象!

     不但是大丰收,而是天大的丰收!

     那些粟米每一个穗子,都大的不得了,比往常种植的,要大好几倍,而且每一株都有许多穗子,看起来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简直让人要兴奋的昏厥过去。

     试点乡的百姓们笑的合不拢嘴,对王宿发自内心的感激,甚至有人为王宿立下长生牌位,供奉王宿!

     非试点乡的百姓,则望眼欲穿,好多县三老、乡三老都跑到下邳来为民请命,请求王宿尽快推广改良粟种。

     但王宿没办法,他手里没有粮种。

     只得让他们暂时忍耐,待到第一批试点收获之后,再以之为粮种,推广到整个下邳。

     下邳的农业,已然有了红火燎原之势。

     张李二人,也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愁眉苦脸,整天笑眯眯的。他们知道,此次屯田是成功了!升官发财,就在眼前呐!

     做任何事,只要能出成果,那么,人的积极性,就会立刻提升起来。

     不论是张李二人,还是钱曲率,乃至于那些小吏,都个个精神抖擞。按照王宿的规定,定时到乡里去查看、指导百姓的屯田情况,竟然没人懈怠。

     而相较于他们,王宿自己则闲的不得了。

     除了每日必要的修炼和处理下面处理不了的政务之外,剩下的时间,三成沉浸在书中。四成用于习练骑射马战,余者皆放在城外的高等作物田亩中。

     说到读书,这时代有很多诸子经典都还未遗失,那些经典对人性,对人文,对自然,对天地,都有着深刻的解释和分析。

     从这些经典之中,王宿可以领悟到很多东西。

     虽然不能直接作用于武道,但却是增进智慧、打磨灵光的最直接的手段。

     读的书多了,做起事来也更有调理,脑子更加清明,练武也更加容易。就在八月,王宿终于突破到了六重气息境界!

     自然而然的突破,而且是在读书之时,忽然有感,就这么破了。

     六重气息境界非同一般,已然有了内视脏腑经脉的能力。能感受到身体中各种气息的流动,并由此引申到体外,能清晰的感受到外界种种变化。

     比如现在的王宿,就能在下雨之前,清晰的感受到空气中的湿气,辨别雨水的到来。这不是通过看天色,纯粹是通过气息勾连来感受。

     非但如此,他还能感受到种种恶意。

     如果有人要偷袭他,除非境界比他高,不让他察觉,否则必定会无功而死!

     除此了这种种神奇变化,就体魄强度、体能力量而言,更是上了一个台阶。若说在之前,他有万斤神力,步战用全力能在二十回合之内击败夏侯惇。那么现在,最多只需要三个回合!

     力量翻倍增长,简直骇人听闻!

     这就是基础坚实的好处!

     九窍金丹能为人打下最为牢靠的基础,同境界无敌,甚至于越级杀敌,王宿,就是这样的人!

     田间,王宿看着仍然青幽的粟苗,神色满是期待。

     这百亩品质非同一般的粟苗,现在逐渐呈现出两个层次的色泽。在外围绝大部分,都是中等品质,内里十亩,才是高等品质。因品质不同,对元气的需求量也不同,到现在,终于开始分化。

     中等品质的粟苗虽仍然青幽,但粟粒已经逐渐饱满。算算最多一个月,应该就能收获了。

     而高等品质的粟苗,其穗子上粟粒都还未成型。

     “也不知道入冬之前能不能收获...”王宿自语。

     对王宿而言,高等品质的粟米,才有食用价值。中等的,最多饱一饱口腹之欲。为什么种这么多的中等品质粟米而非全是高等品质,王宿有自己的考虑。

     中等品质粟米,王宿决定将之贡献出来,交给曹操。

     为什么呢?

     王宿经过短暂的永生世界,约莫已经摸到了大穿越术符箓收集本源力量的方式,无非是改变!

     改变什么?改变世界固有的轨迹!

     就像王宿夺了方寒的首个机缘,使得以方寒为主角的永生世界产生了一定的变化,大穿越术符箓就立刻收集到了大量的本源力量。

     虽然说大穿越术符箓积累的本源尚且足够穿越几次所用,但本源力量这种东西,王宿可不会嫌少。

     来到这里,要如何攫取本源?

     按照自己的心意,改变这里的固有发展历程!而且改变的越是剧烈,越是颠覆,就越是容易收集本源。

     帮曹操一统天下,杜绝三国鼎力,这是改变。如果能让曹操活个百八十岁,让郭嘉长寿,让夏侯惇这些人各个武力飙升,算不算改变?

     算!

     既如此,为什么不做。

     把中等品质的粟米给曹操,借曹操的手,来做到王宿想要做的事,这不挺好的吗?

     至于高等品质,不好意思,这是王宿专用。

     他现在已是六重气息境武者,中等品质粟米对他无用,恐怕唯有高等品质的粟米,才有效果。

     所以,他才这般重视这百亩粟田。

     正在王宿浮想联翩之时,就有马蹄声嘚嘚传来。

     王宿抬头看了看,是钱曲率。

     “都尉!大事不好!”

     还未到近前,钱曲率就大声叫喊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急躁。

     “大事不好?!”王宿一愣,随即皱眉:“难道那些大户又炸刺了?”

     钱曲率到了近前翻身下马,拱手一礼,急忙道:“不是大户炸刺,是有人造反!”

     “造反?!谁!”王宿眼睛猛地睁开,精光爆射:“在何地?!”

     “刘备那贼子!”钱曲率咬牙切齿:“这贼子不思司空对他的重用好意,月前在泰山起兵,南下徐州,已然在昨日包围了彭城!”

     “什么!”

     王宿愣神:“刘备!?”

     随即,王宿想到了刘备一生的经历,不由拍了拍额头。

     虽说王宿对刘备所有经历不是完全知道,但却知道刘备在投靠曹操之后又翻盘,杀了车胄占了徐州!

     “为什么早前知道车胄名姓的时候,没想起这件事呢!?”

     王宿心里暗暗后悔。

     却忙道:“彭城如今怎样了?!”

     钱曲率道:“末将刚刚得到彭城传来的消息,刺史大人还在坚守!都尉,我们必须要立刻前往救援!”

     “这是自然!”王宿大义凛然,挥袖喝道:“钱曲率,马上集合兵卒,我们立刻出发!”

     “喏!”钱曲率精神大振,连忙往兵营策马而走。

     王宿看着钱曲率离去,却低声道:“你刘备要造反,这不关我的事。但在我这里造反,却万万不能。我这努力了几个月,可不想被战火破坏,甚至为他人做嫁衣裳!而且车胄怎么着也对我不错,你刘备要杀他,不好意思,还要问过我!再则...本源呐,嘿嘿!”

     王宿冷笑一声,牵来马匹,翻身而上,往城中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