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得手
    收了金子之后,咔嚓一声,王宿打开了盒子。

     这一打开,其中的东西就显露了出来。

     是一枚拇指大小的乌金色丸子,尤其奇异的是,这丸子上还有九个孔,有缕缕药香传出。王宿一闻,只觉神清气爽,全身轻灵,一早上锻炼产生的疲劳一扫而空。

     丸子上的九个孔就好似人的九窍一样,里面似乎有气流,一吞一吐,蕴含着奇特的生命力。

     “九窍金丹!”王宿背对着白海禅的‘尸体’,舔着嘴唇,眼中的光芒几乎忍不住要爆射出来。

     “这应该是枚丹药...比起方家最好的灵芝丸、雪参丸都要好千百倍!”王宿全心全意的模仿方寒:“我听那些方家子弟说过,传闻中那些灵丹妙药有疏通筋骨,调理内脏,活络精神的效果,服用一粒就可省去许多苦功,弥补自身元气不足。莫非这丸子就是这样的灵丹?”

     说着,捏着丸子就似乎要吞下,然后又忽然停止,自语道:“那些方家子弟每次服用丹药都要定时定量,我不知道这丹药到底有什么用,服用起来有没有什么忌讳,万一出了差错就不妙了!”说着把丹药放回盒子,对白海禅的‘尸体’道:“这位大人,我今天遇到你的尸体,也算有缘。我把你葬了,你的这些遗物就算是报酬。”

     说着话,就要拖起白海禅,却忽然,白海禅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神通秘境果然厉害!羽化门不愧是天下仙道十大门派之一!方清雪,你不愧是其中的杰出弟子,看来要不了几年,天下间又要多出一位强者。只看你能不能以神通之道求得长生秘境!神通秘境再强,也无法长生,只有踏入那长生秘境,才能得以超脱...”

     “诈尸!不对,僵尸不会说话,这光天化日,哪来的僵尸!”王宿状作大骇,连退几步,面色紧张,连咽口水。

     “是你救了我?”白海禅转过身来,看到王宿,眼神一沉,问道。

     “你还活着?”王宿脸上扮起故作镇定。

     “看你这打扮,应该是个奴才,想不到竟然这样镇静。一般的奴才如果发现我都会去报官,你要知道,如果报官,至少能得到千两赏银!”

     白海禅神色阴冷,语气飘忽,似乎王宿稍有不对,就要痛下杀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只是个奴仆,得到了赏银被人惦记也不是好事。我在你身上得到两件宝物,闷声发大财,这才是王道。不过你既然还活着,宝物就还给你了。”王宿道。

     说着,把盒子和图卷拿了出来。

     “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这话说的好啊,我白海禅是感同身受,你是哪家的奴才?”白海禅面露叹息之色。

     “龙渊省方家的。”王宿舔了舔嘴唇,似乎有些紧张。

     “方家的奴才么?”白海禅面色一沉,随即又缓和过来,看了看四周,道:“我看你也不是个甘心做奴才的人,所以才在这里偷偷修炼武功。这地面上的脚印,正是方家的练力方法,你偷学的吧?一个奴才,偷学主家武功,烦了禁忌,你果然不安分!”

     王宿闻言,心里不由发凉。

     没想到这白海禅竟然能从地面上的脚印看出方寒的武功路数,亏得方寒这月余常来此地练武,脚印深刻可见。再加上王宿与方寒身材相仿,穿的也是方寒的鞋子,脚印一模一样,否则的话还不被白海禅一眼看出破绽?!

     要知道,王宿练的可不是方家的武功!

     想到这些,王宿暗暗庆幸自己的周全。

     要是不管不顾,直接就来这里蹲守,恐怕小命难保!

     面对白海禅的目光,王宿一时间觉得自己似乎被看透,没有一丝秘密。只得紧守心神,不漏破绽。

     “不安分好,不安分好啊!方家的奴才...方清雪...”白海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笑容里,焦糊一片的脸犹如恶鬼,分外狰狞。

     “你区区一个奴才,无权无势,想要修练武功出人头地,那是不可能的。要把肉身锻炼出来,得花出金山银海。不过你碰到了我,算是你的幸运。我给你个机会,只要你答应我几件事!”白海禅沉声道。

     “你怎么给我机会?”王宿面露警惕。

     “这盒子里是一枚九窍金丹,有不可思议的药力,可以助你脱胎换骨,一扫身体沉珂,给你打下任何人都不能比拟的扎实根基,我再传授你上乘武功,你必定会突飞猛进,至于能不能踏入神通秘境,那就要看你本身的机缘了。”白海禅坐直身体,紧盯王宿缓缓道。

     ......

     这一个早晨,王宿几乎完全按照方寒的性子模样来扮演他,紧守着自己的心绪,不漏出半点破绽。

     也就是王宿有这本事,要换一个人来,心中稍稍多跳那么一下,指不定就被白海禅发现什么,反掌之间就要被杀死。

     每一句问答,每一个神色,王宿都精雕细琢,如履薄冰。

     按照方寒的习惯,按照原书的内容,王宿几乎是催眠自己,把自己当做了真正的方寒一样。一言一行,形神皆备。

     终于,白海禅做了他该做的一切。

     一指洞穿了王宿的胸口,将九窍金丹填充进心脏,最后嘱咐不要毁了他尸身,让王宿答应请得群星门掌教至尊前来帮他复活。

     白海禅咽下最后半口气的时候,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妥,但终究是死了。

     王宿定定的站着,心脏里源源不断流出的热流,让他一瞬间似乎年轻了十七八岁。那种轻松、飘然、爽到骨子里的感觉,几乎让王宿忍不住呻吟出来。

     到此时,如果换个人,恐怕就该得意忘形了。

     但王宿仍然冷静。

     他拖着白海禅的尸体,在一旁挖了个坑,将其埋下,拍了拍手,猫着腰迅速离开了龙渊河畔。

     说起来这个世界也的确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神奇。

     不说那神通秘境的神秘,单说这肉身境界,就强大的令人发指。白海禅肉身十重,单说力量,怕不止数万斤!

     这样的躯体,其坚固之处,连五匹龙马都撕裂不开,一拳能打出音爆,一个健步瞬间就能冲出百米!而且即便是死了,也能保持尸身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会腐朽,仿似不坏金身。

     而今,王宿已然拥有了通往如此境界的底蕴,甚至于神通秘境都可以说近在眼前。只等那九窍金丹的药力完全融入身体,神通秘境的大门就要向他敞开!

     王宿越走越快,胸口里心脏激烈跳动,心潮澎湃好似大浪滔天!

     他仿佛要长啸一声,但生生忍住了。

     日头逐渐升起,王宿很快回到了马场。

     做戏要做全套,半途而废可不成。尤其是王宿还截胡了方寒的机缘,而方寒,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而且方家围攻白海禅,方清雪出手未成之后,很快就要张贴悬赏通缉,还会派出人手大肆搜寻,如果漏出破绽,不说别的,单单这,就足够让王宿死无全尸。

     因此,他还需暂时忍耐。

     ...

     也许正是因为此事,使得方家将精力完全放在了搜索白海禅身上,因此,马场中难得的清净了几天。

     王宿这几天里,只管扮演方寒,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虽然养马这门技术王宿只是生手,但只要方家的二小姐不来,马场中人也不会说什么,相反还派人来帮他。

     第四天,方寒回来了。

     就在马场里方寒的屋内,王宿与方寒相对而坐。

     方寒红光满面,看得出来,他很满足。

     “王哥你可不知道,那些贼匪...”方寒眉飞色舞,说的唾沫乱飞。说起他如何与那些贼匪交手,如何帮王宿雪恨,等等等等。

     “要我说,王哥就该随我一起去,拿贼匪练手。小弟如今已突破三重,四重也近在咫尺!”方寒十分得意。

     王宿闻言,不由微微吃惊,细细一打量,果然,方寒的气质有了不小的变化,更精悍一些,更有自信一些了。

     这人不愧是世界主角,只是贼匪,就给他提供了不少的成长原料,端端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但王宿不会羡慕,因为他得到了自己想要。

     说实话,对王宿来讲,现阶段除了九窍金丹,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仙家功法也好,道器仙器也罢,就像那黄泉图,现在根本没用。

     门都入不了,何谈其他?

     却见他笑道:“我这几天帮你养马,倒也悠闲自在。”

     方寒打量王宿,看他也是满脸红润,不由道:“看来王哥更喜欢平实的生活。我不成,我更喜欢无敌的力量,滔天的权势!”

     “不过我觉得王哥你似乎有什么变化,不过一眼看不出来...”方寒继而面露疑惑,他打量着王宿,只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好似隐约失去了什么,但又觉得这种感觉十分无稽,便摒弃一边,不再理会。

     王宿暗暗惊诧于方寒的直觉,笑道:“我这几天在马场待着,什么都不想,就觉得全身轻松。这马场倒是个风水宝地,难怪方家要占了。”

     两人说了几句,方寒见正好没活儿,就与王宿一道出了马场,到王宿的院子里大吃大喝了一顿,这才分开。

     方寒离去之后,王宿沉吟思索。

     “现如今我已得到了最想要的,方寒也回来了,这龙渊省就成了险地,却是待不得了。”他思虑道:“我虽计划周全,但难保不会有破绽。智者千虑还有一失呢,何况是我?加上我在马场耽搁了几天,得尽快离开,跳出这个局面,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