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0243697"><time id="7208519364"><fieldset id="ZBXMTUOAWR"></fieldset></time></rt>
<b id="IGMHKTLNW"><noscript id="906417285"><wbr id="7163598204"><address id="vTPdfMa"></address></wbr></noscript></b>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算计
    方寒嘻嘻一笑:“王哥,若是那贼匪之中有武道四重以上的高手,小弟自是无能为力。若是没有,呵呵,王哥一定要成全小弟才是!”

     言语间,是颇具自信。

     王宿心中却是暗暗欢喜:“你方寒虽是主角,但毕竟年轻,哪及得上我老谋深算?”却是面露犹豫挣扎,良久才道:“老弟要帮我,我心下感激。那贼匪之中,倒是没有什么高手,只是人多势众,恐怕不好相与。再者...”顿了顿,王宿才道:“你毕竟是方家的人,怕是脱不开身呐。”

     “这却无妨。”方寒浑不在意:“小弟虽是方家奴仆,但也不是全然没有自由。我父虽早亡,但与马场管事关系匪浅,说项一下,编个理由,抽出几天时间想来没有问题。”

     “喔,这样的话...”王宿面上思索良久,终于点了点头,却道:“也罢,老弟要帮我,这个情我记下了。我也不能让老弟吃亏,此番不论成与不成,为兄自有心意奉上。”

     方寒闻言,心中欢喜。

     心中想到,此次一者算是报答了王宿的恩惠,二者又磨练了自身的武艺,三者还有好可处拿,是一石三鸟的大好事!

     “王哥痛快!”方寒笑道:“却不知哪天动手?我明日,不对,哎呀,大事不好!”

     方寒说着,忽然失色,急急忙忙站起身来,道:“王哥,今日二小姐要外出踏青,我为她养马,她此时定然已经到了马场,我却不在,不妙,不妙!”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奔出了小院,最后的声音才传进来:“王哥看哪天动手,只管招呼一声...”

     眨眼间,院子里就冷清了。

     王宿面目怔滞,忽然抚掌哈哈大笑:“来了,来了,来了啊!哈哈哈...”

     这一笑,透露出一股子疯狂劲儿,还有如释重负,还有激动和期待。

     却不说方寒赶回去受了方家二小姐方清薇十鞭惩戒,又得了五两赏银。却说王宿在方寒离开之后,立刻把手下一人找来。

     这人唤作李开山,名字倒是大气,武功也不弱。就武道境界而言,已是四重刚柔之境,比之武馆的老馆主一丝不差。

     而且李开山正值壮年,打将起来,老馆主恐怕还不是对手。

     当初王宿为了招揽李开山,没少费心思。也亏得李开山正逢困境,王宿出的价钱又高,这才屈身王宿手下,为王宿做事。

     说实话,如果没有李开山,王宿的生意绝对做不到现在这个程度。不说别的,单说行商运货途中的劫道强人,就够王宿喝一壶的了。

     拿到方寒面前打晃子的由头,这事其实就多亏了李开山,才得以完美解决。当然,不是李开山把劫道的山贼都杀了——王宿只是个小商人,真要打打杀杀后患太大。再说山贼就像那韭菜一样,割了一茬还有一茬,王宿又不是官府大员,可没义务做这种没回报、风险大的事。只不过把李开山当做震慑力量,王宿也狠心动手杀了些人,再与贼匪谈判,再奉上些金钱,软硬兼施,自然就打通了商路。

     “东主。”

     李开山抱了抱拳,那壮硕的身躯好似一堵墙,便是王宿的身高接近一米九,在他面前也只像个小孩一样。

     “李大哥请坐。”王宿对李开山一直很是尊敬,并不因雇佣身份而看轻他。

     因此,李开山这两年在王宿手下做的很是安心。

     “这么早把李大哥叫来,实在不好意思。”王宿笑了笑,道:“有件事,需要麻烦李大哥一次。”

     “东主请吩咐。”李开山正色道。

     “是这样的...”王宿道:“李大哥知道,我与方家的一个小兄弟关系很好。”

     李开山点头。

     方寒他也认识,虽然不熟。

     “我这小兄弟这段时间武功进境很快,又从方家学了不少的武技,就生出了实战磨练的心思。”王宿斟酌道:“这小家伙很有义气,得知我的商队曾被俞临道的山贼劫道,要帮我报仇...”

     说着王宿笑了起来,片刻后才正色道:“李大哥应该清楚,方寒小兄弟虽然现在只是方家奴仆,但他还年轻,我看他资质非凡,以后一定是成就不菲。我做生意,讲究一个投资,加上我与他关系亲近,所以...”

     李开山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如王宿这般东主,生意虽然不是很小,但却根本没资格与豪门大户拉上关系。在李开山看来,如果有一丝机会与方家扯上哪怕一丝丝联系,大多数的事都值得去做,哪怕倾家荡产。

     “那么东主的意思是?”李开山问道。

     “小方兄弟既然想要磨练武技,我自然是成全的。不过他的安全,却必须要得到保障,俞临道上的贼匪有好些家,虽然没什么高手,但每个寨子的人都不少,我那小方兄弟一路打将过去,万一出了意外就不妙了。”王宿笑道:“我想到时候请李大哥跟随保护,不出手,只压阵。另外帮忙引路...那些贼子劫了我数次货物,我一直记着,这次借小方兄弟的手,教训他们一下也是好的。”

     “另外...”王宿沉吟片刻又道:“当初与那些贼匪交手、谈判的时候,李大哥曾显露过身份,这次与小方兄弟过去,我希望李大哥能隐藏一下,不要暴露,免得麻烦上身。”

     李开山咧嘴一笑,道:“东主放心,俺知道了。”

     “嗯,劳烦李大哥了。还有,此次俞临道事后,李大哥还需往俞临省一行,我有一批货从那边过来,李大哥和小方兄弟回来的时候,顺道帮忙看顾一下。”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递给了李开山:“这点钱给李大哥拿去喝酒。”

     李开山也不客气,伸手接过,抱拳起身:“那俺老李就先走了,什么时候出发东主告知一声即可。”

     王宿点头。

     越是大事临头,人就越需要头脑冷静。

     但绝大部分的人都不具备这种能力。

     王宿虽然可能做不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但却能在大多数的时候保持冷静——虽然有时候会发疯似的发泄一下,但仅仅一会儿,绝不会让这种情绪影响到自己的判断。

     而且自己要等的,是不是就要来临,他也不能万分肯定。

     回忆原书内容,开篇起,方家二小姐方清微要与一干同龄人外出踏青,要用到马。而那马,正是方寒负责喂养。方寒因偷学武功忘了此事,因之迟到,就受了十鞭责罚,却又因马儿喂的好受到嘉奖,得了五两赏银。

     眼前的情况,跟原书中的内容大部分重合。

     首先,方寒十六岁,年岁正与书中所写一致。

     其次,方清薇踏青。踏青,必然在春季。眼下正是时候。

     其三,方寒偷学武功,正是在开篇前月余时间。

     只有一点与原书不符——这次方寒并非是因偷学武功而忘记,而是因跑到王宿这里来才迟到。

     但方寒不论怎样,都迟到了,必定会受到同样的责罚。

     如此,因为王宿出现而略略发生改变的剧情又回到了原来的主线上来。

     “比较起来,应该就是这段时间了。”王宿沉吟道:“原书中,方寒遭到鞭笞,心里愤懑又不甘,于是更加发奋练武,却因为资源限制,难有所成。几天之后的一个早上,他在龙渊河畔练武之时,就遇到了身受重伤顺流而下的白海蝉,并从他手中得到了九窍金丹和伏蛟黄泉图。借此腾飞,并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如今要做的,就是取而代之。但对于方寒不能硬来,以免节外生枝,必须要引开...我让他去跟山贼纠缠,还让他帮我护送货物,如此时间充足,必定是万无一失...九窍金丹...必须要到手!”王宿目光凌厉,握紧了拳头。

     ...

     次日,方寒没有出现,王宿心中沉静。

     第三日,方寒还是没有出现,王宿心绪略略起伏。

     第四日,方寒终于出现了,王宿笑容满面。

     方寒的面色有些苍白,走路也不甚利索。王宿见状,不由道:“老弟怎么了?”一副关心不已的模样。

     方寒摇了摇头,坐下来,喝了口水,才闷声道:“那日回去晚了,遭了责罚...”他一句带过,然后神色惆怅道:“王哥,你说这世上,出身是不是能决定一切?”

     “老弟为什么这么说?”王宿道。

     “那些出身好的,每天什么事都不用做,就有各种资源源源不断,练武进步飞快,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像我这样的奴仆,每天不但有许多重活要做,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有。你说这世道公平吗?”方寒好似发泄一样,情绪激动起来。

     王宿沉默片刻,才呼出口气道:“你为什么这么想?是不是在方家受了委屈?”

     “我只不过在二小姐到马场的时候没有及时候着,就被罚了十鞭!”他大声道:“这几天我动都不能动...”

     等到方寒情绪发泄出来,气息逐渐稳定,王宿才道:“小方,你的想法是错的。”

     “嗯?”方寒一愣,面露不服。

     “你说的应该是方家那些血脉子弟吧?”王宿道:“他们能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有用不完的资源,其实并非凭空而来。”

     方寒眉头一皱,打起了精神。

     “方家为何会成为豪门大户?你想过没有?”王宿缓缓道:“那是因为方家祖上的拼搏!”

     “难道方家从一开始就是豪门吗?绝不可能。方家的祖上,可能也是平民出身,也有可能是孤儿,也有可能在某些时候快要饿死。但他却生生打造出了一个豪门!这是为什么?是天上掉馅饼吗?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