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四章 一剑破阵
    从罗成踏入阵中之时,他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乌猛、乌昊、甘二、甘三。

     乌猛——任务堂的跑堂,因为一言不合而与罗成结仇。

     乌昊——修武阁的前门看护,由于嫉妒罗成而起了争执,结下仇怨。

     甘二、甘三——乌大伟的私人护卫,自然不用说。

     这四人竟一起出现在这后阵的阵中,而且是在拦阻他的圆蛇阵,肯定是有人精心安排。

     罗成下意识看了看高台之上的乌连山与乌修明。

     与他有私人恩怨的就只有这两人。

     看来这两个老匹夫一定是想让他折在这里。

     罗成看了看手中的神玄剑,微微吐了口气,既然你们想在这一关拦住我,那么我就在这一关爆发出让你们食不甘味,辗转反恻,无法言语的惊艳。

     我要让你们知道我罗成已不是当年的罗成,再也不是被人居高临下观察的蝼蚁,而是让你们心生胆寒的对象。

     引导员一声令下,罗成竟一反常态第一个以急速奔跑之姿向后阵冲去,带起一地灰尘。

     阵眼甘二居阵调动,十人圆蛇阵迅速组成,甘三为蛇头,他紧随其后为蛇颈,乌猛、乌昊为蛇尾。

     四人同时露出邪恶的笑容,他们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当乌连山找到他们,让他们布阵对付罗成时,他们想都没想就立刻答应,等的就是这一天。

     而且在赛前,族中竟颁布了“死亡晋级”规则,他们同时得到一定要让他死的密令。

     所以,面对罗成,他们一定会全力以付。

     而罗成此时闯阵,竟然准备使用蛮力,简直自寻死路。

     “他……他真是怪胎!”看到罗成如此闯阵,墨良愣了一下道:“前两阵布阵者实力低下,只要九级炼体境采取这种硬打硬闯的方法,完全没问题!而他偏偏采取最复杂的破阵方式。而在这后阵,连我们这样的实力都得小心谨慎,细心寻找阵法破绽来破阵,他偏偏采取前两阵的破阵方式,他脑子有问题吗?”

     墨良的话不仅道出了齐天与乌严雪的心声,也代表了周围大部分观众的想法,连高台之上的众长老也是难以理解。

     “看这罗成前两阵的破法,可谓天才之姿!”乌勤力皱了皱眉头道:“怎么这个时候,有点脑子不清醒,这后阵是能用蛮力破的吗?”

     “勤力长老与严战兄之前对这罗成赞誉有佳,我看是谬赞了。”乌修明微笑道:“他哪是领悟力超群,分明就是误打误撞吗!”

     “哈哈,有些弟子总以为自己很厉害,前两阵破得游刃有余,就误以为这后阵也很轻松。”乌连山得意笑道:“我看他很膨胀!即使死也不冤!”

     乌严战并没有开口,他的内心也充满疑惑。

     这罗成打得是什么主意?

     族长端坐中央,眉头微戚,通过前两阵,他对罗成的冀望颇高,但在这关键的后阵,他为何会如此冲阵?

     难道真如两位长老所说,前两阵只是误打误撞,在这一阵有些内心膨胀?

     就在众人的心头萌生这同一个疑问时,罗成内心一片清宁,他目光专注于前方圆蛇阵的蛇头甘三。

     甘三个头本就矮小如侏儒,整个人被长胳膊的甘二抬起,比任何一个阵都像蛇头。

     后面每一个人的的掌都抵住前一个的后背,只要罗成敢于硬拼,他们十人之力会瞬间传递。

     没有一个九级炼体境能抵御十个九级炼体境的气力。

     这是一个修武者的共识。

     但罗成似乎没有这个共识,在离蛇头还有五米时,竟然还没有停下脚步,并同时将手中的断剑举起,直指前方蛇头。

     甘三冷笑一声,将手中的黑石枪举起,随时迎击。

     虽然第四组闯阵者有四人,但这时整个西塔族的目光都被罗成这一赛道所吸引,众人全部摒住了呼吸。

     在离蛇头还有三米之时,罗成意识海中的雷电神念电光火蛇般延着他身体的主筋脉直入双腿。

     双腿内部流光涌动,表皮的汗毛根根乍立,一脚迈出残影,两脚迈已如风,三脚迈身同流光。

     电光步施展开来,罗成的整个人瞬间化为一道闪电,神玄剑仿佛一道霹雳直接劈在了圆蛇阵的蛇头上。

     “轰!”的一声巨响,十人组成的圆蛇阵分崩离析,每一个人如同遭遇到了雷火袭击,被炸得四飞出去。

     人事不知的爬在地上,身上的衣服都变得焦黑。

     寂静!

     整个修炼场都一片寂静,甚至其他三个赛道都受到了罗成这一击的影响,临时停止,全部呆立。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罗成那一赛道的人,有几个摔到了他们阵中,目前还人事不知的躺在地上。

     外门四子齐天、墨良、乌严雪惊得说不出话来,本来还在疑惑罗成为什么一进阵就开始冲刺,认为他脑子有病的墨良才知道自己是坐井观天了,脸涨得痛红。

     所幸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罗成身上,没有人看到他的羞愧。

     齐天嘴唇紧抿,双拳捏得咯崩直响,罗成这一击差点击溃他的自信。

     但又让他这名外门第一人恼怒,恼怒于自己的位置可能就此不保。

     乌严雪是震惊的,她虽然知道罗成实力不错,但从来没有想过他能厉害至如此,只一招便破了后阵的十人圆蛇阵,而且这十人全部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要知道这后阵的布阵者全部是九级炼体境的修武者,虽然都是一些因为年龄稍大进入旁支的修武者,但实力摆在那里,是做不得假的。

     这……这是什么武技?难道比族中最厉害的武技等级还高?

     所有的长老都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愣了好一会。

     乌连山与乌修明的神色明显不怎么好,抓住座椅把手的手臂都在微微颤抖。

     乌连山张口接舌想要说什么,呜呜呀呀了半天才慌慌张张地冒出一句:“他……他一定是魔人,他一定是魔人,来人,快将他拿下!”

     “住口!”此时族长开口道:“作为执法长老一定要谨言慎行,还未问明,就先行定罪,是你一贯作风吗?”

     被族长一说,乌连山才晃过神来,立刻低头认错道:“因小子赌约,我稍显激动,还请族长降罪!”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族长道:“不过身为执法长老,一定要理性应事!虽然罗成此名外门弟子在铁枪会露出惊世骇俗之武技,但只要不涉我族生死存亡之大事,即使身为族长也不可轻易中止铁枪会的正常进行。

     “是!”

     “传令下去,铁枪会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