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诡异梦境(下)
    虽然罗成对这个梦境的情景有些了解,心里也有所准备,但当族长到“找到你”时,罗成还是愣了一下道:“我?”

     “不错!当年我就在炼丹罗家的这三口井边发现的你,并将你带回族中。”族长沉默了一会继续道:“因为这件事诡异奇巧,我也不敢对其他人言明,将你在族中安置好后,我的梦境果然就消失了。

     对此情形,我无法解释,又不敢对人言。因为我是族长,不能给别人以口实。只能将这个秘密埋藏在心里。当时我在内心做了一个决定,这一生都不见你,彻底断绝你我之间的联系。因为……我……恐惧……”

     罗成愣了一下,想不到族长会在他面前说起“恐惧”这个词。

     “我恐惧这种循环的梦境会再次缠上我,可没想到的是……十年后的一天,我又再次梦见了你……”

     “梦见我在干什么?”罗成情不自禁问道。

     “梦见你因在无尽森林独自逗留三天,归族时被乌连山针对,就在他痛下杀手之时,我救下你!”族长叹了口气继续道:“十年来我一直担心,一直纠结这种梦境会再次降临,可当它真正来到时,我反而轻松了,浑身有一种解脱的快感。”

     “所以在那天,你会出手拦下乌连山!”

     族长盯着罗成坦诚道:“在那一刻,我其实是不想出手的,我在想,如果我不救下你,是不是一切就结束了!”

     “但您还是出手了!”

     族长苦笑一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出手,鬼使神差般,在那一刻,我仿佛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或者说在那一刻,我已不是我了!”

     “其实……”罗成抬起头望着族长的眼睛道:“这些话您不必跟我说的!”

     “其实今天我要感谢你,当一个秘密埋藏在心底十年,犹如被压抑的火山岩浆,需要找到一个宣泄口。今天我把所有的话说出来,心里舒服多了!”族长对着明月长叹了口气,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

     在罗成印象中,族长是很不苟言笑的,今天他第一次看见族长在笑,笑得那么开心,那么轻松。

     看来这个秘密确实压抑他很久。

     听到族长的这个有关梦境的故事,罗成除了震惊以外,他迅速找到了其中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所在。

     “师傅,不知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

     “您第一个梦境是不是做了很长时间才成为现实的?”

     “嗯,超了半个月吧!”

     “那您第二个梦境呢?”

     “大概一天吧!”族长被罗成的这个问题触发了一些思考,皱了皱眉头道:“你怀疑什么?”

     罗成低头思考了一阵道:“您第一个梦境是主动性梦境,如果你不做出主动性行为,那么这个现实场景就实现不了。第二个梦境是被动性梦境,是由其他人推动,现实场景肯定会出现,在这个场景中你所要做的只是一个主动性行为。而当你犹豫要不要做出主动性行为时,有一个未知的力量托管了您的身体,我们暂且这么说,使您被动地做出主动性行为。”

     罗成的一番思考让族长陷入沉思。

     罗成似乎进入了状态继续说道:“第一个梦境,从开始到真实呈现,中间隔着十几天。如果您在第一次做梦就非常重视,就开始寻找炼丹罗家,那么这个灭庄惨况是否会提前到来?亦或者这个惨况因为你的提醒而不会发生?

     第二个梦境,从开始到真实呈现,只隔了一天。如果您在做这个梦时就外出避开,那么这个真实场景是否会发生?或是否会推迟发生?”

     罗成的这番说辞,让族长愣住了,他从来没有如此思考过。

     “师傅您两个梦境都与我有关,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在做第三个有关我的梦时能告诉我,我们可以一起通过一些方法来探知这种梦境的边界,或者……”罗成深吸了口气道:“或者这背后的未知力量!”

     听了罗成的话,族长沉默了一会,忽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后生可畏,这个入室弟子没白收!”族长被罗成的一番话荡走了积郁之气,重新恢复了长者风范道:“都活了这么久,还没一个稚子看得明白,我真是愧对师尊教导。这梦境虽然诡异,但并没有影响我族什么,反而为我族带来了一个优秀的弟子,我又何必亘亘于怀呢?就让我们师徒积极面对未来吧!”

     族长来到罗成身前,将双手搭在他的双肩道:“虽然这次铁枪阵测试我收了你与乌大伟为入室弟子,但我知道只有你才是真正靠实力获得这个至尚荣誉。所以……我会将寒冰引传给你!”

     听到族长说要将寒冰引传给自己,罗成愣住了神,缓了好一会才问道:“师傅,难道您在内门没有收入室弟子吗?他们的实力应该比我强吧!”

     族长笑道:“作为一族之长,怎么会轻易收入室弟子?即收入室弟子,就是为了继承族长之位培养,今日与你一席话,更让我属意你。更别说你是我预兆现实梦境中的主角,可能是上苍垂怜我们西塔族,让你重振我族雄风亦未可知。”

     “师傅!这……这……族长之位,我实在担当不起!”罗成一直以来的人生目标就是逃离西塔族,如果不是实力不够,他早就逃走了。

     再说,这西塔族内有视他为仇敌的两大长老,即使他能当上族长之位,这位置估计也不好做。

     “你现在年纪尚小,实力不够,这族长一事暂且不提,以后再说。”说到这,族长突然出手拿住了罗成的手腕,一股寒冰之元力从他手腕筋脉向其内腑行去。

     罗成本来下意识要出神念抵御,但看到族长温和而认真的神情,不像对其不利,便将意识海中神念压下。

     这股寒冰元力仿佛水流一般在他内腑走了一圈,最后回到族长手心。

     “你并未开辟元海,但那天又为何能使出那一剑?”原来族长是探查他的元海情况,针对这个问题,罗成早就准备好了答案。

     “我使用了这个!”罗成将雷玉从怀中掏出。

     族长毕竟眼力非凡,看到雷玉时惊道:“这是能储存天地元气的灵器??”

     “不错!”罗成道:“在一次试炼中,我偶然得到一块,发现自已的身体可以借助其蕴含的元气进行攻击。那一剑也是因为这件灵器内的元气力量!”

     “我能看看吗?”

     “当然可以!”罗成将雷玉递给族长,他也不怕族长贪墨,这玩意他有六块,就算给一块给族长也无伤大雅。

     而且有了族长这个靠山,在族内,他们兄妹四人至少也会安全一些。再遇到事情的时候,也有人为他们说话。

     “这灵器内的元气似乎……”族长仔细探查了一遍雷玉说道。

     “已被我用完了!”

     “哦!”族长点点头,将雷玉还给罗成道:“虽然他蕴含的元气没了,但可以再次寻找机会为其充满。在遇到危机,元力枯竭时,它可以反馈你力量,是不可多得的灵器啊!”

     虽然西塔族的灵器不多,但族长的眼力还是不错的。

     “虽然你是靠了这灵器中的力量闯过的终极之阵,但这份机缘与气运,可是万中无一啊!”族长叹道:“看来这次我族的未来兴衰真要托付与你。”

     罗成刚想谦虚一下,被族长用手掌所止。

     “不要妄自菲薄,你的机智、勇气、天赋、气运是我一生难得一见的好苗子,但也不可骄傲自满。因为我已开死亡晋级之规则,以后的每一步只有靠实力说话。我希望你能进入内门,然后成为内门核心弟子,赴四族夺塔之战,重振我族声威。”

     族长说完便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递与罗成道:“这本《寒气引冰诀》是寒冰引的配套功法,是我族唯一一本绿阶极品功法,同时它也是只传族长的秘传之功法,今日我就将他传授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