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诡异梦境(上)
    深夜,西塔族正北的无尽森林黑影幢幢,尸鬼全部从坟墓中爬出,在无意识地游走。

     一个黑色身影忽而急如风从尸鬼群中穿过,忽而窜上树在树间跳跃,不一会便来到了一处破败的山庄门口。

     他站在山庄门口仔细寻找了一会,看到了一块断裂的牌匾,拼起来赫然四个大字:炼丹罗家。

     看到这四个大字,这个黑影不做停留直接从正门而入,穿前院,过中庭来到后院的一处天井。

     这处天井有三口围成品字形的井栏。

     这个黑影到了这里就一直站在此处,一动不动,仿佛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

     当明月当空,清辉照人之时,那个黑影露出真容,是罗成。

     就在此时,一个他熟悉的清峻而严肃的声音突然从夜空传来:“你很有悟性,知道今夜前来此地。”

     罗成仰望天井四周墙檐恭敬道:“不是我有悟性,而是您做的很明确。您双手呈圆形托茶杯,杯中有水,寓为井。左手三指是指井有三口的地点,右手三指指的是时间三更。有三口井的地方,在我记忆里,除了这里没有别处。”

     “不错,我的手势只说了大概的时间与地点,那你是如何判定是在今夜,也有可能是在明天或后天啊!”那个声音继续问道。

     “您不顾身份在大庭广众之下在我面前吐了一口浓痰,这还不明显吗?”罗成深吸了一口气郑重道:“口中之液又称***不是指今夜又指何时,师傅,我难道理解的不对吗?”

     听到罗成的解答,那个声音哈哈大笑起来,忽而左,忽而右,无法辩明方向。

     在罗成眨眼的瞬间,一个黑影在黑夜中起身,飞至空中如深夜捕猎的大鸟,在空中盘旋而至他的身前。

     看到这个身影站定,罗成弯腰双手执礼道:“师傅,不知深夜召弟子来此处有何指示。”

     那个罗成口中的师傅身穿灰色长袍,面容清矍,下颔有三绺黑色胡须,赫然便是西塔族的族长。

     族长拂了拂下颔的胡须,道:“果然好悟性,别人都以为我是不得已收下你这个弟子。但其实他们哪里会知道,整个西塔族的未来都在你的身上!”

     族长这句话说得罗成一愣,整个西塔族的未来?为什么族长会如此说?

     “师傅,弟子身份卑微,而且实力还很低下,如何能承担一族之未来?”

     族长面露微笑,盯着罗成看了好一会,让罗成心头起毛,不过出于师道礼节,他没有发言质疑。

     “你知道你是一个很奇特的存在吗?”沉默了一会,族长仰头望月道。

     奇特的存在?这个用词用来形容自己着实奇怪。

     难道,族长知道自己拥有夺魂兑换府?知道自己拥有生命古树之灵?知道自己以炼体境之境界就拥有神念?

     对此不明意义的用词,罗成不知该如何接话,此时最好的回答方式就是沉默。

     “我还记得十年前,我刚接任族长的日子。隆冬时节,屋外下着雪,空气中弥漫清冷的气息。尽管如此,但那天我很兴奋,在族中亲朋好友的祝贺声中喝了不少酒。我还记得那个酒名烈焰,很烈,如火焰般烧着我的喉管,我的胃,我很高兴……”

     族长似乎回忆起当年那个开心时刻,清辉照在他的脸上,露出神往之色。

     罗成不知道为什么族长会跟他说这些,他只有静立一旁仔细倾听。

     “那天我喝得很多,被人抬着进了寝室。不一会,便睡了过去。本来喝了那么多烈酒,应该睡得很沉,但那天我还是做梦了!”说到这,族长的脸色沉重起来。

     “浓重的血腥味飘散过来,让我有些作呕。在梦里我吐了,把喝的酒全吐光了,那混着酒液的呕吐物浇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露出被掩雪下的几缕枯草。

     我抬起头,发现有雪花飘落,在我不远处有一座山庄,门前有两尊雄伟的石狮,黑色门头上悬挂的牌匾已经被利器斩断。山庄大门敞开,被风吹刮得“吱嘎”作响。

     深褐色的残叶被风雪吹打,在残破的门前打着转,没有人语声,显得很荒凉!

     突然,门内传来孩童低垂的啜泣声,在空荡的宅院内回响。我迟疑了一下走进门,那一刻我震惊了。

     整个山庄内到处都是死尸,血液染红了地面,我仿佛走进了血溪之中。在不远处的天井处我找到了那个哭着的孩童。”

     听到这,罗成全身一颤,脑中如五雷轰顶,产生了些许晕眩。这是怎么回事?

     族长的这个梦境怎么与自己曾经在议事堂被逼问时产生的幻境如此相像?

     难道之前自己产生的幻境只是族长的梦境?

     罗成皱了皱眉头。

     说到这,族长转过身望着罗成道:“那个孩童四、五岁左右,正爬在一个妇人的尸体上痛哭。我走过去将他抱起,对他说:跟我回西塔族吧!他点了点头认真对着我道:我一定会成为西塔族的骄傲!这句话说得很突兀,让我有些回不过神!”

     “他说了这句话?”罗成忍不住疑问道。因为在他的那次幻境中,那个孩童并没有说这句话,他只记得那个诡异的微笑。

     “不错!”族长继续说道:“当时,我正要问他为何会如此说,没想到却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醒来后,我只当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梦,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可没想到的是……”

     说到这,族长呼吸似乎急促了一下,他古井无波的脸上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道:“从那天以后,我每晚都会做这个同样的梦,每一个片段,每一个细节都毫无二致,甚至醒来胃部还有呕吐产生的不适。

     一开始我并不在意,以为自己是累着了,但隔了半月后,我开始嗜睡,有时早上醒来已是正午,有时与人交谈时也会莫名其妙的睡着,只要睡着我都会做梦,而梦只有……那一个。

     我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族中医师将我的身体查了个遍也查不出原因。于是,我知道如果我再不去了解这个梦境,我肯定会睡死过去。

     我将记忆中山庄的模样告诉我的几个族中心腹弟子,让他们到处寻找。没想到,很快便传来消息,在我族东北方向百十里左右有一个炼丹罗家的山庄与我梦境中的有些相似。

     知道这个消息,我是马不停蹄赶往,没想到的是……”

     说到这,族长的脸上露出一丝难以掩盖的恐惧情绪道:“我赶到的时候,整个山庄的人都死了,到处是尸体,到处血流成河,竟……竟与我梦境中的如出一辙!我就在这里……”

     族长在这三口品字型井边走了一圈,转身盯着罗成道:“找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