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阴谋诡计
    乌勤力已经被那碎裂的生命灵石吸引,都快忘了这事,被提醒后才让人将钱明唤来。

     钱明进入厢房后,看见罗成,脸顿时阴了下来。

     “钱明,你们之前是不是有赌约?”乌长老直接问道。

     “嗯……嗯……”在乌长老面前,麻脸不敢说谎,毕竟之前在那么多人面前他可是承认了的。

     “那好,我已鉴定过,罗成几人确实猎杀了十八级噬血蝠王,你快把输的兑换点给他们吧!对了,还有他抵在你那的三阶玄兵赤焰刀一齐还回去!”

     “乌长老,光凭那颗巨齿以及几瓶不知名的血液可不能证明他们杀了噬血蝠王啊!”钱明听乌长老要他兑现赌约,他有些急了。

     三千兑换点可不是小数目,基本上能抵得上外门顶尖弟子一年的用度。

     他已经十七了,是他最重要的一年。为了获得更多兑换点,他才会选择来任务堂打工,为的就是在最后一年博一次。

     如果今年进不了内门,他就彻底失去机会。

     他好不容易凑齐了三千兑换点就准备在兑换大典上获取品级较好的镜明丹,想要一举突破第九级炼体境中期。

     并且还打算兑换等级较高的修炼功法武技,准备在内门晋级试上以靠前的名次进入内门,以求获得较好的奖励与资源。

     如果将这些兑换点全给了罗成,他就算完了。

     “你在置疑我的眼力吗?”乌勤力不怒而威道。

     见到乌勤力脸色不好,钱明把刚涌上喉咙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快点完成转点,我还有要事!”

     原来还在纠结的钱明听到乌勤力的催促后,咬了咬牙,恨恨地从衣兜内掏出晶卡覆盖在罗成的晶卡上。

     他的手指停在自己的晶卡上颤抖了好一会,才最终抹下去。

     两张晶卡同时闪出一阵白光,等罗成接过自己的晶卡,看到上面的数字已变为了“一万”。

     “三阶玄兵赤焰刀并不在我身边,我希望能宽限几日!”麻脸满眼怨毒地盯着罗成,如果眼神是刀剑,是毒药,早已将罗成杀死多次。

     面对麻脸狠毒的神色,罗成并不以为意,直接说道:“之前定立赌约时,你说怕我们死在千蝠洞怕无法收到赌注而要求我抵押了赤焰刀。现在我也怕你赖账,我希望你也抵押三千兑换点,什么时候把赤焰刀还来,我就将兑换点还你。”

     听到罗成如此说,麻脸惊怒地有些气急攻心,他已经将他全部家当拿了出来,现在罗成还要雪上加霜,不把他榨得成渣不罢休。

     “你……你……你……”麻脸说了三个你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乌勤力拿到碎裂的生命灵石,就已经想一个人仔细研究一番,现在把时间全部花在这些小辈身上,早已不耐烦。

     现在罗成与钱明还在纠结赤焰刀的事,他失去了耐心直接道:“这样吧!我先以任务堂的名义垫付这三千兑换点,如果钱明不归还,就要帮我任务堂免费打两年工。”

     说完也不给麻脸提出异议的机会,直接就将三千兑换点打给了罗成。

     事已解决,罗成告辞乌勤力从任务堂中走出,面对天空的骄阳,心里从来没有这么舒坦过。

     这个时候,麻脸钱明也从任务堂内走出,阴着脸盯着罗成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阶!”

     听到钱明恼怒的声音,罗成内心不知怎地泛起一阵阴冷的杀意。

     他想到了吴小六,他虽无心杀人,但如果人欲杀我,我又将如何?

     想及此,罗成回头冷瞥了他一眼道:“从今天开始,犯我者必将受到地狱式的折磨,即使死去,魂魄也必将无法善终。”

     麻脸钱明感受到了罗成的杀意,即使在温暖的骄阳下,仿佛身在冰窖,全身有些发冷。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头竟浮现出恶魔的身影。

     西塔族某处厢房。

     “乌勤力竟然让你兑现赌注,而且还以任务堂的名义帮你垫付了三千兑换点?”听了麻脸钱明的汇报,乌大伟玩味地摸了摸下巴道:“乌勤力这老头看起来一本正经,其实很贪心,我族库存用来奖赏的丹药被他贪墨不少给自己的直系族裔。虽然在我父亲面前他表现得极为顺从小心,但我父亲曾说他野心不小,是我们要注意的对象。以他的性格不可能没有证据就给罗成七千兑换点,而且还让你兑现赌注。”

     “是啊!乌勤力这老不死的经常克扣我们的月供,十足铁公鸡一只,竟然会兑现这么多兑换点给罗成。而且还帮他要我兑现赌注。”麻脸哭丧着脸顺着乌大伟说了一番后,直接跪在他面前道:“乌少爷,不是我小气。实在是罗成这厮太欺人,任务证据不足就找乌勤力做靠山,不仅从我这强夺了三千兑换点,还直接罚没了我三千兑换点,说三日内不送还抵押在我这的赤焰刀,就从我在任务堂内的月供中扣除,那……那可是我两年任务堂的供给啊!”

     麻脸是越说越伤心,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我已经十七了,今年的族中试炼是我最后的机会。乌少爷,不知……那把赤焰刀能不能……还……还我!”

     麻脸从罗成那骗来赤焰刀后根本没想到他们能活着回来,直接把赤焰刀晋献给了乌大伟。

     如果不是因为涉及到自身最后一次机会,他根本没脸来。

     乌大伟从身边将三阶玄兵赤焰刀抽出,用手指轻抚锋利厚重的刀身缓缓道:“你知道这把赤焰刀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听到乌大伟问话,麻脸不敢做声。

     “耻辱!”乌大伟轻声细语道:“你知道吗!十五年来,我的身上连一处伤疤都没有。如果不是这把赤焰刀,罗成也不可能断我肋骨,伤我胸腹,让我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

     听到乌大伟将这么隐秘的事说了出来,麻脸直觉不妙,全身颤抖不已,磕头如捣蒜道:“乌少爷,都是我不对,赤……赤焰刀我……我不要了!”

     说完,他立刻站起身就想走出门口。但这时,有两个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是甘二,甘三。

     “乌……乌少爷!”麻脸听到自己的声音中充满了颤抖。

     乌大伟微笑着走到他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紧张,既然我能把这么秘密的事告诉你,就想让你知道,我已经把你当自己人。也要让你知道,对于罗成,我的恨是如何炽烈。”

     他扶起麻脸道:“罗成既然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想你也不会介意帮我一个小忙!”

     此刻,乌大伟面带微笑地看着麻脸,如春风拂面。但不知怎地,麻脸内心却感觉如入凛冽寒冬。

     “这个小忙不仅能帮你报复罗成,还能多得五千兑换点!”乌大伟从怀中抽出一张晶卡递到麻脸眼前,上面写着“五千”字眼,而且卡内透明几净,无滴血认主。

     对于乌大伟的提议,本来麻脸还有些胆颤,但看到这张无主晶卡时,眼中闪出一丝火热。

     这可是五千兑换点,如果能得到,就可在兑换大典上兑换更高级的丹药与功法,进入内门就能多得几分把握。

     这一丝火热被乌大伟捕捉在眼里,他略微轻撇嘴角一笑道:“放心,既然我已把你当作自己人,自然会多加关照。赌注输了、被罚年供又如何?我乌大伟别的没有,兑换点多的是。赤焰刀我是不可能还回去的。”

     麻脸的眼睛一直盯着那张一万兑换点的晶卡道:“刚才我说的话,您就当是屁话,全忘了吧!从今往后,我钱明一定唯您马首是瞻,您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

     “好!”乌大伟眼睛一亮,拍了拍麻脸道:“既然你这么爽快,我也不能让兄弟吃亏。这五千兑换点你先拿去吧!”说完便直接将那五千兑换点的晶卡递给了麻脸。

     接过晶卡的麻脸一阵激动,生怕乌大伟反悔,赶忙塞进自己怀中。

     “既然是自家人,我也就开门见山了!”乌大伟重返座位对着站在下首的麻脸道:“再过三个月便是晋级内门的第一轮测试:铁枪阵。我会想办法把你安排在里面,并且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

     “按以前惯例,铁枪阵会由超过十八岁而没能进入内门的弟子组成,我还未到十八岁,没办法加入吧!”麻脸疑问道:“而且……而且,如果我参与铁枪阵,就无法闯阵,就没办法进入内门了吧?”

     听到麻脸的疑问,乌大伟的脸突然冷了下来:“刚才我可是听人说唯我马首是瞻,往东绝不敢往西的啊!”

     看到乌大伟脸色不对,麻脸顿时汗如雨下,立刻跪下道:“乌少爷,我……我再也不敢了!”

     看到麻脸跪下,乌大伟冷哼一声道:“我既然能让你入铁枪阵,就能让你通过这第一轮测试,这不是你要考虑的问题!”

     “谢乌少爷恩泽,谢乌少爷恩泽!”麻脸磕了几个响头。

     看麻脸较为听话,乌大伟脸色稍霁,从怀中掏出一枚细如毛发,亮如冰晶的长针道:“此物为镇魂针,我将会把它藏在一把长枪中,只要按下机关,它便会射出,到时候你就用它送罗成上路吧!”

     麻脸虽然不知道这镇魂针有什么作用,但乌大伟说它能送罗成上路,肯定是能够破开第九级炼体境的身体防御,并超过基础玄兵的暗器。

     知道能亲手杀死罗成,麻脸显得很兴奋,双眼充满了激动的血丝。

     但他转念想到了一个重要问题:“乌少爷,数百年来,铁枪阵内虽有重伤过的弟子,可从来没有死过人。万一查出来……”

     “放心,他们绝对查不出来!”乌大伟给麻脸吃了一颗定心丸道:“此针遇血即融,即使把尸体切成肉靡都不可能找到的!哈哈……”

     见到主子大笑,麻脸,甘二,甘三也随之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