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三章 众人焦点
    在台上长老讨论此事之际,场上三场对局有了新的变化。

     齐天展现出他狂傲凶悍以及聪明狡猾的一面,他使出白阶中品武技撼山腿,生生将地面的石砖戳出无数坑洞,并将碎砖块踢向圆蛇阵,砖块直接被排排黑石枪刺碎成碎砖屑。

     无数碎砖屑在空中飘舞,仿佛大风起时扬起一地灰尘。

     这时,齐天运起十成劲力,叠山拳一招“山峦叠嶂”,将无数碎砖屑吸纳舞动在双拳之际,紧接着一招“炮山拳”,将这压缩在一定区域的碎砖屑爆击出去。

     每一粒砖砖屑迸射而出,都仿佛一件利器,喷散向布阵的每一个人。

     这一招出乎所有人意料,当布阵者每一个人都在分别应付这喷洒而来的碎砖屑时,齐天已经寻找到此阵最弱的一个部位突围而出。

     当他出阵的一刹那,周围人群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他裸露的上身早已被汗水浸得油亮,呼吸还显得有些急促,双手有些颤抖。

     叠山拳与撼山腿虽然厉害,但每次施展都会消耗大量的气力。

     刚才他已经使出了全力,并耍了一点小诈,方能闯出阵。

     如果再不能出阵,估计他就得折在阵中了。

     这后阵果然厉害。

     齐天盘腿坐下,一边休息,一边看向阵中,他在注意观察墨良与乌严雪的应对。

     能成为外门第一人不是侥幸,除了对自己严格要求外,还要关注对手的优缺点,这样才能在以后的对决中占据优势。

     墨良的白阶下品柴刀八法与十八滚身法是互相配合的一套武技,主要针对敌人的下三路。

     出人意料的招数呈出不穷,确实让对手头痛。

     但现在他对付的是一个阵法,而且只要将你围困不断消耗你的气力,就可以在最后给你致命一击。

     被困的时间越长,越不讨好。

     墨良应该也意识到了圆蛇阵的目的,握紧手中的五阶上品玄兵狗腿子,不冲阵竟向地面石板砖凿去。

     狗腿子非常锋利,不一会便将他周围的石板砖切成了一块块的碎片。

     紧接着,墨良用玄兵横扫这一地的碎石块,这些碎石块像一把暗器射向圆蛇阵。

     碎石块飞出的同时,他也不做停留,选择一个方向整个身法圈成一个圆直线滚至一名布阵者脚下。

     这个时候所有的布阵者都面临上半身碎石块的攻击,只有一名布阵者即要面临上三路石块的攻击,又要面临墨良柴刀八法中的一式树根斩。

     无奈之下,这名布阵者只有离阵闪躲,整个圆蛇阵就露了这么一个缺口,被墨良抓住直接施展十八滚身法滚了出来。

     看到此幕,齐天愣了一下。

     墨良向他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偷学你一招!”

     齐天冷哼一声道:“也要有偷的本事!”

     墨良也不在意齐天冷嘲热讽的话,直接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地上,身上蒸腾起大量的热气。

     突然一阵冷气袭了过来,墨良身上的热气摇曳了一下便直接消失了。

     齐天与墨良同时感受到了这股凉意,一起向凉意来袭的地方看去。

     一身飒爽英姿的雪白武服,左臂处有点点红樱,乌严雪也闯出了阵,但似乎受了伤。

     她面色苍白,香汗乱鬓,但眼神依旧犀利如剑。

     她推开族医,抢过她手中的止血绷带,直接自己包扎伤口,系结时用嘴咬住单手系结。

     在崇武的西塔族,乌严雪的形像完全是西塔族所有单身男的女神。

     齐天与墨良并没有注意到乌严雪是如何闯出阵的,但他们同时被她英武而不拘小节的气质打动了,两人的眼神充满炙热,内心仿佛有什么在融化。

     “第三组三人闯关成功!”引导员的一声高呼打破了修炼场上的平静,所有人都高呼自己偶像的名字。

     看到乌严雪闯关成功,乌严战舒了口气,但同时新的问题又让他的眉头紧锁。

     “请第四组闯阵人员到阵前就位!”

     随着引导员的一声令下,齐天、墨良同时将目光转向阵中。

     对于他们来说,要想夺得胜利,这一组是他们绝对无法忽视的一组。

     有同为外门四子之一的乌大伟,有最近升级较快的梁德道与吴小六,还有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带着一身迷团,让人捉摸不透的罗成。

     齐天最有体会,在兑换大典,他一直注意罗成,发现他选了一本灰阶上品的武技《山岳剑法》还曾提醒过他一次。

     没想到前两阵,他竟然只是靠着堪破此阵法的一点小缺陷而轻松破阵,连武技都没有如何施展。

     而这一阵动用玄兵,齐天的叠山拳与撼山腿都是白阶武技,比灰阶武技高出一级,破阵还大费周折,差点折在里面。

     他想看看罗成在这一阵如何施展山岳剑法破阵。

     墨良与齐天心理一样,自不必说,也是紧盯阵中,目不转睛。

     乌严雪出生西塔族上层人家,从小就在乌严战的指导下修炼,十岁前基本没接触过多少外门弟子。

     为了使她能有些共同修炼的朋友,乌严战也是煞费苦心,找了一批同岁数的少女子到家里来免费指导。

     如果乌严雪像闺中小姐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她也不会成为外门四子之一。

     十岁后的乌严雪叛逆的像名假小子,经常带着一帮女弟子去任务堂接任务去野外试炼。

     有时还会深入危险区域,不仅在与尸化兽、尸鬼的战斗中积累了经验,也在外门弟子中积累了名声。

     长至十五岁,乌严雪的外貌逐渐出落得像名大家闺秀,但打扮与作派还是一副飒爽英姿的形像,经常带着一袭面纱,眉眼清冷而神秘,不知迷倒多少外门弟子。

     之前对于外门弟子,她只知道齐天、墨良与乌大伟,因为只有这三人与她站在同一实力线,而她也是好强之人。

     第四个进入她视野的是罗成,原因很简单,乌大伟曾称他为“外门第一人”。

     虽然这很可能只是一句奚落之辞,但随后罗成的表现着实让她对此人有了更多想了解的欲望。

     在修武阁,他能一眼看穿乌大伟六阶玄兵霸虎的弱点,将得意洋洋的他说得面色沉重。

     他身边的兄弟吴小六,被人重伤,三个月的时间不仅完好如初,自身实力也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而且敢于在众人面前与乌大伟赌命。

     铁枪阵前两阵,其他人凭着自身的实力硬打硬闯过关,只有他见解独到,凭着对阵法的理解破阵,高低立现。

     她想看看这后阵,他会如何破。

     罗成手持一把断剑站在阵前时,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因为这把断剑虽然是一把重剑,宽约一尺有余,但剑身锈蚀不堪,实在不像什么神兵利器。

     估计有的基础玄兵都比他这把好,但出于罗成每每出奇制胜,众人也只是小声议论,并没有大肆嘲笑。

     这个时候,一个细微的声音从第四赛道传来:“我弃权!”

     众人一齐随声音望去,是梁德道。

     引导员来到他身边再次确认了一次,高声道:“第四赛道梁德道弃权!”

     周围人群一片嘘声。

     “这小子太没种了吧!”

     “我还以为今天这组会很精彩,没想到没开始就有人当缩头乌龟了!”

     “我押在他身上不少兑换点啊,这怎么办?”

     ……

     听到梁德道弃权,吴小六愣了一下向其问道:“你弃权,那这场赌斗就算我赢喽!”

     梁德道正准备走出闯阵区,听到吴小六的话转身扯着脸假笑道:“如果你能闯过后阵,我就认输!”

     “好!你等着,我希望到时候你要遵守承诺!”吴小六咬着牙道。

     “放心,今天有这么多人见证,我想赖也赖不掉!”梁德道一边走出闯阵区,内心一边得意暗道:“这后阵布阵者十人全部都是第九级炼体境,外门四子都只能勉强通过,你能强过他们?哼哼,你想死就成全你,你死了我自然不算输,想赢我没门!”

     看着梁德道走出闯阵区,罗成再次用秘语将之前提醒吴小六的话对他说了一遍。

     至此,第四组闯阵者便只剩下三人。

     在引导员的一声令下,三人进入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