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三章 敢挑衅就战
    “故事说完了?”钟士书问。

     “说完了!”

     “这个故事没有结局吗,最后这两个人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一个在这里开了一家雷拳武院,收了两个同样厄运缠身气运的弟子!”罗成道:“还有一个就不知道了!”

     “唉,你看出来了?”

     “这还用看,你脸上都快苦出瓜了,再猜不出来就真的是笨蛋了!”

     “我没猜出来!”钟士书一脸无辜地望着罗成。

     罗成望着他只好说了一句:“那笨蛋就是你了!”

     “苦瓜加笨蛋,这盘菜应该不错哦!”钟士书突然双眼媚笑成了月牙,痴痴发笑,嘴角留出了口水。

     看着钟士书一脸白痴像,罗成第一次感觉自己进了白痴集中营。

     “后来没多久,师傅大限将至,他把我们俩叫到了床前。他把山门的所有家档都列在了一张纸上交给了我们,他看着我们很久没说一句话。师傅他老人家虽然没说话,但我知道对于山门的凋零,他是自责的,但他又不忍心责备我们。没过多久,他就离世了。”王一汉说到这里眼眶里有些湿润。

     “一个数百人的山门最后只剩下了我们两人,我们又无法认祖归宗。我主张重振山门,但他却认为是宗门的无情无义才导致我们山门的衰落,他发誓再也不会再认为宗门弟子,遇到宗门的弟子也不会给面子,他会用一生来谋求对宗门的报复。我觉得他太偏激了,与他大吵了一架,隔天发现他离开了。”说到这王一汉叹了口气道:“已经数百年了,他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创立雷拳武院是为了重振山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宗门应该就是雷亟宗吧!”罗成道。

     王一汉转过头对罗成道:“你很聪明,雷亟宗辖下有七个山门,而我们雷拳山就是他其中一个山门,不过在六百多年前,我师傅死后就被其废弃了。”

     “你是想让雷拳武院夺得万安城春季大比第一的方法来重新让雷亟宗重视,并将其重新纳入宗门辖下,以完成重振雷拳山的梦想!”

     “不错,这不仅是我的梦想,也是师傅的遗愿!”王一汉道:“做为被其特招的弟子,我们厄运缠身的气运给山门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命运,在这几百年的时间里,我没有一天不愧疚,我需要重振雷拳山,以慰师傅在天之灵!”

     “当然,我招收厄运缠身弟子也有一点小私心,我想告诉这个世界的所有修真者,厄运缠身气运的弟子是可以凭借自身积极向上的精神与努力来破除命运的安排!”王一汉伸出手臂激动道:“我们要为拥有倒霉气运的人代言,要让他们重新振作,成为修真界的一股清流!”

     王一流说完后兴奋地将手臂伸至罗成与钟士书中间道:“让我们一起为梦想前行吧!”

     隔了一会儿,见罗成与钟士书没一点反应,他再次抖了抖手掌道:“给个表示吧!”

     “我觉得在实现你的梦想前,我们……要不要……先把这些金条分了?”罗成的话直接将王一汉噎住了。

     他激动道:“我这么感动至深,能让闻者流泪,听者伤心的动人故事竟然感动不了你们,你们真是一帮冷血的吸血虫!”

     “分钱啦,分钱啦……”

     顿时,王一汉屋内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其间夹杂着王一汉的哀嚎声:“我的金条啊!”

     “老板,店里有什么好菜通通给我上来,大爷我今天要把你们店吃个底朝天!”钟士书与罗成在一座酒馆内刚坐下,他就大声嚷起来,说完,还在桌上拍下一根金条。

     酒店掌柜是眼尖的主,知道是贵客,立马迎上道:“二位贵客,小店尚有一间包厢,请移尊驾!”

     “咦,吃饭还有包厢,我还没试过,就潇洒一次!”

     钟士书刚想移桌,突然有五个人走到掌柜面前道:“掌柜,这最后一间包厢我们要了!”说完同样摸出了一根金条递到掌柜面前。

     掌柜一看面前的五人就知道来者不善,也不敢接金条,他看着这两帮客人苦笑道:“这……这几位贵客,我们的包厢现在只剩一间,还请不要拿小的为难!嘿嘿……”

     “哟,这不是雷拳武院的钟士书吗?这么倒霉的名字也不是谁给起的,总是输,哈哈……”五人中为首的一名青年弟子说完后,五个人一起笑出声来。

     此五人身穿同一套武服,左胸前有一个龙飞凤舞的“雷”字,这是雷亟武院的标志。

     “总是输?你们雷亟武院的那个什么陆青都被我打残了,我要是总是输,那你们雷亟武院算什么?总是残吗?”钟士书说完后,酒馆不少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五名雷亟武院弟子向四周冷扫了一眼,不少人都被吓得赶忙结帐跑路,他们都看得出这一次两方肯定不会善罢干休,千万不能触了霉头惹了祸端。

     “哼,陆青只不过是刚上雏龙榜,今年才入雷亟武院的小家伙,怎么可能代表得了我们雷亟武院?”为首那名弟子冷哼道:“而且你们是在雷拳武院中的私斗,根本没有什么人看见,你作弊也说不定!”

     “作弊?陆青当时还有两个同伴,你可以去问一下他们我是不是作弊了。还有我今年也才入的雷拳武院,与陆青算一个辈份的!”钟士书指着为首那名弟子道:“看你未老先衰的样子,应该比我们大上几岁吧,应该也算雷亟武院的老弟子了。这样吧,我就吃点亏,如果你不怕输的话,我可以答应与你一战!”

     “什么?”为首弟子听到钟士书敢挑战他,怒极而笑道:“你敢挑战我?这是你自己找死,可不是我强迫你的。”

     “你的废话太多了,决斗文书带来了吗?签了去竞技场打一场,这样就不会有人再来说嫌话了吧!”

     “好,爽快!”为首那人从怀中掏出一份文书,从掌柜那借来一支毛笔大笔一挥写下“李明辉”三个字。

     钟士书也同时签下自己的名字将毛笔扔在桌上道:“现在就走!”

     “你现在就想找死,我也不拦着!”那个叫李明辉的冷笑着向城西竞技场走去。

     顿时,雷亟武院李明辉与雷拳武院钟士书在城西竞技场决斗一事立刻被人传开了,不少宗门的青年弟子全部涌向城西竞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