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章 将计就计
    内城大地神将府,一间正厅内,两名身穿锦袍的老者正在喝茶,其中一人是白虎神将。

     脸色蜡黄,个头瘦弱的老者坐在主位,而白虎神将在坐在客位。

     “最近你有没听说那人的外甥被人打残之事?”白虎神将喝了口茶问道。

     “听说了!”

     “你不觉得是机会吗?”白虎神将道:“虽然雷拳武院只有两名弟子,但据说那名叫钟士书的弟子很强,做为代表出战春季大比的话应该不弱。”

     “你为何不选呢?”面色蜡黄老者问道。

     “你也知道我出自庚金武院,选他们做为我的代表出战是理所应当啊!我听说你一直没有定下来,所以想提醒你一下!”

     “多谢提醒!”面色蜡黄的老者淡淡道。

     “一年的时间很快,如果不尽早定下来,有可能会被其他人抢走!”白虎神将道:“最近玄武神将已经向我流露出想要找雷拳武院院主面谈的意思。”

     “大家既然都是武皇的人,代表谁不都一样吗?”

     “大家虽然都同为武皇效力,但有时也会分一下远近,金光神将的职位由你暂代总好过他。”

     白虎神将仿佛下定了决心道:“你应该知道我与玄武神将管辖的区域有交接之处,我们下面的人经常有摩擦,有许多不快。金光神将管辖的区域也与我有交接,一条边界就已经惹出许多矛盾,更何况再多一条?”

     “你不怕与我闹矛盾?”面色蜡黄的老者看向白虎神将道。

     “你大地神将出名的好脾气,而且不计较,你管辖之区域就算与我有十条交接,我也不担心啊!”白虎神将哈哈大笑道。

     “喝茶,喝茶!”

     ……

     送走白虎神将后,大地神将重回厅内。

     一名个头比大地神将还矮的侏儒老者走了出来,望着门外道:“白虎神将这是想让你帮他抵挡武后的怒火啊!”

     “他那点小伎俩我还不知道吗?”大地神将重新坐回主位,抿了口茶道:“打伤那人最喜欢的外甥,这个武院肯定会遭受到最猛烈的打击,而我却在这个时候让他们代表我出战明年的春季大比,也就意味着我在她最在乎的事情上与她对着干,不仅会转移一部分她的炮火,而且会成为万安城修真七宗武院的敌人。”

     “哦?这是为何?”侏儒老者显然没有想过这点。

     “因为来挑战钟士书的大多是雏龙榜上的青年高手以及自认实力不错的青年弟子,这些青年高手基本都来自于七宗武院。而作为武院排名前七的七宗武院,会任由自己的弟子不停输给此人吗?”

     “不会,因为他们承担不起声誉下降的后果!”

     “不错,修真界七大宗门之所以能屹立数千年而不倒,并处于各地修真宗门之前,一源自于他们的自身底蕴,一源自于他们收来的优秀弟子,有了优秀弟子才有可能将本门的精华发扬光大。优秀弟子的根基就来源于武院。

     “一旦武院的声誉下降,优秀弟子自然就会变少,时间短看不出来,长此以往必定会滑向二流乃至三流宗门,这不是没有前车之鉴,所以七宗一定会有所动静!”

     听了大地神将的分析,侏儒老者头上沁出了汗珠道:“白虎神将这招果然歹毒!”

     “这还不算最歹毒的,最歹毒的是这三个人都是厄运缠身气运!”大地神将淡淡道。

     “什么?”听到“厄运缠身”四个字,侏儒老者彻底震惊了。

     “那个钟士书就是因此而三年无法被武院接受,我特意调查了一下他们的基本情况,才让我最终发现了这个秘密!”

     “您调查过他们?”

     “不错,我也曾动过让他们代表我的念头!”大地神将点了点头道:“所以让人了解了一下,当我得知他们是厄运缠身气运后,我一时也有放弃他们的念头!”

     听了大地神将这句话,侏儒老者感到非常惊讶,他疑问道:“即使你知道他们是厄运缠身也要这个什么雷拳武院代表你去参加春季大比?”

     “不错!”

     “这……这是为何?”侏儒老者有些想不通道:“厄运缠身气运是很邪的气运,数千年无数宗门都用自己的亲身教训告诫大家他们不可用,否定会遭天谴!”

     “天谴?这个世界真有天谴吗?”大地神将望向窗外的天空并没有回答侏儒老者的询问。

     傍晚,夕阳西下,映照在雷拳武院的前院之中。

     王一汉、罗成与钟士书正在吃饭,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今天这位挑战者怎么这么有礼貌!”王一汉扣了扣鼻屎将其弹了出去。

     钟士书敢紧捂在了桌前道:“死老头,你扣鼻屎能不能到远一点的地方扣,别影响到饭菜的香气!”

     “你这小子没大没小,我可是你师傅,每次都是死老头,看我不教训你!”王一汉上去对着钟士书脸上就是一拳,这一拳直接就将他打飞了出去,撞毁了数盆点缀前院的盆栽。

     “老小子,你以大欺小!”钟士书立刻一个鲤鱼打挺,整个身体如猛虎下山扑向王一汉,两个人顿时打作一团,烟尘直飞。

     罗成摇了摇头,将几碗菜全倒进自己的碗中一边吃一边走到门前将门打开,一个比罗成矮一个头的面色腊黄的老者笑嘻嘻地站着屋外,在他身后有一辆四马拉车,看来身份不低。

     “你找谁?”罗成一边划着饭一边问。

     “我找你们武院的院长!”老者客气说道。

     罗成回头向王一汉喊道:“师傅,有人找!”

     “谁他娘的这么晚来找我,就说我没空!”远处传来他的嘶吼声,声音很大,门外的矮个老者很容易就听见了。

     “你听见了,那老小子说没空!”罗成转头道。

     矮个老者摇头叹息道:“太可惜了,今天我带来了一箱薄礼,是准备赠给你们武院的!”说完,他回身示了下意,那辆四马拉车的帷幕打开,一堆金闪闪的亮光耀了出来,是一车黄金。

     顿时,远处传来王一汉焦急的声音:“等一下,我现在又有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