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一章 邀约成功
    瞬间,一个人影如圆球般从空中飞了过来。

     他落地后看了看门外车内金闪闪的黄金,咽了口唾沫转头骂罗成道:“你这小子真没眼力劲,如此贵客应该立刻请进门好生侍候,怎么能让人站在外面呢?”

     还没等罗成搭腔,追着王一汉的钟士书也飞了过来。

     当他在半空看见罗成碗里的菜时大吼一声:“好你个罗成,竟然敢偷吃,还我的菜!”说完,身形偏转,直向罗成手中碗抓来。

     身体虽胖但动作速度迅猛,空中转向无滞涩,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隐有电弧溢出,以矮个老者的眼光自然能看出钟士书的不凡,更加认定自己这趟来得值,脸上不自觉露出笑意。

     “死滚!”当钟士书的手快要搭上罗成的碗时,罗成的筷子轻轻一扫,钟士书的身体如被棍胖大力抽中的圆球,“砰”的一声直接飞了出去。

     空中传来他惊叫的声音在慢慢远去,最后“轰”的一声,他肥胖的身子直接压坏了一家人的房屋顶,远处传来邻居家的嘶吼与扑打声。

     矮个老者顿时如发现新大陆一般盯着罗成,眼中亮光直闪,仿佛找到了他心目中的情人。

     当一车黄金被人塞在一只只箱子搬进雷拳武院的前院,王一汉摸着一根根金条目眩神迷地发痴,钟士书抱着碗舔着碗里的剩饭菜时,矮个老头报上了自己的名号:“我叫卢鼎天,是万安城伺守内城东南门的大地神将,今天来有一事相请!”

     王一汉与钟士书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依旧盯着各自迷恋的事物。

     “是不是要我们雷拳武院代表你参加明年的春季大比?”罗成直接问道。

     见王一汉与钟士书一个傻一个痴,只有罗成回应,卢鼎天愣了一下饶有兴趣地看着罗成道:“这件事是一个重要的决定,不知你能替你师傅决断吗?”

     “雷拳武院除了我们师傅就两个人,明年的春季大比就只有我们两人参加,而且我是大师兄,你说我能不能做这个决定!”罗成反问。

     听到罗成如此回答,卢鼎天眼睛一亮。

     眼前长相青涩的青年左脸上有一道长疤,并没有增加多少凶狠之气,反而增添了几许成熟男人的魅力,说话举动非常沉稳,不像刚出道的修真者。

     “我大地神将卢鼎天正式邀请雷拳武院代表我参与明年的春秋大比,无论成败,我都会再奉上一千两黄金。”大地神将也不绕圈,开口见山道。

     “再奉上……一……一千两黄金?”这句话让王一汉的耳朵一颤,他立刻回应道:“我答应了!”

     “等一下!”没等大地神将回话,罗成道:“老头子虽然答应了,但我有一个条件,不然这件事也没得谈!”

     “什么条件?”大地神将面带微笑看着罗成道。

     “这次春季大比我们代表你参赛,就意味着我们将与武后为敌,输了自然没话说。如果赢了……我们三人将会面临很大的风险!”罗成道。

     大地神将神色一动道:“你看得很清!不如这样吧,如果你们赢了比赛,我会在我治理的内城区域内送你们一个新的雷拳武院,环境条件自然会比这里好百倍!”

     “这个条件似乎不错,但其实并不安全,而且那都是赛后之事,要有命享才行。”

     “不够安全?”大地神将有些不满道:“在我管理辖下,五千大地军还不足以保你们安全?”

     “先不说武后势力是否触及到你们大地军,光是春季大比前,比赛中这段时间,我们面对的不仅是武后的势力,最致命的很有可能来自于你们武皇系的势力。”罗成笃定道:“金光神将的位置只有一个,而你们神将却有七个人!”

     “你很了解武安城的局势啊!”大地神将眼仁一缩,看向罗成的目光已经从欣赏变成了警惕。

     据他了解,罗成是偏隅西南方一个不知名小族中的弟子,刚进万安城没多久,怎么会这么清楚万安城各势力之间的关系?

     “不明局势而做出判断是非常吃亏的,我从不做赔本买卖!”

     王一汉与钟士书一齐呆呆地看着罗成,好像不认识他一样。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与他们整天呆在一起的人怎么会了解万安城的局势。

     他们自然不知道罗成早就从骆杰那里知道了万安城所有的人物关系以及微妙的局势。

     大地神将自然更不清楚。

     他沉默了一会对罗成道:“你还需要什么条件,说出来吧!”

     “一日三餐要准时送达,每个月送六十颗上品强体丹,还有就是如果有人挑战打坏了房子,记得叫人来维修!”罗成说了三条。

     大地神将等了一会,见罗成没说话愣了一下道:“就这么多?”

     “暂时就这么多,以后再想吧,既然成为你的代表,为你拼命,你怎么都要付出一点!”

     “这是自然,放心,这三个条件我全部答应了!”他没想到罗成的条件很简单,赶忙答应。

     “好吧,那您就……请回吧!我们这还要收拾一下,继续吃!”罗成开始送客。

     听到吃,钟士书立刻兴奋起来,从箱中拿起一根金条道:“不如用这金条先换点吃的吧!”

     “你就知道吃,一根金条能吃多少你知道不?快还给我!”王一汉一把抢过金条哈了口气在袖口上擦了擦道:“你都把它弄脏了!”

     “你这老小子,总是限制我吃喝,我早就看你不惯了!”

     “啊呀,怎么的?你是我徒弟,自从你来了之后,都快把我们武院吃垮了,我不存着点钱怎么养你们!现在正好是你们用自己的能力报效武院的时候!”王一汉道。

     “饿着肚子怎么修炼?还怎么报效武院?你是胃小不知大胃的饥。”钟士书腆着肚子指着王一汉道。

     “你可以减肥啊!”

     “你这是让我少吃啊,我能活吗?你这吝啬鬼!我跟你拼了!”

     刘一汉与钟士书又打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