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一章 武皇
    皇城广场这些巨大的血色触手甫一升起就疯狂地向着无相神将卷去。

     相对于上千米长的触手,无相神将就好像一只小虫子,随时会被其拍死。

     显然,武后不想等无相神将治好伤势,触手一升起就向着他拍去。

     巨大的血色触手虽然动作不快,但其长度与面积巨大,随意一拍就搅动天地风云,触手离无相神将尚有上百米,巨烈的如刀割般的风已经刺在了他的脸上。

     即使拥有能隔绝天地万物的青色元力,无相神将也不敢大意,踩在元力之上向一边飞去。

     血色触手因为体型巨大,动作一旦开始便很难刹住,但它胜在数量多。

     那剩下的十几根也开始纷纷围着无相神将起舞,不停地左缠右拍。

     无相神将在十几根血色触手的围攻下,小心翼翼地左躲右藏,在他伤势还未完全修复的情况下,他似乎不愿貌然出手。

     “你用你自己的本命血液喂养血脉之根,即使你赢了,你也不可能苟活,这又何苦!”无相神将一边闪躲,一边用话引诱武后说道:“难道你就不想晋入修仙境了?”

     “即使我不能活,会拖着你一起死!”武后显然进入了疯狂状态,根本不为所动道。

     看着武后一脸呆滞的表情,无相神将摇了摇头道:“你已经走火入魔,即使我与你共享修炼体悟与修仙之道,你也不可能晋级了,为了感谢你激活了这血脉之根,我会成全你,让你去地府成就永生!”

     说完,他全身都闪耀出一片朦胧的青色之光,这青光如同熹微的天色将无相神将包裹成一团光球。

     一把尖锐的青光刀从这光球中伸出,仿佛自这球体中突出的一根尖刺。

     当十几根血色触手层层叠叠如波浪一般向着他扫过来时,它陡得如一道青色闪电“嗖”的一声直接洞穿身前的所有血色触手。

     每一只血色触手都有数十多米厚,十几根有数百米,这青色电光洞穿它们时仿佛毫无阻力。

     大片的血水从这些触手被洞穿的部位喷洒下来,如同天降瀑布,落入脚下的深坑中,场面蔚为壮观。

     但周围所有围观者都没有注意这让人难以遗忘的大场面,他们的目光反而随着那道青色电光移动。

     当这道青色电光来到武后身前,即将洞穿她时,所有围观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是最关键的一刻,万安未来的形势都决定在这一刺。

     是武后死?还是……有其它可能?

     只不过瞬间,但在众人心里,百转千折,各种可能性都反复浮现,他们都在思考各种可能性的后果。

     但任谁就算让他在此地想上一万年,他都不会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简直有些超出他们的想像力局限。

     当无相神将化身为的青色电光即将穿透武后的身躯时,武后胸前的项链上的最大的那块青色宝石陡然暴出一团与无相神将身上青光一模一样的青色光芒。

     只不过这团青光比无相神将的更加浓郁,也更加有实质感。

     如果说无相神将身上的这团青光如同天光,那么这团青光就仿佛是一块暴长的玉石。

     两者相撞不断消耗,巨大的轰鸣声如滚滚落雷从天空一路炸响。

     无相神将周围的青光被损耗殆尽后显现出自己的身躯,被这股强大的力量贯穿,整个人如同被弓箭射出的箭矢,在空中急速坠落,正好砸坏了太和殿顶落了下去。

     这是什么情况?本就要胜利的无相神将竟遭到了逆转?

     所有围观者盯着武后,想看清楚那团青光的由来。

     却没想到看到了一个让他们大吃一惊的人!

     这个人的身形自那团浓郁的青光散去后显现,黄金冠冕,黑底金丝边宽袍,宽脸竖眉,不怒而威。

     “武……武皇!”围观者中有人惊地发出了声。

     “这是怎么回事?”

     “武皇怎么……怎么会凭空出现?”

     “天佑我万安,天佑我万安啊!哈哈哈……”

     ……

     广场上除了朱雀与青龙神将,其他几名神将哈哈大笑,脸上的愁云一扫而空。

     当他们看见无相神将被武后身上爆发而出的青光击飞,都以为武后有可能翻盘,却没想到打飞无相神将的竟然是武皇。

     无相神将只不过是他们为了对付武后的一着借力之棋,打败武后固然可喜,但他的实力如此厉害已经让他们产生忧虑。

     但现在,武皇出现,一招就将武后无可奈何的无相神将击飞,着实让他们惊喜。

     “武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地神将第一个跪拜在地,其他几名神将也不甘落后,全部跪倒在地拜服。

     看见武皇突然出现,武后原本有些呆滞的脸突然有了表情,她直直地盯着武皇痴痴道:“你……你……”

     “你是不是想问我在皇城山上闭关,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武皇转过头盯着武后摇了摇头道:“你的火凤之血浪费太多,又加上气急攻心,气血乱行,已有走火入魔之像。如果不是我的出现,即使你不被他杀死,也会陷入痴癫疯狂之境地!可叹,可叹!”

     武后对于武皇说的这些话毫无反应,她只是咬了咬嘴唇,低头若有所思地望向雪白脖颈处那一根绿色的项链道:“十多年前,你说要去皇城山闭关,临走之时,你对我说了许多情话,最后将它送给了我……其实……你在欺骗我!”

     听到武后的诉说,武皇显然也被带入十几年前的过往。

     他仰头看向天空似乎在回忆过去,口中淡淡道:“我并没有欺骗你,当时那些话都是真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娶你为后。”

     “那你为何会从……”武后用手捏了捏胸前项链上的那块绿色玉石道:“这里出来?我曾经请我城最有威望的制器师看过,它只不过是普通的松绿石,品质不错,但并无特别功用,为何?”

     她抬头望向武皇,眼中有不解、疑惑以及某种很特别的情绪。

     这种情绪中有多年未见的念想,有多年未见的好奇,还有多年未见想要与他对质当年某些事情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