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攫取回忆
    张胖子与吴小六走后,树上就只有罗成与青青二人。??

     罗成一直假装闭目养神没睁眼,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单独面对青青。

     他与她之间的关系太复杂,如果把现在与过去的他分开来算的话,过去的他与青青之间应该有着某种暧昧而温暖的故事。

     现在的他与她初次见面就是敌对关系,尽管后来她恢复了温柔的女孩形象,但他对她的怀疑依旧存在。

     两种记忆在他脑海中碰撞,让罗成面对青青时有着某种情绪分裂的痛苦,一会儿内心温暖而甜蜜,一会儿疑窦丛生。

     青青很安静地在罗成身边帮他更换了外伤的绷带,动作轻柔而缓慢。

     为了避免尴尬,罗成故意假装打起了鼾声。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一股清香临身,仿佛是某种桂花香,清新怡人,罗成感觉到青青坐在了自己身边。

     “你真得忘了吗……忘了曾经对我许诺过的誓言?”青青低沉的话语中充满哀怨。

     罗成的内心却如五海翻腾,他许诺过什么?他早已记不得了!或者说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许诺过什么?

     就在他纠结万分的时候,他的左手突然被青青的双手握住,轻轻地贴在了她的脸上。

     罗成全身微微一颤,憋了一口气,手一动都不敢动。

     不一会,有一股冰凉流经指尖,顺着手指缝隙流进了掌心。

     她哭了!

     为什么哭?

     罗成心一动,利用她紧握着自己手的时机触了记忆攫取。

     大量的记忆涌入罗成脑海,罗成一一分辨剔除。

     当一副画面掠过他的视线时,他脑中某处记忆深处,如被陨石砸中,记忆的花火如岩浆般喷涌而出。

     那是一个曾经的过往。

     夕阳洒金,侵红了湖泊边的一处小树林。

     在树林中,有五个男孩正围着一个女孩。

     “丑丫头,你胆子不小啊,敢偷我们麻衣帮老大的东西!”一个身穿土黄色麻衣,没有眉毛的小孩对着女孩叫嚣道。

     看到自己被围,女孩有些害怕,步履有些慌乱,眼神如受惊的小白兔。

     “不要以为你是女的,我们就不敢打你,只要侵犯我们麻衣帮利益的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一个迷缝眼的小胖墩与那没有眉毛的小孩形成犄角之势将小女孩夹在两人之间。

     前后包围圈越缩越紧,小女孩见无路可退,慌乱下跌倒在地。

     “小妹妹,既然你不肯主动交出来,就让哥哥来搜一搜吧。只要你安份点,我保证搜完后就让你走,怎么样?”迷缝眼的小胖墩露出淫笑着向她伸出手道。

     眼看他的手就要触及小女孩的身体,一只坚定而有力长满老茧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看到这只手,小女孩慌张的神情平复下来,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死胖子,将你的臭手拿开!”一个俊眉星目,皮肤黝黑的小男孩出现在小女孩身边。

     “小子,你想找死吗?敢与我们麻衣帮作对?”小胖墩的细缝眼睁开了些,露出一丝寒芒。

     “麻衣帮?没听说过,我看你们身上的衣服都有补丁,干脆叫补丁帮吧!”这个俊眉星目,皮肤黝黑的小孩五官分明与罗成长得有些相像,罗成知道他就是自己,只不过是更小时候的自己,大概八、九岁的样子。

     “小子敢污辱我们麻衣帮,兄弟们上!”小胖墩一声令下,五人一齐围殴起小时候的罗成。

     小时候的罗成虽然也有第三级炼体境,但架不住人多,抗不住几下便被五人围殴倒地。但即使倒地,他依然挡在青青的身上,将众人的拳脚全承受了。

     在这一刻,青青的眼中,罗成就像一棵大树在为她遮风挡雨,虽然他还不够高不够强,但他有一颗为她的心。

     罗成忍了几十拳脚,嘴角都溢出了血水,但他的身型依旧挺拔、坚毅。

     他从怀中掏出一把匕向周围挥了几下,将五人逼退后,拉着青青从一个空隙跑了出去。

     他们跑了很久跑到了一处悬崖边,才终于将那五人甩掉。

     二人在悬崖边相视一笑盘腿坐下,一起望向天边金色的夕阳,心中洋溢着开心与幸福。

     “给!”青青脸上似乎还挂着娇羞,脸并没有转过来,直接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递给罗成。

     罗成接过丹药一看,竟是一颗中品益骨丹。

     自己在第三级炼体境巅峰卡了很久,如果没有中品益骨丹的帮助,将可能要花上比别人多数倍的时间寻求突破。

     而她竟去偷了麻衣帮的丹药,只是为了让他能够跟上别人的步伐。

     在那一刹那,小时候的罗成感动得流出了泪水,他没让青青看见,悄悄地转过脸抹去。

     “谢谢!”

     罗成紧紧握住这颗丹药,望着快要落入地平线的夕阳,认真说道:“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虽然当时罗成的脸肿得很高,很痛,但他说这句话时很平静,仿佛一句誓言。

     记忆的碎片戛然而止。

     原来这就是自己许诺过的誓言!

     恢复了这个记忆片断,罗成的眼角渗出了一滴泪水。

     情绪在记忆之间酝酿积累,快要满溢心胸,让罗成十分纠结。

     就在这个时候,胖子与小六带着食物回来了。

     罗成在内心松了口气,如果不是他们的回归,自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

     吃完食物又在树上睡了一晚后,罗成的身体外伤已基本全愈,血痂全部掉落,肌肤上一点受过伤的痕迹都看不出来,骨折的左臂也已经能自由活动了。

     罗成内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现左臂被菩提树重塑的三条金色筋脉竟会分离出一丝丝金色的碎屑渗入他断掉的左臂前臂骨中。

     那断掉的部分在这些金色碎屑的修补下,恢复得很快,差不多再一天工夫他就可以恢复如初。

     看来,人体菩提还拥有自愈的能力。

     这让罗成很惊喜,这样他在外对敌时就多了一个让敌人想不到的手段。

     对于罗成恢复的度,兄妹三人都很讶异,但都没有多问,因为他们知道罗成身上的秘密很多。

     虽然罗成答应不瞒他们,但做为结拜兄妹还是充分给予信任为好。

     休整了一日后,罗成领着他们来到了炼丹罗家地下的龙气之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