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 各怀鬼胎(下)
    地鼠仰头叹了口气道:“在这样敌强我弱,而且还受了重伤的时候,别人都在想着如何逃命,你却想着如何暗算我,我不得不说你有做枭雄的潜质。?  ”

     “谢谢你的称赞!”罗成微笑道。

     “不用谢,你实质名归。”地鼠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一边想一边继续说道:“你知道我的鼻子很灵,所以先沿着一个方向向林中走了一圈再沿着原来的路线返回,这样在我的鼻子中就留下一条你已远走的气息。

     然后你用沼泽的淤泥浸透身体,屏蔽掉自身的气味。紧接着挖出一个深洞,再横向挖出可容身体横躺的空间……”

     说到这,地鼠皱了皱眉仿佛自言自语道:“你是如何解决挖出的泥土呢?如果被我看见新挖的泥土,你根本不可能暗算到我!”

     “前面说得都对,仿佛亲眼所见!”罗成点了点头道:“但是我并没有选择在地面上挖洞。如你所说,我无法解决挖出泥土堆放的问题。”

     “你没在地面上挖洞,那是在哪挖的!”地鼠疑问道,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他瞥向沼泽,再望向那棵埋有最后一瓶解药的树木。

     “我知道了!”地鼠点了点头,若有所悟地看着罗成分析道:“你选择这棵离沼泽最近的树木掩藏解药是有目的的,你可以在沼泽岸边泥水下横向挖土,挖出的泥土都会进入沼泽,而你也不需要掩藏洞口。”

     “进入树下这片土地后,你将这瓶解药塞入你头顶的土中。因为有沼泽泥的涂抹,我也无法闻到你的气味。而当我挖到这瓶解药后,心思全在这瓶解药上,也不可能想到你会藏在地下。”

     “不错,虽然不全对,但亦不远!”罗成看着地鼠回答道。

     “但这个局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地鼠见他认可自己的分析,吁了口气露出了一丝微笑。

     “哦?什么弱点?”罗成提了提眉头,疑问道。

     “这个弱点就是……”地鼠伸出右手指着罗成道:“你!”

     “我?”罗成脸上的淤泥并没有擦除,嘿嘿一笑显得有些滑稽道:“我算什么弱点!”

     “你还逗留在现场就是弱点,一个致命的弱点!”

     “哈哈哈……”罗成将脸上的淤泥抹掉,露出他邪性的笑容:“我怎么觉得我还留在这里就是你的末日呢!”。

     “哦?为什么这么说!”地鼠皱了皱眉头。

     “你不妨感受下你的身体,还有办法杀我吗?”罗成露出一个得意的神色:“我想再过一会,你连动都不能动了吧!。”

     “你只不过是在最后一瓶解药中做了手脚,加大了解药份量,产生了另一种毒性。”地鼠冷哼一声指着罗成道:“虽然我可能难免一死,不过在死之前,还是有足够的力量先杀掉你!”

     罗成先是露出一丝笑意,但随着嘴角的上弯,笑意扩散开来,笑声也渐渐大了起来。

     “笑什么?”地鼠皱眉道。

     “你似乎忘了我还打了你一掌了!”罗成收敛笑意,伸出了他的右手,向他晃了晃。

     “这一掌……”地鼠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似乎有一个小伤口。

     他低头看去,那里竟插着一根细如楔子般的冰针,这根冰针根部竟有一个细小的圆孔。

     看到这根冰针的一刹,地鼠的心口猛然间如烈火炙烤般痛疼起来。

     那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向着自己体内钻,并不断地噬咬着自己的血肉。

     还有一部分如急旋风一般沿着筋脉钻进了地鼠的意识海,很容易就突破了精神海的壁障,开始吞噬起他的神念来。

     吞噬血肉,吞噬元力,短时间地鼠死不了,但神念可是识海之魂,一旦被其吞噬,瞬间就会死掉。

     地鼠直接被这股吞噬般的力量吓得惊慌失措起来,说出来的声音都变了调:“这……这是什么?它怎么可能……吞噬神念?”

     在地鼠的概念中,他一直以为罗成是用毒药害得他,而毒药是不可能对神念产生什么影响的。

     “你的神念法像是依靠神念才能维持的,而其他法门与武技都需要元力的支持!现在你终于明白我话中的意思了吧!”

     罗成话音刚落,雪吼剑便从夺魂兑换府出现在他手中,一字电光剑之“一字式”毫不留情向着地鼠直刺过去。

     明白自己身体处境的地鼠也知道再留在此地就是死路一条,也不再拖延,在罗成动剑技之时,整个身体已经直接陷入泥土中不见踪影。

     而罗成看到地鼠施展了地遁术,又用雪吼剑插了几次地下,装腔作势了一番后,用听力感受到其远去后,再也坚持不住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确实,对于罗成来说,在与付山锤的对决中已受了较重的伤势,元力也消耗得七七八八,但尚可一战。

     在如此困境中利用话术拉拢付山锤与地鼠厮杀,而自己则在一旁暗暗疗伤。

     当付山锤将灵兵火焰锤自爆时,他也受到了波及,但他脑筋转得飞快,迅因势利导用混沌元力偷袭了地鼠。

     地鼠施展神念法像后,度与敏捷上升,铁噬爪的攻击罗成避无可避,导致身上伤痕累累,血液流淌过多,体力下降。

     在此情况下,罗成利用地鼠对死亡的恐惧再次暗算了他一次,这次方案的布局颇费脑力与体力,不过总算成功了。

     而在最后,他身体早就透支,其实已是纸老虎,根本无力再追杀地鼠。

     但这个时候的地鼠已经两次遭受罗成的设计暗算,心中恐惧真的如过街老鼠一般慌慌然。

     再加上他身上的伤势已重到危及生命,根本不敢大意,一遇到罗成虚张生势以剑来袭立刻头也不回的逃走。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最后,罗成依旧摆了他一道。

     慌忙逃命也不辨方向,地鼠感觉再也无法支持地遁术时,他现自己来到了分界河边。

     喝了几口水后,体力有些不支,意识也有些模糊,在它意识快消失时,他看到了一个人向他走来。(未完待续。)